www.suncity288.net_下载

来源:印度赶超美国?这张全球贡献率排行榜信息量很大  作者:   发表时间:2019-11-15 09:07:45

  万世大禹(长篇小说连载 11 ) #标题分割#程占功著墨财主家。有云侯听得入了迷,不禁叫道:“没想到,你家与世外高人许由还有这么深的缘分?”“这种缘分有什么好处?”墨财主叹口气,说,“在我看来,一点好处也没有啊!”“何以见得?”有云侯问。“我们请许由来到我家住了几天。奇怪的是,我女儿十分喜欢和尊敬他,开始叫他老爷爷,第二天就叫他爷爷,仿佛亲的一般。许由亦十分喜爱我女儿,俨然把他当做小孙女。他夸苗苗从小具有慈悲怜悯的爱心,具有始祖炎帝神农氏的美德。不仅教他学习炎帝流传下来的医学知识,还教她学习仓頡造的字。许由在我家只住了三天,就执意要走。并说,他没有什么东西可做留念,只想给苗苗改个名字,以资纪念。当然如果我们不愿意,也可以不改。可是,苗苗高兴地说,愿意,爷爷改成什么名字,我就叫什么名字。许由便把苗苗的名字改为‘墨姑’。为什么要改成‘墨姑’,他却没说。见苗苗这么高兴,我们做父母的也只好同意。从此,我女儿就叫‘墨姑’。许由走后,墨姑不顾我与她母亲反对,常常跑进深山老林,学炎帝神农氏采集、品尝百草,寻找治病救人的药物。墨姑17岁那年,大禹率领十万民夫在孟门山治理黄河,工程进行到紧急关头时,突然大批民夫上吐下泻,一批又一批纷纷倒下,不少人甚至丧生。大禹以及大小官员无不焦急,不断找来各地郎中,连宫廷御医也请来,施药救治,但收效不大,大批民夫仍然接连倒下。这个消息传到了我们这儿,墨姑对我和她母亲说,他要到治水工地看看。我与她母亲都不同意,都认为,她虽然承蒙许由指点,学过神农氏炎帝传下来的医学知识,但从来没有真正给人看过病。一个黄毛丫头怎敢随便去掺和治水工地上那么大的事儿。可是,墨姑却不顾我们反对,径直赶到了孟门山。影视剧改编摄制,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: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(笔名水之韵、火平利、程为公),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,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万世大禹(长篇小说连载 11 ) #标题分割#程占功著墨财主家。有云侯听得入了迷,不禁叫道:“没想到,你家与世外高人许由还有这么深的缘分?”“这种缘分有什么好处?”墨财主叹口气,说,“在我看来,一点好处也没有啊!”“何以见得?”有云侯问。“我们请许由来到我家住了几天。奇怪的是,我女儿十分喜欢和尊敬他,开始叫他老爷爷,第二天就叫他爷爷,仿佛亲的一般。许由亦十分喜爱我女儿,俨然把他当做小孙女。他夸苗苗从小具有慈悲怜悯的爱心,具有始祖炎帝神农氏的美德。不仅教他学习炎帝流传下来的医学知识,还教她学习仓頡造的字。许由在我家只住了三天,就执意要走。并说,他没有什么东西可做留念,只想给苗苗改个名字,以资纪念。当然如果我们不愿意,也可以不改。可是,苗苗高兴地说,愿意,爷爷改成什么名字,我就叫什么名字。许由便把苗苗的名字改为‘墨姑’。为什么要改成‘墨姑’,他却没说。见苗苗这么高兴,我们做父母的也只好同意。从此,我女儿就叫‘墨姑’。许由走后,墨姑不顾我与她母亲反对,常常跑进深山老林,学炎帝神农氏采集、品尝百草,寻找治病救人的药物。墨姑17岁那年,大禹率领十万民夫在孟门山治理黄河,工程进行到紧急关头时,突然大批民夫上吐下泻,一批又一批纷纷倒下,不少人甚至丧生。大禹以及大小官员无不焦急,不断找来各地郎中,连宫廷御医也请来,施药救治,但收效不大,大批民夫仍然接连倒下。这个消息传到了我们这儿,墨姑对我和她母亲说,他要到治水工地看看。我与她母亲都不同意,都认为,她虽然承蒙许由指点,学过神农氏炎帝传下来的医学知识,但从来没有真正给人看过病。一个黄毛丫头怎敢随便去掺和治水工地上那么大的事儿。可是,墨姑却不顾我们反对,径直赶到了孟门山。影视剧改编摄制,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: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(笔名水之韵、火平利、程为公),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,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万世大禹(长篇小说连载 11 ) #标题分割#程占功著墨财主家。有云侯听得入了迷,不禁叫道:“没想到,你家与世外高人许由还有这么深的缘分?”“这种缘分有什么好处?”墨财主叹口气,说,“在我看来,一点好处也没有啊!”“何以见得?”有云侯问。“我们请许由来到我家住了几天。奇怪的是,我女儿十分喜欢和尊敬他,开始叫他老爷爷,第二天就叫他爷爷,仿佛亲的一般。许由亦十分喜爱我女儿,俨然把他当做小孙女。他夸苗苗从小具有慈悲怜悯的爱心,具有始祖炎帝神农氏的美德。不仅教他学习炎帝流传下来的医学知识,还教她学习仓頡造的字。许由在我家只住了三天,就执意要走。并说,他没有什么东西可做留念,只想给苗苗改个名字,以资纪念。当然如果我们不愿意,也可以不改。可是,苗苗高兴地说,愿意,爷爷改成什么名字,我就叫什么名字。许由便把苗苗的名字改为‘墨姑’。为什么要改成‘墨姑’,他却没说。见苗苗这么高兴,我们做父母的也只好同意。从此,我女儿就叫‘墨姑’。许由走后,墨姑不顾我与她母亲反对,常常跑进深山老林,学炎帝神农氏采集、品尝百草,寻找治病救人的药物。墨姑17岁那年,大禹率领十万民夫在孟门山治理黄河,工程进行到紧急关头时,突然大批民夫上吐下泻,一批又一批纷纷倒下,不少人甚至丧生。大禹以及大小官员无不焦急,不断找来各地郎中,连宫廷御医也请来,施药救治,但收效不大,大批民夫仍然接连倒下。这个消息传到了我们这儿,墨姑对我和她母亲说,他要到治水工地看看。我与她母亲都不同意,都认为,她虽然承蒙许由指点,学过神农氏炎帝传下来的医学知识,但从来没有真正给人看过病。一个黄毛丫头怎敢随便去掺和治水工地上那么大的事儿。可是,墨姑却不顾我们反对,径直赶到了孟门山。影视剧改编摄制,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: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(笔名水之韵、火平利、程为公),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,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

  万世大禹(长篇小说连载 11 ) #标题分割#程占功著墨财主家。有云侯听得入了迷,不禁叫道:“没想到,你家与世外高人许由还有这么深的缘分?”“这种缘分有什么好处?”墨财主叹口气,说,“在我看来,一点好处也没有啊!”“何以见得?”有云侯问。“我们请许由来到我家住了几天。奇怪的是,我女儿十分喜欢和尊敬他,开始叫他老爷爷,第二天就叫他爷爷,仿佛亲的一般。许由亦十分喜爱我女儿,俨然把他当做小孙女。他夸苗苗从小具有慈悲怜悯的爱心,具有始祖炎帝神农氏的美德。不仅教他学习炎帝流传下来的医学知识,还教她学习仓頡造的字。许由在我家只住了三天,就执意要走。并说,他没有什么东西可做留念,只想给苗苗改个名字,以资纪念。当然如果我们不愿意,也可以不改。可是,苗苗高兴地说,愿意,爷爷改成什么名字,我就叫什么名字。许由便把苗苗的名字改为‘墨姑’。为什么要改成‘墨姑’,他却没说。见苗苗这么高兴,我们做父母的也只好同意。从此,我女儿就叫‘墨姑’。许由走后,墨姑不顾我与她母亲反对,常常跑进深山老林,学炎帝神农氏采集、品尝百草,寻找治病救人的药物。墨姑17岁那年,大禹率领十万民夫在孟门山治理黄河,工程进行到紧急关头时,突然大批民夫上吐下泻,一批又一批纷纷倒下,不少人甚至丧生。大禹以及大小官员无不焦急,不断找来各地郎中,连宫廷御医也请来,施药救治,但收效不大,大批民夫仍然接连倒下。这个消息传到了我们这儿,墨姑对我和她母亲说,他要到治水工地看看。我与她母亲都不同意,都认为,她虽然承蒙许由指点,学过神农氏炎帝传下来的医学知识,但从来没有真正给人看过病。一个黄毛丫头怎敢随便去掺和治水工地上那么大的事儿。可是,墨姑却不顾我们反对,径直赶到了孟门山。影视剧改编摄制,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: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(笔名水之韵、火平利、程为公),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,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万世大禹(长篇小说连载 11 ) #标题分割#程占功著墨财主家。有云侯听得入了迷,不禁叫道:“没想到,你家与世外高人许由还有这么深的缘分?”“这种缘分有什么好处?”墨财主叹口气,说,“在我看来,一点好处也没有啊!”“何以见得?”有云侯问。“我们请许由来到我家住了几天。奇怪的是,我女儿十分喜欢和尊敬他,开始叫他老爷爷,第二天就叫他爷爷,仿佛亲的一般。许由亦十分喜爱我女儿,俨然把他当做小孙女。他夸苗苗从小具有慈悲怜悯的爱心,具有始祖炎帝神农氏的美德。不仅教他学习炎帝流传下来的医学知识,还教她学习仓頡造的字。许由在我家只住了三天,就执意要走。并说,他没有什么东西可做留念,只想给苗苗改个名字,以资纪念。当然如果我们不愿意,也可以不改。可是,苗苗高兴地说,愿意,爷爷改成什么名字,我就叫什么名字。许由便把苗苗的名字改为‘墨姑’。为什么要改成‘墨姑’,他却没说。见苗苗这么高兴,我们做父母的也只好同意。从此,我女儿就叫‘墨姑’。许由走后,墨姑不顾我与她母亲反对,常常跑进深山老林,学炎帝神农氏采集、品尝百草,寻找治病救人的药物。墨姑17岁那年,大禹率领十万民夫在孟门山治理黄河,工程进行到紧急关头时,突然大批民夫上吐下泻,一批又一批纷纷倒下,不少人甚至丧生。大禹以及大小官员无不焦急,不断找来各地郎中,连宫廷御医也请来,施药救治,但收效不大,大批民夫仍然接连倒下。这个消息传到了我们这儿,墨姑对我和她母亲说,他要到治水工地看看。我与她母亲都不同意,都认为,她虽然承蒙许由指点,学过神农氏炎帝传下来的医学知识,但从来没有真正给人看过病。一个黄毛丫头怎敢随便去掺和治水工地上那么大的事儿。可是,墨姑却不顾我们反对,径直赶到了孟门山。影视剧改编摄制,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: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(笔名水之韵、火平利、程为公),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,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万世大禹(长篇小说连载 11 ) #标题分割#程占功著墨财主家。有云侯听得入了迷,不禁叫道:“没想到,你家与世外高人许由还有这么深的缘分?”“这种缘分有什么好处?”墨财主叹口气,说,“在我看来,一点好处也没有啊!”“何以见得?”有云侯问。“我们请许由来到我家住了几天。奇怪的是,我女儿十分喜欢和尊敬他,开始叫他老爷爷,第二天就叫他爷爷,仿佛亲的一般。许由亦十分喜爱我女儿,俨然把他当做小孙女。他夸苗苗从小具有慈悲怜悯的爱心,具有始祖炎帝神农氏的美德。不仅教他学习炎帝流传下来的医学知识,还教她学习仓頡造的字。许由在我家只住了三天,就执意要走。并说,他没有什么东西可做留念,只想给苗苗改个名字,以资纪念。当然如果我们不愿意,也可以不改。可是,苗苗高兴地说,愿意,爷爷改成什么名字,我就叫什么名字。许由便把苗苗的名字改为‘墨姑’。为什么要改成‘墨姑’,他却没说。见苗苗这么高兴,我们做父母的也只好同意。从此,我女儿就叫‘墨姑’。许由走后,墨姑不顾我与她母亲反对,常常跑进深山老林,学炎帝神农氏采集、品尝百草,寻找治病救人的药物。墨姑17岁那年,大禹率领十万民夫在孟门山治理黄河,工程进行到紧急关头时,突然大批民夫上吐下泻,一批又一批纷纷倒下,不少人甚至丧生。大禹以及大小官员无不焦急,不断找来各地郎中,连宫廷御医也请来,施药救治,但收效不大,大批民夫仍然接连倒下。这个消息传到了我们这儿,墨姑对我和她母亲说,他要到治水工地看看。我与她母亲都不同意,都认为,她虽然承蒙许由指点,学过神农氏炎帝传下来的医学知识,但从来没有真正给人看过病。一个黄毛丫头怎敢随便去掺和治水工地上那么大的事儿。可是,墨姑却不顾我们反对,径直赶到了孟门山。影视剧改编摄制,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: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(笔名水之韵、火平利、程为公),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,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

  万世大禹(长篇小说连载 11 ) #标题分割#程占功著墨财主家。有云侯听得入了迷,不禁叫道:“没想到,你家与世外高人许由还有这么深的缘分?”“这种缘分有什么好处?”墨财主叹口气,说,“在我看来,一点好处也没有啊!”“何以见得?”有云侯问。“我们请许由来到我家住了几天。奇怪的是,我女儿十分喜欢和尊敬他,开始叫他老爷爷,第二天就叫他爷爷,仿佛亲的一般。许由亦十分喜爱我女儿,俨然把他当做小孙女。他夸苗苗从小具有慈悲怜悯的爱心,具有始祖炎帝神农氏的美德。不仅教他学习炎帝流传下来的医学知识,还教她学习仓頡造的字。许由在我家只住了三天,就执意要走。并说,他没有什么东西可做留念,只想给苗苗改个名字,以资纪念。当然如果我们不愿意,也可以不改。可是,苗苗高兴地说,愿意,爷爷改成什么名字,我就叫什么名字。许由便把苗苗的名字改为‘墨姑’。为什么要改成‘墨姑’,他却没说。见苗苗这么高兴,我们做父母的也只好同意。从此,我女儿就叫‘墨姑’。许由走后,墨姑不顾我与她母亲反对,常常跑进深山老林,学炎帝神农氏采集、品尝百草,寻找治病救人的药物。墨姑17岁那年,大禹率领十万民夫在孟门山治理黄河,工程进行到紧急关头时,突然大批民夫上吐下泻,一批又一批纷纷倒下,不少人甚至丧生。大禹以及大小官员无不焦急,不断找来各地郎中,连宫廷御医也请来,施药救治,但收效不大,大批民夫仍然接连倒下。这个消息传到了我们这儿,墨姑对我和她母亲说,他要到治水工地看看。我与她母亲都不同意,都认为,她虽然承蒙许由指点,学过神农氏炎帝传下来的医学知识,但从来没有真正给人看过病。一个黄毛丫头怎敢随便去掺和治水工地上那么大的事儿。可是,墨姑却不顾我们反对,径直赶到了孟门山。影视剧改编摄制,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: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(笔名水之韵、火平利、程为公),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,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万世大禹(长篇小说连载 11 ) #标题分割#程占功著墨财主家。有云侯听得入了迷,不禁叫道:“没想到,你家与世外高人许由还有这么深的缘分?”“这种缘分有什么好处?”墨财主叹口气,说,“在我看来,一点好处也没有啊!”“何以见得?”有云侯问。“我们请许由来到我家住了几天。奇怪的是,我女儿十分喜欢和尊敬他,开始叫他老爷爷,第二天就叫他爷爷,仿佛亲的一般。许由亦十分喜爱我女儿,俨然把他当做小孙女。他夸苗苗从小具有慈悲怜悯的爱心,具有始祖炎帝神农氏的美德。不仅教他学习炎帝流传下来的医学知识,还教她学习仓頡造的字。许由在我家只住了三天,就执意要走。并说,他没有什么东西可做留念,只想给苗苗改个名字,以资纪念。当然如果我们不愿意,也可以不改。可是,苗苗高兴地说,愿意,爷爷改成什么名字,我就叫什么名字。许由便把苗苗的名字改为‘墨姑’。为什么要改成‘墨姑’,他却没说。见苗苗这么高兴,我们做父母的也只好同意。从此,我女儿就叫‘墨姑’。许由走后,墨姑不顾我与她母亲反对,常常跑进深山老林,学炎帝神农氏采集、品尝百草,寻找治病救人的药物。墨姑17岁那年,大禹率领十万民夫在孟门山治理黄河,工程进行到紧急关头时,突然大批民夫上吐下泻,一批又一批纷纷倒下,不少人甚至丧生。大禹以及大小官员无不焦急,不断找来各地郎中,连宫廷御医也请来,施药救治,但收效不大,大批民夫仍然接连倒下。这个消息传到了我们这儿,墨姑对我和她母亲说,他要到治水工地看看。我与她母亲都不同意,都认为,她虽然承蒙许由指点,学过神农氏炎帝传下来的医学知识,但从来没有真正给人看过病。一个黄毛丫头怎敢随便去掺和治水工地上那么大的事儿。可是,墨姑却不顾我们反对,径直赶到了孟门山。影视剧改编摄制,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: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(笔名水之韵、火平利、程为公),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,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万世大禹(长篇小说连载 11 ) #标题分割#程占功著墨财主家。有云侯听得入了迷,不禁叫道:“没想到,你家与世外高人许由还有这么深的缘分?”“这种缘分有什么好处?”墨财主叹口气,说,“在我看来,一点好处也没有啊!”“何以见得?”有云侯问。“我们请许由来到我家住了几天。奇怪的是,我女儿十分喜欢和尊敬他,开始叫他老爷爷,第二天就叫他爷爷,仿佛亲的一般。许由亦十分喜爱我女儿,俨然把他当做小孙女。他夸苗苗从小具有慈悲怜悯的爱心,具有始祖炎帝神农氏的美德。不仅教他学习炎帝流传下来的医学知识,还教她学习仓頡造的字。许由在我家只住了三天,就执意要走。并说,他没有什么东西可做留念,只想给苗苗改个名字,以资纪念。当然如果我们不愿意,也可以不改。可是,苗苗高兴地说,愿意,爷爷改成什么名字,我就叫什么名字。许由便把苗苗的名字改为‘墨姑’。为什么要改成‘墨姑’,他却没说。见苗苗这么高兴,我们做父母的也只好同意。从此,我女儿就叫‘墨姑’。许由走后,墨姑不顾我与她母亲反对,常常跑进深山老林,学炎帝神农氏采集、品尝百草,寻找治病救人的药物。墨姑17岁那年,大禹率领十万民夫在孟门山治理黄河,工程进行到紧急关头时,突然大批民夫上吐下泻,一批又一批纷纷倒下,不少人甚至丧生。大禹以及大小官员无不焦急,不断找来各地郎中,连宫廷御医也请来,施药救治,但收效不大,大批民夫仍然接连倒下。这个消息传到了我们这儿,墨姑对我和她母亲说,他要到治水工地看看。我与她母亲都不同意,都认为,她虽然承蒙许由指点,学过神农氏炎帝传下来的医学知识,但从来没有真正给人看过病。一个黄毛丫头怎敢随便去掺和治水工地上那么大的事儿。可是,墨姑却不顾我们反对,径直赶到了孟门山。影视剧改编摄制,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: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(笔名水之韵、火平利、程为公),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,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

  万世大禹(长篇小说连载 11 ) #标题分割#程占功著墨财主家。有云侯听得入了迷,不禁叫道:“没想到,你家与世外高人许由还有这么深的缘分?”“这种缘分有什么好处?”墨财主叹口气,说,“在我看来,一点好处也没有啊!”“何以见得?”有云侯问。“我们请许由来到我家住了几天。奇怪的是,我女儿十分喜欢和尊敬他,开始叫他老爷爷,第二天就叫他爷爷,仿佛亲的一般。许由亦十分喜爱我女儿,俨然把他当做小孙女。他夸苗苗从小具有慈悲怜悯的爱心,具有始祖炎帝神农氏的美德。不仅教他学习炎帝流传下来的医学知识,还教她学习仓頡造的字。许由在我家只住了三天,就执意要走。并说,他没有什么东西可做留念,只想给苗苗改个名字,以资纪念。当然如果我们不愿意,也可以不改。可是,苗苗高兴地说,愿意,爷爷改成什么名字,我就叫什么名字。许由便把苗苗的名字改为‘墨姑’。为什么要改成‘墨姑’,他却没说。见苗苗这么高兴,我们做父母的也只好同意。从此,我女儿就叫‘墨姑’。许由走后,墨姑不顾我与她母亲反对,常常跑进深山老林,学炎帝神农氏采集、品尝百草,寻找治病救人的药物。墨姑17岁那年,大禹率领十万民夫在孟门山治理黄河,工程进行到紧急关头时,突然大批民夫上吐下泻,一批又一批纷纷倒下,不少人甚至丧生。大禹以及大小官员无不焦急,不断找来各地郎中,连宫廷御医也请来,施药救治,但收效不大,大批民夫仍然接连倒下。这个消息传到了我们这儿,墨姑对我和她母亲说,他要到治水工地看看。我与她母亲都不同意,都认为,她虽然承蒙许由指点,学过神农氏炎帝传下来的医学知识,但从来没有真正给人看过病。一个黄毛丫头怎敢随便去掺和治水工地上那么大的事儿。可是,墨姑却不顾我们反对,径直赶到了孟门山。影视剧改编摄制,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: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(笔名水之韵、火平利、程为公),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,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万世大禹(长篇小说连载 11 ) #标题分割#程占功著墨财主家。有云侯听得入了迷,不禁叫道:“没想到,你家与世外高人许由还有这么深的缘分?”“这种缘分有什么好处?”墨财主叹口气,说,“在我看来,一点好处也没有啊!”“何以见得?”有云侯问。“我们请许由来到我家住了几天。奇怪的是,我女儿十分喜欢和尊敬他,开始叫他老爷爷,第二天就叫他爷爷,仿佛亲的一般。许由亦十分喜爱我女儿,俨然把他当做小孙女。他夸苗苗从小具有慈悲怜悯的爱心,具有始祖炎帝神农氏的美德。不仅教他学习炎帝流传下来的医学知识,还教她学习仓頡造的字。许由在我家只住了三天,就执意要走。并说,他没有什么东西可做留念,只想给苗苗改个名字,以资纪念。当然如果我们不愿意,也可以不改。可是,苗苗高兴地说,愿意,爷爷改成什么名字,我就叫什么名字。许由便把苗苗的名字改为‘墨姑’。为什么要改成‘墨姑’,他却没说。见苗苗这么高兴,我们做父母的也只好同意。从此,我女儿就叫‘墨姑’。许由走后,墨姑不顾我与她母亲反对,常常跑进深山老林,学炎帝神农氏采集、品尝百草,寻找治病救人的药物。墨姑17岁那年,大禹率领十万民夫在孟门山治理黄河,工程进行到紧急关头时,突然大批民夫上吐下泻,一批又一批纷纷倒下,不少人甚至丧生。大禹以及大小官员无不焦急,不断找来各地郎中,连宫廷御医也请来,施药救治,但收效不大,大批民夫仍然接连倒下。这个消息传到了我们这儿,墨姑对我和她母亲说,他要到治水工地看看。我与她母亲都不同意,都认为,她虽然承蒙许由指点,学过神农氏炎帝传下来的医学知识,但从来没有真正给人看过病。一个黄毛丫头怎敢随便去掺和治水工地上那么大的事儿。可是,墨姑却不顾我们反对,径直赶到了孟门山。影视剧改编摄制,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: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(笔名水之韵、火平利、程为公),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,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万世大禹(长篇小说连载 11 ) #标题分割#程占功著墨财主家。有云侯听得入了迷,不禁叫道:“没想到,你家与世外高人许由还有这么深的缘分?”“这种缘分有什么好处?”墨财主叹口气,说,“在我看来,一点好处也没有啊!”“何以见得?”有云侯问。“我们请许由来到我家住了几天。奇怪的是,我女儿十分喜欢和尊敬他,开始叫他老爷爷,第二天就叫他爷爷,仿佛亲的一般。许由亦十分喜爱我女儿,俨然把他当做小孙女。他夸苗苗从小具有慈悲怜悯的爱心,具有始祖炎帝神农氏的美德。不仅教他学习炎帝流传下来的医学知识,还教她学习仓頡造的字。许由在我家只住了三天,就执意要走。并说,他没有什么东西可做留念,只想给苗苗改个名字,以资纪念。当然如果我们不愿意,也可以不改。可是,苗苗高兴地说,愿意,爷爷改成什么名字,我就叫什么名字。许由便把苗苗的名字改为‘墨姑’。为什么要改成‘墨姑’,他却没说。见苗苗这么高兴,我们做父母的也只好同意。从此,我女儿就叫‘墨姑’。许由走后,墨姑不顾我与她母亲反对,常常跑进深山老林,学炎帝神农氏采集、品尝百草,寻找治病救人的药物。墨姑17岁那年,大禹率领十万民夫在孟门山治理黄河,工程进行到紧急关头时,突然大批民夫上吐下泻,一批又一批纷纷倒下,不少人甚至丧生。大禹以及大小官员无不焦急,不断找来各地郎中,连宫廷御医也请来,施药救治,但收效不大,大批民夫仍然接连倒下。这个消息传到了我们这儿,墨姑对我和她母亲说,他要到治水工地看看。我与她母亲都不同意,都认为,她虽然承蒙许由指点,学过神农氏炎帝传下来的医学知识,但从来没有真正给人看过病。一个黄毛丫头怎敢随便去掺和治水工地上那么大的事儿。可是,墨姑却不顾我们反对,径直赶到了孟门山。影视剧改编摄制,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: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(笔名水之韵、火平利、程为公),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,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

  万世大禹(长篇小说连载 11 ) #标题分割#程占功著墨财主家。有云侯听得入了迷,不禁叫道:“没想到,你家与世外高人许由还有这么深的缘分?”“这种缘分有什么好处?”墨财主叹口气,说,“在我看来,一点好处也没有啊!”“何以见得?”有云侯问。“我们请许由来到我家住了几天。奇怪的是,我女儿十分喜欢和尊敬他,开始叫他老爷爷,第二天就叫他爷爷,仿佛亲的一般。许由亦十分喜爱我女儿,俨然把他当做小孙女。他夸苗苗从小具有慈悲怜悯的爱心,具有始祖炎帝神农氏的美德。不仅教他学习炎帝流传下来的医学知识,还教她学习仓頡造的字。许由在我家只住了三天,就执意要走。并说,他没有什么东西可做留念,只想给苗苗改个名字,以资纪念。当然如果我们不愿意,也可以不改。可是,苗苗高兴地说,愿意,爷爷改成什么名字,我就叫什么名字。许由便把苗苗的名字改为‘墨姑’。为什么要改成‘墨姑’,他却没说。见苗苗这么高兴,我们做父母的也只好同意。从此,我女儿就叫‘墨姑’。许由走后,墨姑不顾我与她母亲反对,常常跑进深山老林,学炎帝神农氏采集、品尝百草,寻找治病救人的药物。墨姑17岁那年,大禹率领十万民夫在孟门山治理黄河,工程进行到紧急关头时,突然大批民夫上吐下泻,一批又一批纷纷倒下,不少人甚至丧生。大禹以及大小官员无不焦急,不断找来各地郎中,连宫廷御医也请来,施药救治,但收效不大,大批民夫仍然接连倒下。这个消息传到了我们这儿,墨姑对我和她母亲说,他要到治水工地看看。我与她母亲都不同意,都认为,她虽然承蒙许由指点,学过神农氏炎帝传下来的医学知识,但从来没有真正给人看过病。一个黄毛丫头怎敢随便去掺和治水工地上那么大的事儿。可是,墨姑却不顾我们反对,径直赶到了孟门山。影视剧改编摄制,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: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(笔名水之韵、火平利、程为公),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,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万世大禹(长篇小说连载 11 ) #标题分割#程占功著墨财主家。有云侯听得入了迷,不禁叫道:“没想到,你家与世外高人许由还有这么深的缘分?”“这种缘分有什么好处?”墨财主叹口气,说,“在我看来,一点好处也没有啊!”“何以见得?”有云侯问。“我们请许由来到我家住了几天。奇怪的是,我女儿十分喜欢和尊敬他,开始叫他老爷爷,第二天就叫他爷爷,仿佛亲的一般。许由亦十分喜爱我女儿,俨然把他当做小孙女。他夸苗苗从小具有慈悲怜悯的爱心,具有始祖炎帝神农氏的美德。不仅教他学习炎帝流传下来的医学知识,还教她学习仓頡造的字。许由在我家只住了三天,就执意要走。并说,他没有什么东西可做留念,只想给苗苗改个名字,以资纪念。当然如果我们不愿意,也可以不改。可是,苗苗高兴地说,愿意,爷爷改成什么名字,我就叫什么名字。许由便把苗苗的名字改为‘墨姑’。为什么要改成‘墨姑’,他却没说。见苗苗这么高兴,我们做父母的也只好同意。从此,我女儿就叫‘墨姑’。许由走后,墨姑不顾我与她母亲反对,常常跑进深山老林,学炎帝神农氏采集、品尝百草,寻找治病救人的药物。墨姑17岁那年,大禹率领十万民夫在孟门山治理黄河,工程进行到紧急关头时,突然大批民夫上吐下泻,一批又一批纷纷倒下,不少人甚至丧生。大禹以及大小官员无不焦急,不断找来各地郎中,连宫廷御医也请来,施药救治,但收效不大,大批民夫仍然接连倒下。这个消息传到了我们这儿,墨姑对我和她母亲说,他要到治水工地看看。我与她母亲都不同意,都认为,她虽然承蒙许由指点,学过神农氏炎帝传下来的医学知识,但从来没有真正给人看过病。一个黄毛丫头怎敢随便去掺和治水工地上那么大的事儿。可是,墨姑却不顾我们反对,径直赶到了孟门山。影视剧改编摄制,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: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(笔名水之韵、火平利、程为公),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,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万世大禹(长篇小说连载 11 ) #标题分割#程占功著墨财主家。有云侯听得入了迷,不禁叫道:“没想到,你家与世外高人许由还有这么深的缘分?”“这种缘分有什么好处?”墨财主叹口气,说,“在我看来,一点好处也没有啊!”“何以见得?”有云侯问。“我们请许由来到我家住了几天。奇怪的是,我女儿十分喜欢和尊敬他,开始叫他老爷爷,第二天就叫他爷爷,仿佛亲的一般。许由亦十分喜爱我女儿,俨然把他当做小孙女。他夸苗苗从小具有慈悲怜悯的爱心,具有始祖炎帝神农氏的美德。不仅教他学习炎帝流传下来的医学知识,还教她学习仓頡造的字。许由在我家只住了三天,就执意要走。并说,他没有什么东西可做留念,只想给苗苗改个名字,以资纪念。当然如果我们不愿意,也可以不改。可是,苗苗高兴地说,愿意,爷爷改成什么名字,我就叫什么名字。许由便把苗苗的名字改为‘墨姑’。为什么要改成‘墨姑’,他却没说。见苗苗这么高兴,我们做父母的也只好同意。从此,我女儿就叫‘墨姑’。许由走后,墨姑不顾我与她母亲反对,常常跑进深山老林,学炎帝神农氏采集、品尝百草,寻找治病救人的药物。墨姑17岁那年,大禹率领十万民夫在孟门山治理黄河,工程进行到紧急关头时,突然大批民夫上吐下泻,一批又一批纷纷倒下,不少人甚至丧生。大禹以及大小官员无不焦急,不断找来各地郎中,连宫廷御医也请来,施药救治,但收效不大,大批民夫仍然接连倒下。这个消息传到了我们这儿,墨姑对我和她母亲说,他要到治水工地看看。我与她母亲都不同意,都认为,她虽然承蒙许由指点,学过神农氏炎帝传下来的医学知识,但从来没有真正给人看过病。一个黄毛丫头怎敢随便去掺和治水工地上那么大的事儿。可是,墨姑却不顾我们反对,径直赶到了孟门山。影视剧改编摄制,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: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(笔名水之韵、火平利、程为公),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,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

  万世大禹(长篇小说连载 11 ) #标题分割#程占功著墨财主家。有云侯听得入了迷,不禁叫道:“没想到,你家与世外高人许由还有这么深的缘分?”“这种缘分有什么好处?”墨财主叹口气,说,“在我看来,一点好处也没有啊!”“何以见得?”有云侯问。“我们请许由来到我家住了几天。奇怪的是,我女儿十分喜欢和尊敬他,开始叫他老爷爷,第二天就叫他爷爷,仿佛亲的一般。许由亦十分喜爱我女儿,俨然把他当做小孙女。他夸苗苗从小具有慈悲怜悯的爱心,具有始祖炎帝神农氏的美德。不仅教他学习炎帝流传下来的医学知识,还教她学习仓頡造的字。许由在我家只住了三天,就执意要走。并说,他没有什么东西可做留念,只想给苗苗改个名字,以资纪念。当然如果我们不愿意,也可以不改。可是,苗苗高兴地说,愿意,爷爷改成什么名字,我就叫什么名字。许由便把苗苗的名字改为‘墨姑’。为什么要改成‘墨姑’,他却没说。见苗苗这么高兴,我们做父母的也只好同意。从此,我女儿就叫‘墨姑’。许由走后,墨姑不顾我与她母亲反对,常常跑进深山老林,学炎帝神农氏采集、品尝百草,寻找治病救人的药物。墨姑17岁那年,大禹率领十万民夫在孟门山治理黄河,工程进行到紧急关头时,突然大批民夫上吐下泻,一批又一批纷纷倒下,不少人甚至丧生。大禹以及大小官员无不焦急,不断找来各地郎中,连宫廷御医也请来,施药救治,但收效不大,大批民夫仍然接连倒下。这个消息传到了我们这儿,墨姑对我和她母亲说,他要到治水工地看看。我与她母亲都不同意,都认为,她虽然承蒙许由指点,学过神农氏炎帝传下来的医学知识,但从来没有真正给人看过病。一个黄毛丫头怎敢随便去掺和治水工地上那么大的事儿。可是,墨姑却不顾我们反对,径直赶到了孟门山。影视剧改编摄制,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: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(笔名水之韵、火平利、程为公),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,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万世大禹(长篇小说连载 11 ) #标题分割#程占功著墨财主家。有云侯听得入了迷,不禁叫道:“没想到,你家与世外高人许由还有这么深的缘分?”“这种缘分有什么好处?”墨财主叹口气,说,“在我看来,一点好处也没有啊!”“何以见得?”有云侯问。“我们请许由来到我家住了几天。奇怪的是,我女儿十分喜欢和尊敬他,开始叫他老爷爷,第二天就叫他爷爷,仿佛亲的一般。许由亦十分喜爱我女儿,俨然把他当做小孙女。他夸苗苗从小具有慈悲怜悯的爱心,具有始祖炎帝神农氏的美德。不仅教他学习炎帝流传下来的医学知识,还教她学习仓頡造的字。许由在我家只住了三天,就执意要走。并说,他没有什么东西可做留念,只想给苗苗改个名字,以资纪念。当然如果我们不愿意,也可以不改。可是,苗苗高兴地说,愿意,爷爷改成什么名字,我就叫什么名字。许由便把苗苗的名字改为‘墨姑’。为什么要改成‘墨姑’,他却没说。见苗苗这么高兴,我们做父母的也只好同意。从此,我女儿就叫‘墨姑’。许由走后,墨姑不顾我与她母亲反对,常常跑进深山老林,学炎帝神农氏采集、品尝百草,寻找治病救人的药物。墨姑17岁那年,大禹率领十万民夫在孟门山治理黄河,工程进行到紧急关头时,突然大批民夫上吐下泻,一批又一批纷纷倒下,不少人甚至丧生。大禹以及大小官员无不焦急,不断找来各地郎中,连宫廷御医也请来,施药救治,但收效不大,大批民夫仍然接连倒下。这个消息传到了我们这儿,墨姑对我和她母亲说,他要到治水工地看看。我与她母亲都不同意,都认为,她虽然承蒙许由指点,学过神农氏炎帝传下来的医学知识,但从来没有真正给人看过病。一个黄毛丫头怎敢随便去掺和治水工地上那么大的事儿。可是,墨姑却不顾我们反对,径直赶到了孟门山。影视剧改编摄制,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: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(笔名水之韵、火平利、程为公),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,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万世大禹(长篇小说连载 11 ) #标题分割#程占功著墨财主家。有云侯听得入了迷,不禁叫道:“没想到,你家与世外高人许由还有这么深的缘分?”“这种缘分有什么好处?”墨财主叹口气,说,“在我看来,一点好处也没有啊!”“何以见得?”有云侯问。“我们请许由来到我家住了几天。奇怪的是,我女儿十分喜欢和尊敬他,开始叫他老爷爷,第二天就叫他爷爷,仿佛亲的一般。许由亦十分喜爱我女儿,俨然把他当做小孙女。他夸苗苗从小具有慈悲怜悯的爱心,具有始祖炎帝神农氏的美德。不仅教他学习炎帝流传下来的医学知识,还教她学习仓頡造的字。许由在我家只住了三天,就执意要走。并说,他没有什么东西可做留念,只想给苗苗改个名字,以资纪念。当然如果我们不愿意,也可以不改。可是,苗苗高兴地说,愿意,爷爷改成什么名字,我就叫什么名字。许由便把苗苗的名字改为‘墨姑’。为什么要改成‘墨姑’,他却没说。见苗苗这么高兴,我们做父母的也只好同意。从此,我女儿就叫‘墨姑’。许由走后,墨姑不顾我与她母亲反对,常常跑进深山老林,学炎帝神农氏采集、品尝百草,寻找治病救人的药物。墨姑17岁那年,大禹率领十万民夫在孟门山治理黄河,工程进行到紧急关头时,突然大批民夫上吐下泻,一批又一批纷纷倒下,不少人甚至丧生。大禹以及大小官员无不焦急,不断找来各地郎中,连宫廷御医也请来,施药救治,但收效不大,大批民夫仍然接连倒下。这个消息传到了我们这儿,墨姑对我和她母亲说,他要到治水工地看看。我与她母亲都不同意,都认为,她虽然承蒙许由指点,学过神农氏炎帝传下来的医学知识,但从来没有真正给人看过病。一个黄毛丫头怎敢随便去掺和治水工地上那么大的事儿。可是,墨姑却不顾我们反对,径直赶到了孟门山。影视剧改编摄制,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: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(笔名水之韵、火平利、程为公),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,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

  万世大禹(长篇小说连载 11 ) #标题分割#程占功著墨财主家。有云侯听得入了迷,不禁叫道:“没想到,你家与世外高人许由还有这么深的缘分?”“这种缘分有什么好处?”墨财主叹口气,说,“在我看来,一点好处也没有啊!”“何以见得?”有云侯问。“我们请许由来到我家住了几天。奇怪的是,我女儿十分喜欢和尊敬他,开始叫他老爷爷,第二天就叫他爷爷,仿佛亲的一般。许由亦十分喜爱我女儿,俨然把他当做小孙女。他夸苗苗从小具有慈悲怜悯的爱心,具有始祖炎帝神农氏的美德。不仅教他学习炎帝流传下来的医学知识,还教她学习仓頡造的字。许由在我家只住了三天,就执意要走。并说,他没有什么东西可做留念,只想给苗苗改个名字,以资纪念。当然如果我们不愿意,也可以不改。可是,苗苗高兴地说,愿意,爷爷改成什么名字,我就叫什么名字。许由便把苗苗的名字改为‘墨姑’。为什么要改成‘墨姑’,他却没说。见苗苗这么高兴,我们做父母的也只好同意。从此,我女儿就叫‘墨姑’。许由走后,墨姑不顾我与她母亲反对,常常跑进深山老林,学炎帝神农氏采集、品尝百草,寻找治病救人的药物。墨姑17岁那年,大禹率领十万民夫在孟门山治理黄河,工程进行到紧急关头时,突然大批民夫上吐下泻,一批又一批纷纷倒下,不少人甚至丧生。大禹以及大小官员无不焦急,不断找来各地郎中,连宫廷御医也请来,施药救治,但收效不大,大批民夫仍然接连倒下。这个消息传到了我们这儿,墨姑对我和她母亲说,他要到治水工地看看。我与她母亲都不同意,都认为,她虽然承蒙许由指点,学过神农氏炎帝传下来的医学知识,但从来没有真正给人看过病。一个黄毛丫头怎敢随便去掺和治水工地上那么大的事儿。可是,墨姑却不顾我们反对,径直赶到了孟门山。影视剧改编摄制,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: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(笔名水之韵、火平利、程为公),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,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万世大禹(长篇小说连载 11 ) #标题分割#程占功著墨财主家。有云侯听得入了迷,不禁叫道:“没想到,你家与世外高人许由还有这么深的缘分?”“这种缘分有什么好处?”墨财主叹口气,说,“在我看来,一点好处也没有啊!”“何以见得?”有云侯问。“我们请许由来到我家住了几天。奇怪的是,我女儿十分喜欢和尊敬他,开始叫他老爷爷,第二天就叫他爷爷,仿佛亲的一般。许由亦十分喜爱我女儿,俨然把他当做小孙女。他夸苗苗从小具有慈悲怜悯的爱心,具有始祖炎帝神农氏的美德。不仅教他学习炎帝流传下来的医学知识,还教她学习仓頡造的字。许由在我家只住了三天,就执意要走。并说,他没有什么东西可做留念,只想给苗苗改个名字,以资纪念。当然如果我们不愿意,也可以不改。可是,苗苗高兴地说,愿意,爷爷改成什么名字,我就叫什么名字。许由便把苗苗的名字改为‘墨姑’。为什么要改成‘墨姑’,他却没说。见苗苗这么高兴,我们做父母的也只好同意。从此,我女儿就叫‘墨姑’。许由走后,墨姑不顾我与她母亲反对,常常跑进深山老林,学炎帝神农氏采集、品尝百草,寻找治病救人的药物。墨姑17岁那年,大禹率领十万民夫在孟门山治理黄河,工程进行到紧急关头时,突然大批民夫上吐下泻,一批又一批纷纷倒下,不少人甚至丧生。大禹以及大小官员无不焦急,不断找来各地郎中,连宫廷御医也请来,施药救治,但收效不大,大批民夫仍然接连倒下。这个消息传到了我们这儿,墨姑对我和她母亲说,他要到治水工地看看。我与她母亲都不同意,都认为,她虽然承蒙许由指点,学过神农氏炎帝传下来的医学知识,但从来没有真正给人看过病。一个黄毛丫头怎敢随便去掺和治水工地上那么大的事儿。可是,墨姑却不顾我们反对,径直赶到了孟门山。影视剧改编摄制,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: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(笔名水之韵、火平利、程为公),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,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万世大禹(长篇小说连载 11 ) #标题分割#程占功著墨财主家。有云侯听得入了迷,不禁叫道:“没想到,你家与世外高人许由还有这么深的缘分?”“这种缘分有什么好处?”墨财主叹口气,说,“在我看来,一点好处也没有啊!”“何以见得?”有云侯问。“我们请许由来到我家住了几天。奇怪的是,我女儿十分喜欢和尊敬他,开始叫他老爷爷,第二天就叫他爷爷,仿佛亲的一般。许由亦十分喜爱我女儿,俨然把他当做小孙女。他夸苗苗从小具有慈悲怜悯的爱心,具有始祖炎帝神农氏的美德。不仅教他学习炎帝流传下来的医学知识,还教她学习仓頡造的字。许由在我家只住了三天,就执意要走。并说,他没有什么东西可做留念,只想给苗苗改个名字,以资纪念。当然如果我们不愿意,也可以不改。可是,苗苗高兴地说,愿意,爷爷改成什么名字,我就叫什么名字。许由便把苗苗的名字改为‘墨姑’。为什么要改成‘墨姑’,他却没说。见苗苗这么高兴,我们做父母的也只好同意。从此,我女儿就叫‘墨姑’。许由走后,墨姑不顾我与她母亲反对,常常跑进深山老林,学炎帝神农氏采集、品尝百草,寻找治病救人的药物。墨姑17岁那年,大禹率领十万民夫在孟门山治理黄河,工程进行到紧急关头时,突然大批民夫上吐下泻,一批又一批纷纷倒下,不少人甚至丧生。大禹以及大小官员无不焦急,不断找来各地郎中,连宫廷御医也请来,施药救治,但收效不大,大批民夫仍然接连倒下。这个消息传到了我们这儿,墨姑对我和她母亲说,他要到治水工地看看。我与她母亲都不同意,都认为,她虽然承蒙许由指点,学过神农氏炎帝传下来的医学知识,但从来没有真正给人看过病。一个黄毛丫头怎敢随便去掺和治水工地上那么大的事儿。可是,墨姑却不顾我们反对,径直赶到了孟门山。影视剧改编摄制,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: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(笔名水之韵、火平利、程为公),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,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

  万世大禹(长篇小说连载 11 ) #标题分割#程占功著墨财主家。有云侯听得入了迷,不禁叫道:“没想到,你家与世外高人许由还有这么深的缘分?”“这种缘分有什么好处?”墨财主叹口气,说,“在我看来,一点好处也没有啊!”“何以见得?”有云侯问。“我们请许由来到我家住了几天。奇怪的是,我女儿十分喜欢和尊敬他,开始叫他老爷爷,第二天就叫他爷爷,仿佛亲的一般。许由亦十分喜爱我女儿,俨然把他当做小孙女。他夸苗苗从小具有慈悲怜悯的爱心,具有始祖炎帝神农氏的美德。不仅教他学习炎帝流传下来的医学知识,还教她学习仓頡造的字。许由在我家只住了三天,就执意要走。并说,他没有什么东西可做留念,只想给苗苗改个名字,以资纪念。当然如果我们不愿意,也可以不改。可是,苗苗高兴地说,愿意,爷爷改成什么名字,我就叫什么名字。许由便把苗苗的名字改为‘墨姑’。为什么要改成‘墨姑’,他却没说。见苗苗这么高兴,我们做父母的也只好同意。从此,我女儿就叫‘墨姑’。许由走后,墨姑不顾我与她母亲反对,常常跑进深山老林,学炎帝神农氏采集、品尝百草,寻找治病救人的药物。墨姑17岁那年,大禹率领十万民夫在孟门山治理黄河,工程进行到紧急关头时,突然大批民夫上吐下泻,一批又一批纷纷倒下,不少人甚至丧生。大禹以及大小官员无不焦急,不断找来各地郎中,连宫廷御医也请来,施药救治,但收效不大,大批民夫仍然接连倒下。这个消息传到了我们这儿,墨姑对我和她母亲说,他要到治水工地看看。我与她母亲都不同意,都认为,她虽然承蒙许由指点,学过神农氏炎帝传下来的医学知识,但从来没有真正给人看过病。一个黄毛丫头怎敢随便去掺和治水工地上那么大的事儿。可是,墨姑却不顾我们反对,径直赶到了孟门山。影视剧改编摄制,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: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(笔名水之韵、火平利、程为公),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,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万世大禹(长篇小说连载 11 ) #标题分割#程占功著墨财主家。有云侯听得入了迷,不禁叫道:“没想到,你家与世外高人许由还有这么深的缘分?”“这种缘分有什么好处?”墨财主叹口气,说,“在我看来,一点好处也没有啊!”“何以见得?”有云侯问。“我们请许由来到我家住了几天。奇怪的是,我女儿十分喜欢和尊敬他,开始叫他老爷爷,第二天就叫他爷爷,仿佛亲的一般。许由亦十分喜爱我女儿,俨然把他当做小孙女。他夸苗苗从小具有慈悲怜悯的爱心,具有始祖炎帝神农氏的美德。不仅教他学习炎帝流传下来的医学知识,还教她学习仓頡造的字。许由在我家只住了三天,就执意要走。并说,他没有什么东西可做留念,只想给苗苗改个名字,以资纪念。当然如果我们不愿意,也可以不改。可是,苗苗高兴地说,愿意,爷爷改成什么名字,我就叫什么名字。许由便把苗苗的名字改为‘墨姑’。为什么要改成‘墨姑’,他却没说。见苗苗这么高兴,我们做父母的也只好同意。从此,我女儿就叫‘墨姑’。许由走后,墨姑不顾我与她母亲反对,常常跑进深山老林,学炎帝神农氏采集、品尝百草,寻找治病救人的药物。墨姑17岁那年,大禹率领十万民夫在孟门山治理黄河,工程进行到紧急关头时,突然大批民夫上吐下泻,一批又一批纷纷倒下,不少人甚至丧生。大禹以及大小官员无不焦急,不断找来各地郎中,连宫廷御医也请来,施药救治,但收效不大,大批民夫仍然接连倒下。这个消息传到了我们这儿,墨姑对我和她母亲说,他要到治水工地看看。我与她母亲都不同意,都认为,她虽然承蒙许由指点,学过神农氏炎帝传下来的医学知识,但从来没有真正给人看过病。一个黄毛丫头怎敢随便去掺和治水工地上那么大的事儿。可是,墨姑却不顾我们反对,径直赶到了孟门山。影视剧改编摄制,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: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(笔名水之韵、火平利、程为公),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,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万世大禹(长篇小说连载 11 ) #标题分割#程占功著墨财主家。有云侯听得入了迷,不禁叫道:“没想到,你家与世外高人许由还有这么深的缘分?”“这种缘分有什么好处?”墨财主叹口气,说,“在我看来,一点好处也没有啊!”“何以见得?”有云侯问。“我们请许由来到我家住了几天。奇怪的是,我女儿十分喜欢和尊敬他,开始叫他老爷爷,第二天就叫他爷爷,仿佛亲的一般。许由亦十分喜爱我女儿,俨然把他当做小孙女。他夸苗苗从小具有慈悲怜悯的爱心,具有始祖炎帝神农氏的美德。不仅教他学习炎帝流传下来的医学知识,还教她学习仓頡造的字。许由在我家只住了三天,就执意要走。并说,他没有什么东西可做留念,只想给苗苗改个名字,以资纪念。当然如果我们不愿意,也可以不改。可是,苗苗高兴地说,愿意,爷爷改成什么名字,我就叫什么名字。许由便把苗苗的名字改为‘墨姑’。为什么要改成‘墨姑’,他却没说。见苗苗这么高兴,我们做父母的也只好同意。从此,我女儿就叫‘墨姑’。许由走后,墨姑不顾我与她母亲反对,常常跑进深山老林,学炎帝神农氏采集、品尝百草,寻找治病救人的药物。墨姑17岁那年,大禹率领十万民夫在孟门山治理黄河,工程进行到紧急关头时,突然大批民夫上吐下泻,一批又一批纷纷倒下,不少人甚至丧生。大禹以及大小官员无不焦急,不断找来各地郎中,连宫廷御医也请来,施药救治,但收效不大,大批民夫仍然接连倒下。这个消息传到了我们这儿,墨姑对我和她母亲说,他要到治水工地看看。我与她母亲都不同意,都认为,她虽然承蒙许由指点,学过神农氏炎帝传下来的医学知识,但从来没有真正给人看过病。一个黄毛丫头怎敢随便去掺和治水工地上那么大的事儿。可是,墨姑却不顾我们反对,径直赶到了孟门山。影视剧改编摄制,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: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(笔名水之韵、火平利、程为公),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,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

  万世大禹(长篇小说连载 11 ) #标题分割#程占功著墨财主家。有云侯听得入了迷,不禁叫道:“没想到,你家与世外高人许由还有这么深的缘分?”“这种缘分有什么好处?”墨财主叹口气,说,“在我看来,一点好处也没有啊!”“何以见得?”有云侯问。“我们请许由来到我家住了几天。奇怪的是,我女儿十分喜欢和尊敬他,开始叫他老爷爷,第二天就叫他爷爷,仿佛亲的一般。许由亦十分喜爱我女儿,俨然把他当做小孙女。他夸苗苗从小具有慈悲怜悯的爱心,具有始祖炎帝神农氏的美德。不仅教他学习炎帝流传下来的医学知识,还教她学习仓頡造的字。许由在我家只住了三天,就执意要走。并说,他没有什么东西可做留念,只想给苗苗改个名字,以资纪念。当然如果我们不愿意,也可以不改。可是,苗苗高兴地说,愿意,爷爷改成什么名字,我就叫什么名字。许由便把苗苗的名字改为‘墨姑’。为什么要改成‘墨姑’,他却没说。见苗苗这么高兴,我们做父母的也只好同意。从此,我女儿就叫‘墨姑’。许由走后,墨姑不顾我与她母亲反对,常常跑进深山老林,学炎帝神农氏采集、品尝百草,寻找治病救人的药物。墨姑17岁那年,大禹率领十万民夫在孟门山治理黄河,工程进行到紧急关头时,突然大批民夫上吐下泻,一批又一批纷纷倒下,不少人甚至丧生。大禹以及大小官员无不焦急,不断找来各地郎中,连宫廷御医也请来,施药救治,但收效不大,大批民夫仍然接连倒下。这个消息传到了我们这儿,墨姑对我和她母亲说,他要到治水工地看看。我与她母亲都不同意,都认为,她虽然承蒙许由指点,学过神农氏炎帝传下来的医学知识,但从来没有真正给人看过病。一个黄毛丫头怎敢随便去掺和治水工地上那么大的事儿。可是,墨姑却不顾我们反对,径直赶到了孟门山。影视剧改编摄制,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: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(笔名水之韵、火平利、程为公),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,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万世大禹(长篇小说连载 11 ) #标题分割#程占功著墨财主家。有云侯听得入了迷,不禁叫道:“没想到,你家与世外高人许由还有这么深的缘分?”“这种缘分有什么好处?”墨财主叹口气,说,“在我看来,一点好处也没有啊!”“何以见得?”有云侯问。“我们请许由来到我家住了几天。奇怪的是,我女儿十分喜欢和尊敬他,开始叫他老爷爷,第二天就叫他爷爷,仿佛亲的一般。许由亦十分喜爱我女儿,俨然把他当做小孙女。他夸苗苗从小具有慈悲怜悯的爱心,具有始祖炎帝神农氏的美德。不仅教他学习炎帝流传下来的医学知识,还教她学习仓頡造的字。许由在我家只住了三天,就执意要走。并说,他没有什么东西可做留念,只想给苗苗改个名字,以资纪念。当然如果我们不愿意,也可以不改。可是,苗苗高兴地说,愿意,爷爷改成什么名字,我就叫什么名字。许由便把苗苗的名字改为‘墨姑’。为什么要改成‘墨姑’,他却没说。见苗苗这么高兴,我们做父母的也只好同意。从此,我女儿就叫‘墨姑’。许由走后,墨姑不顾我与她母亲反对,常常跑进深山老林,学炎帝神农氏采集、品尝百草,寻找治病救人的药物。墨姑17岁那年,大禹率领十万民夫在孟门山治理黄河,工程进行到紧急关头时,突然大批民夫上吐下泻,一批又一批纷纷倒下,不少人甚至丧生。大禹以及大小官员无不焦急,不断找来各地郎中,连宫廷御医也请来,施药救治,但收效不大,大批民夫仍然接连倒下。这个消息传到了我们这儿,墨姑对我和她母亲说,他要到治水工地看看。我与她母亲都不同意,都认为,她虽然承蒙许由指点,学过神农氏炎帝传下来的医学知识,但从来没有真正给人看过病。一个黄毛丫头怎敢随便去掺和治水工地上那么大的事儿。可是,墨姑却不顾我们反对,径直赶到了孟门山。影视剧改编摄制,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: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(笔名水之韵、火平利、程为公),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,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万世大禹(长篇小说连载 11 ) #标题分割#程占功著墨财主家。有云侯听得入了迷,不禁叫道:“没想到,你家与世外高人许由还有这么深的缘分?”“这种缘分有什么好处?”墨财主叹口气,说,“在我看来,一点好处也没有啊!”“何以见得?”有云侯问。“我们请许由来到我家住了几天。奇怪的是,我女儿十分喜欢和尊敬他,开始叫他老爷爷,第二天就叫他爷爷,仿佛亲的一般。许由亦十分喜爱我女儿,俨然把他当做小孙女。他夸苗苗从小具有慈悲怜悯的爱心,具有始祖炎帝神农氏的美德。不仅教他学习炎帝流传下来的医学知识,还教她学习仓頡造的字。许由在我家只住了三天,就执意要走。并说,他没有什么东西可做留念,只想给苗苗改个名字,以资纪念。当然如果我们不愿意,也可以不改。可是,苗苗高兴地说,愿意,爷爷改成什么名字,我就叫什么名字。许由便把苗苗的名字改为‘墨姑’。为什么要改成‘墨姑’,他却没说。见苗苗这么高兴,我们做父母的也只好同意。从此,我女儿就叫‘墨姑’。许由走后,墨姑不顾我与她母亲反对,常常跑进深山老林,学炎帝神农氏采集、品尝百草,寻找治病救人的药物。墨姑17岁那年,大禹率领十万民夫在孟门山治理黄河,工程进行到紧急关头时,突然大批民夫上吐下泻,一批又一批纷纷倒下,不少人甚至丧生。大禹以及大小官员无不焦急,不断找来各地郎中,连宫廷御医也请来,施药救治,但收效不大,大批民夫仍然接连倒下。这个消息传到了我们这儿,墨姑对我和她母亲说,他要到治水工地看看。我与她母亲都不同意,都认为,她虽然承蒙许由指点,学过神农氏炎帝传下来的医学知识,但从来没有真正给人看过病。一个黄毛丫头怎敢随便去掺和治水工地上那么大的事儿。可是,墨姑却不顾我们反对,径直赶到了孟门山。影视剧改编摄制,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: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(笔名水之韵、火平利、程为公),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,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

  万世大禹(长篇小说连载 11 ) #标题分割#程占功著墨财主家。有云侯听得入了迷,不禁叫道:“没想到,你家与世外高人许由还有这么深的缘分?”“这种缘分有什么好处?”墨财主叹口气,说,“在我看来,一点好处也没有啊!”“何以见得?”有云侯问。“我们请许由来到我家住了几天。奇怪的是,我女儿十分喜欢和尊敬他,开始叫他老爷爷,第二天就叫他爷爷,仿佛亲的一般。许由亦十分喜爱我女儿,俨然把他当做小孙女。他夸苗苗从小具有慈悲怜悯的爱心,具有始祖炎帝神农氏的美德。不仅教他学习炎帝流传下来的医学知识,还教她学习仓頡造的字。许由在我家只住了三天,就执意要走。并说,他没有什么东西可做留念,只想给苗苗改个名字,以资纪念。当然如果我们不愿意,也可以不改。可是,苗苗高兴地说,愿意,爷爷改成什么名字,我就叫什么名字。许由便把苗苗的名字改为‘墨姑’。为什么要改成‘墨姑’,他却没说。见苗苗这么高兴,我们做父母的也只好同意。从此,我女儿就叫‘墨姑’。许由走后,墨姑不顾我与她母亲反对,常常跑进深山老林,学炎帝神农氏采集、品尝百草,寻找治病救人的药物。墨姑17岁那年,大禹率领十万民夫在孟门山治理黄河,工程进行到紧急关头时,突然大批民夫上吐下泻,一批又一批纷纷倒下,不少人甚至丧生。大禹以及大小官员无不焦急,不断找来各地郎中,连宫廷御医也请来,施药救治,但收效不大,大批民夫仍然接连倒下。这个消息传到了我们这儿,墨姑对我和她母亲说,他要到治水工地看看。我与她母亲都不同意,都认为,她虽然承蒙许由指点,学过神农氏炎帝传下来的医学知识,但从来没有真正给人看过病。一个黄毛丫头怎敢随便去掺和治水工地上那么大的事儿。可是,墨姑却不顾我们反对,径直赶到了孟门山。影视剧改编摄制,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: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(笔名水之韵、火平利、程为公),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,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万世大禹(长篇小说连载 11 ) #标题分割#程占功著墨财主家。有云侯听得入了迷,不禁叫道:“没想到,你家与世外高人许由还有这么深的缘分?”“这种缘分有什么好处?”墨财主叹口气,说,“在我看来,一点好处也没有啊!”“何以见得?”有云侯问。“我们请许由来到我家住了几天。奇怪的是,我女儿十分喜欢和尊敬他,开始叫他老爷爷,第二天就叫他爷爷,仿佛亲的一般。许由亦十分喜爱我女儿,俨然把他当做小孙女。他夸苗苗从小具有慈悲怜悯的爱心,具有始祖炎帝神农氏的美德。不仅教他学习炎帝流传下来的医学知识,还教她学习仓頡造的字。许由在我家只住了三天,就执意要走。并说,他没有什么东西可做留念,只想给苗苗改个名字,以资纪念。当然如果我们不愿意,也可以不改。可是,苗苗高兴地说,愿意,爷爷改成什么名字,我就叫什么名字。许由便把苗苗的名字改为‘墨姑’。为什么要改成‘墨姑’,他却没说。见苗苗这么高兴,我们做父母的也只好同意。从此,我女儿就叫‘墨姑’。许由走后,墨姑不顾我与她母亲反对,常常跑进深山老林,学炎帝神农氏采集、品尝百草,寻找治病救人的药物。墨姑17岁那年,大禹率领十万民夫在孟门山治理黄河,工程进行到紧急关头时,突然大批民夫上吐下泻,一批又一批纷纷倒下,不少人甚至丧生。大禹以及大小官员无不焦急,不断找来各地郎中,连宫廷御医也请来,施药救治,但收效不大,大批民夫仍然接连倒下。这个消息传到了我们这儿,墨姑对我和她母亲说,他要到治水工地看看。我与她母亲都不同意,都认为,她虽然承蒙许由指点,学过神农氏炎帝传下来的医学知识,但从来没有真正给人看过病。一个黄毛丫头怎敢随便去掺和治水工地上那么大的事儿。可是,墨姑却不顾我们反对,径直赶到了孟门山。影视剧改编摄制,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: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(笔名水之韵、火平利、程为公),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,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万世大禹(长篇小说连载 11 ) #标题分割#程占功著墨财主家。有云侯听得入了迷,不禁叫道:“没想到,你家与世外高人许由还有这么深的缘分?”“这种缘分有什么好处?”墨财主叹口气,说,“在我看来,一点好处也没有啊!”“何以见得?”有云侯问。“我们请许由来到我家住了几天。奇怪的是,我女儿十分喜欢和尊敬他,开始叫他老爷爷,第二天就叫他爷爷,仿佛亲的一般。许由亦十分喜爱我女儿,俨然把他当做小孙女。他夸苗苗从小具有慈悲怜悯的爱心,具有始祖炎帝神农氏的美德。不仅教他学习炎帝流传下来的医学知识,还教她学习仓頡造的字。许由在我家只住了三天,就执意要走。并说,他没有什么东西可做留念,只想给苗苗改个名字,以资纪念。当然如果我们不愿意,也可以不改。可是,苗苗高兴地说,愿意,爷爷改成什么名字,我就叫什么名字。许由便把苗苗的名字改为‘墨姑’。为什么要改成‘墨姑’,他却没说。见苗苗这么高兴,我们做父母的也只好同意。从此,我女儿就叫‘墨姑’。许由走后,墨姑不顾我与她母亲反对,常常跑进深山老林,学炎帝神农氏采集、品尝百草,寻找治病救人的药物。墨姑17岁那年,大禹率领十万民夫在孟门山治理黄河,工程进行到紧急关头时,突然大批民夫上吐下泻,一批又一批纷纷倒下,不少人甚至丧生。大禹以及大小官员无不焦急,不断找来各地郎中,连宫廷御医也请来,施药救治,但收效不大,大批民夫仍然接连倒下。这个消息传到了我们这儿,墨姑对我和她母亲说,他要到治水工地看看。我与她母亲都不同意,都认为,她虽然承蒙许由指点,学过神农氏炎帝传下来的医学知识,但从来没有真正给人看过病。一个黄毛丫头怎敢随便去掺和治水工地上那么大的事儿。可是,墨姑却不顾我们反对,径直赶到了孟门山。影视剧改编摄制,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: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(笔名水之韵、火平利、程为公),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,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

  万世大禹(长篇小说连载 11 ) #标题分割#程占功著墨财主家。有云侯听得入了迷,不禁叫道:“没想到,你家与世外高人许由还有这么深的缘分?”“这种缘分有什么好处?”墨财主叹口气,说,“在我看来,一点好处也没有啊!”“何以见得?”有云侯问。“我们请许由来到我家住了几天。奇怪的是,我女儿十分喜欢和尊敬他,开始叫他老爷爷,第二天就叫他爷爷,仿佛亲的一般。许由亦十分喜爱我女儿,俨然把他当做小孙女。他夸苗苗从小具有慈悲怜悯的爱心,具有始祖炎帝神农氏的美德。不仅教他学习炎帝流传下来的医学知识,还教她学习仓頡造的字。许由在我家只住了三天,就执意要走。并说,他没有什么东西可做留念,只想给苗苗改个名字,以资纪念。当然如果我们不愿意,也可以不改。可是,苗苗高兴地说,愿意,爷爷改成什么名字,我就叫什么名字。许由便把苗苗的名字改为‘墨姑’。为什么要改成‘墨姑’,他却没说。见苗苗这么高兴,我们做父母的也只好同意。从此,我女儿就叫‘墨姑’。许由走后,墨姑不顾我与她母亲反对,常常跑进深山老林,学炎帝神农氏采集、品尝百草,寻找治病救人的药物。墨姑17岁那年,大禹率领十万民夫在孟门山治理黄河,工程进行到紧急关头时,突然大批民夫上吐下泻,一批又一批纷纷倒下,不少人甚至丧生。大禹以及大小官员无不焦急,不断找来各地郎中,连宫廷御医也请来,施药救治,但收效不大,大批民夫仍然接连倒下。这个消息传到了我们这儿,墨姑对我和她母亲说,他要到治水工地看看。我与她母亲都不同意,都认为,她虽然承蒙许由指点,学过神农氏炎帝传下来的医学知识,但从来没有真正给人看过病。一个黄毛丫头怎敢随便去掺和治水工地上那么大的事儿。可是,墨姑却不顾我们反对,径直赶到了孟门山。影视剧改编摄制,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: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(笔名水之韵、火平利、程为公),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,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万世大禹(长篇小说连载 11 ) #标题分割#程占功著墨财主家。有云侯听得入了迷,不禁叫道:“没想到,你家与世外高人许由还有这么深的缘分?”“这种缘分有什么好处?”墨财主叹口气,说,“在我看来,一点好处也没有啊!”“何以见得?”有云侯问。“我们请许由来到我家住了几天。奇怪的是,我女儿十分喜欢和尊敬他,开始叫他老爷爷,第二天就叫他爷爷,仿佛亲的一般。许由亦十分喜爱我女儿,俨然把他当做小孙女。他夸苗苗从小具有慈悲怜悯的爱心,具有始祖炎帝神农氏的美德。不仅教他学习炎帝流传下来的医学知识,还教她学习仓頡造的字。许由在我家只住了三天,就执意要走。并说,他没有什么东西可做留念,只想给苗苗改个名字,以资纪念。当然如果我们不愿意,也可以不改。可是,苗苗高兴地说,愿意,爷爷改成什么名字,我就叫什么名字。许由便把苗苗的名字改为‘墨姑’。为什么要改成‘墨姑’,他却没说。见苗苗这么高兴,我们做父母的也只好同意。从此,我女儿就叫‘墨姑’。许由走后,墨姑不顾我与她母亲反对,常常跑进深山老林,学炎帝神农氏采集、品尝百草,寻找治病救人的药物。墨姑17岁那年,大禹率领十万民夫在孟门山治理黄河,工程进行到紧急关头时,突然大批民夫上吐下泻,一批又一批纷纷倒下,不少人甚至丧生。大禹以及大小官员无不焦急,不断找来各地郎中,连宫廷御医也请来,施药救治,但收效不大,大批民夫仍然接连倒下。这个消息传到了我们这儿,墨姑对我和她母亲说,他要到治水工地看看。我与她母亲都不同意,都认为,她虽然承蒙许由指点,学过神农氏炎帝传下来的医学知识,但从来没有真正给人看过病。一个黄毛丫头怎敢随便去掺和治水工地上那么大的事儿。可是,墨姑却不顾我们反对,径直赶到了孟门山。影视剧改编摄制,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: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(笔名水之韵、火平利、程为公),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,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万世大禹(长篇小说连载 11 ) #标题分割#程占功著墨财主家。有云侯听得入了迷,不禁叫道:“没想到,你家与世外高人许由还有这么深的缘分?”“这种缘分有什么好处?”墨财主叹口气,说,“在我看来,一点好处也没有啊!”“何以见得?”有云侯问。“我们请许由来到我家住了几天。奇怪的是,我女儿十分喜欢和尊敬他,开始叫他老爷爷,第二天就叫他爷爷,仿佛亲的一般。许由亦十分喜爱我女儿,俨然把他当做小孙女。他夸苗苗从小具有慈悲怜悯的爱心,具有始祖炎帝神农氏的美德。不仅教他学习炎帝流传下来的医学知识,还教她学习仓頡造的字。许由在我家只住了三天,就执意要走。并说,他没有什么东西可做留念,只想给苗苗改个名字,以资纪念。当然如果我们不愿意,也可以不改。可是,苗苗高兴地说,愿意,爷爷改成什么名字,我就叫什么名字。许由便把苗苗的名字改为‘墨姑’。为什么要改成‘墨姑’,他却没说。见苗苗这么高兴,我们做父母的也只好同意。从此,我女儿就叫‘墨姑’。许由走后,墨姑不顾我与她母亲反对,常常跑进深山老林,学炎帝神农氏采集、品尝百草,寻找治病救人的药物。墨姑17岁那年,大禹率领十万民夫在孟门山治理黄河,工程进行到紧急关头时,突然大批民夫上吐下泻,一批又一批纷纷倒下,不少人甚至丧生。大禹以及大小官员无不焦急,不断找来各地郎中,连宫廷御医也请来,施药救治,但收效不大,大批民夫仍然接连倒下。这个消息传到了我们这儿,墨姑对我和她母亲说,他要到治水工地看看。我与她母亲都不同意,都认为,她虽然承蒙许由指点,学过神农氏炎帝传下来的医学知识,但从来没有真正给人看过病。一个黄毛丫头怎敢随便去掺和治水工地上那么大的事儿。可是,墨姑却不顾我们反对,径直赶到了孟门山。影视剧改编摄制,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: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(笔名水之韵、火平利、程为公),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,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

  万世大禹(长篇小说连载 11 ) #标题分割#程占功著墨财主家。有云侯听得入了迷,不禁叫道:“没想到,你家与世外高人许由还有这么深的缘分?”“这种缘分有什么好处?”墨财主叹口气,说,“在我看来,一点好处也没有啊!”“何以见得?”有云侯问。“我们请许由来到我家住了几天。奇怪的是,我女儿十分喜欢和尊敬他,开始叫他老爷爷,第二天就叫他爷爷,仿佛亲的一般。许由亦十分喜爱我女儿,俨然把他当做小孙女。他夸苗苗从小具有慈悲怜悯的爱心,具有始祖炎帝神农氏的美德。不仅教他学习炎帝流传下来的医学知识,还教她学习仓頡造的字。许由在我家只住了三天,就执意要走。并说,他没有什么东西可做留念,只想给苗苗改个名字,以资纪念。当然如果我们不愿意,也可以不改。可是,苗苗高兴地说,愿意,爷爷改成什么名字,我就叫什么名字。许由便把苗苗的名字改为‘墨姑’。为什么要改成‘墨姑’,他却没说。见苗苗这么高兴,我们做父母的也只好同意。从此,我女儿就叫‘墨姑’。许由走后,墨姑不顾我与她母亲反对,常常跑进深山老林,学炎帝神农氏采集、品尝百草,寻找治病救人的药物。墨姑17岁那年,大禹率领十万民夫在孟门山治理黄河,工程进行到紧急关头时,突然大批民夫上吐下泻,一批又一批纷纷倒下,不少人甚至丧生。大禹以及大小官员无不焦急,不断找来各地郎中,连宫廷御医也请来,施药救治,但收效不大,大批民夫仍然接连倒下。这个消息传到了我们这儿,墨姑对我和她母亲说,他要到治水工地看看。我与她母亲都不同意,都认为,她虽然承蒙许由指点,学过神农氏炎帝传下来的医学知识,但从来没有真正给人看过病。一个黄毛丫头怎敢随便去掺和治水工地上那么大的事儿。可是,墨姑却不顾我们反对,径直赶到了孟门山。影视剧改编摄制,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: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(笔名水之韵、火平利、程为公),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,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万世大禹(长篇小说连载 11 ) #标题分割#程占功著墨财主家。有云侯听得入了迷,不禁叫道:“没想到,你家与世外高人许由还有这么深的缘分?”“这种缘分有什么好处?”墨财主叹口气,说,“在我看来,一点好处也没有啊!”“何以见得?”有云侯问。“我们请许由来到我家住了几天。奇怪的是,我女儿十分喜欢和尊敬他,开始叫他老爷爷,第二天就叫他爷爷,仿佛亲的一般。许由亦十分喜爱我女儿,俨然把他当做小孙女。他夸苗苗从小具有慈悲怜悯的爱心,具有始祖炎帝神农氏的美德。不仅教他学习炎帝流传下来的医学知识,还教她学习仓頡造的字。许由在我家只住了三天,就执意要走。并说,他没有什么东西可做留念,只想给苗苗改个名字,以资纪念。当然如果我们不愿意,也可以不改。可是,苗苗高兴地说,愿意,爷爷改成什么名字,我就叫什么名字。许由便把苗苗的名字改为‘墨姑’。为什么要改成‘墨姑’,他却没说。见苗苗这么高兴,我们做父母的也只好同意。从此,我女儿就叫‘墨姑’。许由走后,墨姑不顾我与她母亲反对,常常跑进深山老林,学炎帝神农氏采集、品尝百草,寻找治病救人的药物。墨姑17岁那年,大禹率领十万民夫在孟门山治理黄河,工程进行到紧急关头时,突然大批民夫上吐下泻,一批又一批纷纷倒下,不少人甚至丧生。大禹以及大小官员无不焦急,不断找来各地郎中,连宫廷御医也请来,施药救治,但收效不大,大批民夫仍然接连倒下。这个消息传到了我们这儿,墨姑对我和她母亲说,他要到治水工地看看。我与她母亲都不同意,都认为,她虽然承蒙许由指点,学过神农氏炎帝传下来的医学知识,但从来没有真正给人看过病。一个黄毛丫头怎敢随便去掺和治水工地上那么大的事儿。可是,墨姑却不顾我们反对,径直赶到了孟门山。影视剧改编摄制,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: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(笔名水之韵、火平利、程为公),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,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万世大禹(长篇小说连载 11 ) #标题分割#程占功著墨财主家。有云侯听得入了迷,不禁叫道:“没想到,你家与世外高人许由还有这么深的缘分?”“这种缘分有什么好处?”墨财主叹口气,说,“在我看来,一点好处也没有啊!”“何以见得?”有云侯问。“我们请许由来到我家住了几天。奇怪的是,我女儿十分喜欢和尊敬他,开始叫他老爷爷,第二天就叫他爷爷,仿佛亲的一般。许由亦十分喜爱我女儿,俨然把他当做小孙女。他夸苗苗从小具有慈悲怜悯的爱心,具有始祖炎帝神农氏的美德。不仅教他学习炎帝流传下来的医学知识,还教她学习仓頡造的字。许由在我家只住了三天,就执意要走。并说,他没有什么东西可做留念,只想给苗苗改个名字,以资纪念。当然如果我们不愿意,也可以不改。可是,苗苗高兴地说,愿意,爷爷改成什么名字,我就叫什么名字。许由便把苗苗的名字改为‘墨姑’。为什么要改成‘墨姑’,他却没说。见苗苗这么高兴,我们做父母的也只好同意。从此,我女儿就叫‘墨姑’。许由走后,墨姑不顾我与她母亲反对,常常跑进深山老林,学炎帝神农氏采集、品尝百草,寻找治病救人的药物。墨姑17岁那年,大禹率领十万民夫在孟门山治理黄河,工程进行到紧急关头时,突然大批民夫上吐下泻,一批又一批纷纷倒下,不少人甚至丧生。大禹以及大小官员无不焦急,不断找来各地郎中,连宫廷御医也请来,施药救治,但收效不大,大批民夫仍然接连倒下。这个消息传到了我们这儿,墨姑对我和她母亲说,他要到治水工地看看。我与她母亲都不同意,都认为,她虽然承蒙许由指点,学过神农氏炎帝传下来的医学知识,但从来没有真正给人看过病。一个黄毛丫头怎敢随便去掺和治水工地上那么大的事儿。可是,墨姑却不顾我们反对,径直赶到了孟门山。影视剧改编摄制,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: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(笔名水之韵、火平利、程为公),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,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

  万世大禹(长篇小说连载 11 ) #标题分割#程占功著墨财主家。有云侯听得入了迷,不禁叫道:“没想到,你家与世外高人许由还有这么深的缘分?”“这种缘分有什么好处?”墨财主叹口气,说,“在我看来,一点好处也没有啊!”“何以见得?”有云侯问。“我们请许由来到我家住了几天。奇怪的是,我女儿十分喜欢和尊敬他,开始叫他老爷爷,第二天就叫他爷爷,仿佛亲的一般。许由亦十分喜爱我女儿,俨然把他当做小孙女。他夸苗苗从小具有慈悲怜悯的爱心,具有始祖炎帝神农氏的美德。不仅教他学习炎帝流传下来的医学知识,还教她学习仓頡造的字。许由在我家只住了三天,就执意要走。并说,他没有什么东西可做留念,只想给苗苗改个名字,以资纪念。当然如果我们不愿意,也可以不改。可是,苗苗高兴地说,愿意,爷爷改成什么名字,我就叫什么名字。许由便把苗苗的名字改为‘墨姑’。为什么要改成‘墨姑’,他却没说。见苗苗这么高兴,我们做父母的也只好同意。从此,我女儿就叫‘墨姑’。许由走后,墨姑不顾我与她母亲反对,常常跑进深山老林,学炎帝神农氏采集、品尝百草,寻找治病救人的药物。墨姑17岁那年,大禹率领十万民夫在孟门山治理黄河,工程进行到紧急关头时,突然大批民夫上吐下泻,一批又一批纷纷倒下,不少人甚至丧生。大禹以及大小官员无不焦急,不断找来各地郎中,连宫廷御医也请来,施药救治,但收效不大,大批民夫仍然接连倒下。这个消息传到了我们这儿,墨姑对我和她母亲说,他要到治水工地看看。我与她母亲都不同意,都认为,她虽然承蒙许由指点,学过神农氏炎帝传下来的医学知识,但从来没有真正给人看过病。一个黄毛丫头怎敢随便去掺和治水工地上那么大的事儿。可是,墨姑却不顾我们反对,径直赶到了孟门山。影视剧改编摄制,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: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(笔名水之韵、火平利、程为公),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,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万世大禹(长篇小说连载 11 ) #标题分割#程占功著墨财主家。有云侯听得入了迷,不禁叫道:“没想到,你家与世外高人许由还有这么深的缘分?”“这种缘分有什么好处?”墨财主叹口气,说,“在我看来,一点好处也没有啊!”“何以见得?”有云侯问。“我们请许由来到我家住了几天。奇怪的是,我女儿十分喜欢和尊敬他,开始叫他老爷爷,第二天就叫他爷爷,仿佛亲的一般。许由亦十分喜爱我女儿,俨然把他当做小孙女。他夸苗苗从小具有慈悲怜悯的爱心,具有始祖炎帝神农氏的美德。不仅教他学习炎帝流传下来的医学知识,还教她学习仓頡造的字。许由在我家只住了三天,就执意要走。并说,他没有什么东西可做留念,只想给苗苗改个名字,以资纪念。当然如果我们不愿意,也可以不改。可是,苗苗高兴地说,愿意,爷爷改成什么名字,我就叫什么名字。许由便把苗苗的名字改为‘墨姑’。为什么要改成‘墨姑’,他却没说。见苗苗这么高兴,我们做父母的也只好同意。从此,我女儿就叫‘墨姑’。许由走后,墨姑不顾我与她母亲反对,常常跑进深山老林,学炎帝神农氏采集、品尝百草,寻找治病救人的药物。墨姑17岁那年,大禹率领十万民夫在孟门山治理黄河,工程进行到紧急关头时,突然大批民夫上吐下泻,一批又一批纷纷倒下,不少人甚至丧生。大禹以及大小官员无不焦急,不断找来各地郎中,连宫廷御医也请来,施药救治,但收效不大,大批民夫仍然接连倒下。这个消息传到了我们这儿,墨姑对我和她母亲说,他要到治水工地看看。我与她母亲都不同意,都认为,她虽然承蒙许由指点,学过神农氏炎帝传下来的医学知识,但从来没有真正给人看过病。一个黄毛丫头怎敢随便去掺和治水工地上那么大的事儿。可是,墨姑却不顾我们反对,径直赶到了孟门山。影视剧改编摄制,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: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(笔名水之韵、火平利、程为公),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,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万世大禹(长篇小说连载 11 ) #标题分割#程占功著墨财主家。有云侯听得入了迷,不禁叫道:“没想到,你家与世外高人许由还有这么深的缘分?”“这种缘分有什么好处?”墨财主叹口气,说,“在我看来,一点好处也没有啊!”“何以见得?”有云侯问。“我们请许由来到我家住了几天。奇怪的是,我女儿十分喜欢和尊敬他,开始叫他老爷爷,第二天就叫他爷爷,仿佛亲的一般。许由亦十分喜爱我女儿,俨然把他当做小孙女。他夸苗苗从小具有慈悲怜悯的爱心,具有始祖炎帝神农氏的美德。不仅教他学习炎帝流传下来的医学知识,还教她学习仓頡造的字。许由在我家只住了三天,就执意要走。并说,他没有什么东西可做留念,只想给苗苗改个名字,以资纪念。当然如果我们不愿意,也可以不改。可是,苗苗高兴地说,愿意,爷爷改成什么名字,我就叫什么名字。许由便把苗苗的名字改为‘墨姑’。为什么要改成‘墨姑’,他却没说。见苗苗这么高兴,我们做父母的也只好同意。从此,我女儿就叫‘墨姑’。许由走后,墨姑不顾我与她母亲反对,常常跑进深山老林,学炎帝神农氏采集、品尝百草,寻找治病救人的药物。墨姑17岁那年,大禹率领十万民夫在孟门山治理黄河,工程进行到紧急关头时,突然大批民夫上吐下泻,一批又一批纷纷倒下,不少人甚至丧生。大禹以及大小官员无不焦急,不断找来各地郎中,连宫廷御医也请来,施药救治,但收效不大,大批民夫仍然接连倒下。这个消息传到了我们这儿,墨姑对我和她母亲说,他要到治水工地看看。我与她母亲都不同意,都认为,她虽然承蒙许由指点,学过神农氏炎帝传下来的医学知识,但从来没有真正给人看过病。一个黄毛丫头怎敢随便去掺和治水工地上那么大的事儿。可是,墨姑却不顾我们反对,径直赶到了孟门山。影视剧改编摄制,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: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(笔名水之韵、火平利、程为公),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,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

  万世大禹(长篇小说连载 11 ) #标题分割#程占功著墨财主家。有云侯听得入了迷,不禁叫道:“没想到,你家与世外高人许由还有这么深的缘分?”“这种缘分有什么好处?”墨财主叹口气,说,“在我看来,一点好处也没有啊!”“何以见得?”有云侯问。“我们请许由来到我家住了几天。奇怪的是,我女儿十分喜欢和尊敬他,开始叫他老爷爷,第二天就叫他爷爷,仿佛亲的一般。许由亦十分喜爱我女儿,俨然把他当做小孙女。他夸苗苗从小具有慈悲怜悯的爱心,具有始祖炎帝神农氏的美德。不仅教他学习炎帝流传下来的医学知识,还教她学习仓頡造的字。许由在我家只住了三天,就执意要走。并说,他没有什么东西可做留念,只想给苗苗改个名字,以资纪念。当然如果我们不愿意,也可以不改。可是,苗苗高兴地说,愿意,爷爷改成什么名字,我就叫什么名字。许由便把苗苗的名字改为‘墨姑’。为什么要改成‘墨姑’,他却没说。见苗苗这么高兴,我们做父母的也只好同意。从此,我女儿就叫‘墨姑’。许由走后,墨姑不顾我与她母亲反对,常常跑进深山老林,学炎帝神农氏采集、品尝百草,寻找治病救人的药物。墨姑17岁那年,大禹率领十万民夫在孟门山治理黄河,工程进行到紧急关头时,突然大批民夫上吐下泻,一批又一批纷纷倒下,不少人甚至丧生。大禹以及大小官员无不焦急,不断找来各地郎中,连宫廷御医也请来,施药救治,但收效不大,大批民夫仍然接连倒下。这个消息传到了我们这儿,墨姑对我和她母亲说,他要到治水工地看看。我与她母亲都不同意,都认为,她虽然承蒙许由指点,学过神农氏炎帝传下来的医学知识,但从来没有真正给人看过病。一个黄毛丫头怎敢随便去掺和治水工地上那么大的事儿。可是,墨姑却不顾我们反对,径直赶到了孟门山。影视剧改编摄制,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: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(笔名水之韵、火平利、程为公),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,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万世大禹(长篇小说连载 11 ) #标题分割#程占功著墨财主家。有云侯听得入了迷,不禁叫道:“没想到,你家与世外高人许由还有这么深的缘分?”“这种缘分有什么好处?”墨财主叹口气,说,“在我看来,一点好处也没有啊!”“何以见得?”有云侯问。“我们请许由来到我家住了几天。奇怪的是,我女儿十分喜欢和尊敬他,开始叫他老爷爷,第二天就叫他爷爷,仿佛亲的一般。许由亦十分喜爱我女儿,俨然把他当做小孙女。他夸苗苗从小具有慈悲怜悯的爱心,具有始祖炎帝神农氏的美德。不仅教他学习炎帝流传下来的医学知识,还教她学习仓頡造的字。许由在我家只住了三天,就执意要走。并说,他没有什么东西可做留念,只想给苗苗改个名字,以资纪念。当然如果我们不愿意,也可以不改。可是,苗苗高兴地说,愿意,爷爷改成什么名字,我就叫什么名字。许由便把苗苗的名字改为‘墨姑’。为什么要改成‘墨姑’,他却没说。见苗苗这么高兴,我们做父母的也只好同意。从此,我女儿就叫‘墨姑’。许由走后,墨姑不顾我与她母亲反对,常常跑进深山老林,学炎帝神农氏采集、品尝百草,寻找治病救人的药物。墨姑17岁那年,大禹率领十万民夫在孟门山治理黄河,工程进行到紧急关头时,突然大批民夫上吐下泻,一批又一批纷纷倒下,不少人甚至丧生。大禹以及大小官员无不焦急,不断找来各地郎中,连宫廷御医也请来,施药救治,但收效不大,大批民夫仍然接连倒下。这个消息传到了我们这儿,墨姑对我和她母亲说,他要到治水工地看看。我与她母亲都不同意,都认为,她虽然承蒙许由指点,学过神农氏炎帝传下来的医学知识,但从来没有真正给人看过病。一个黄毛丫头怎敢随便去掺和治水工地上那么大的事儿。可是,墨姑却不顾我们反对,径直赶到了孟门山。影视剧改编摄制,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: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(笔名水之韵、火平利、程为公),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,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万世大禹(长篇小说连载 11 ) #标题分割#程占功著墨财主家。有云侯听得入了迷,不禁叫道:“没想到,你家与世外高人许由还有这么深的缘分?”“这种缘分有什么好处?”墨财主叹口气,说,“在我看来,一点好处也没有啊!”“何以见得?”有云侯问。“我们请许由来到我家住了几天。奇怪的是,我女儿十分喜欢和尊敬他,开始叫他老爷爷,第二天就叫他爷爷,仿佛亲的一般。许由亦十分喜爱我女儿,俨然把他当做小孙女。他夸苗苗从小具有慈悲怜悯的爱心,具有始祖炎帝神农氏的美德。不仅教他学习炎帝流传下来的医学知识,还教她学习仓頡造的字。许由在我家只住了三天,就执意要走。并说,他没有什么东西可做留念,只想给苗苗改个名字,以资纪念。当然如果我们不愿意,也可以不改。可是,苗苗高兴地说,愿意,爷爷改成什么名字,我就叫什么名字。许由便把苗苗的名字改为‘墨姑’。为什么要改成‘墨姑’,他却没说。见苗苗这么高兴,我们做父母的也只好同意。从此,我女儿就叫‘墨姑’。许由走后,墨姑不顾我与她母亲反对,常常跑进深山老林,学炎帝神农氏采集、品尝百草,寻找治病救人的药物。墨姑17岁那年,大禹率领十万民夫在孟门山治理黄河,工程进行到紧急关头时,突然大批民夫上吐下泻,一批又一批纷纷倒下,不少人甚至丧生。大禹以及大小官员无不焦急,不断找来各地郎中,连宫廷御医也请来,施药救治,但收效不大,大批民夫仍然接连倒下。这个消息传到了我们这儿,墨姑对我和她母亲说,他要到治水工地看看。我与她母亲都不同意,都认为,她虽然承蒙许由指点,学过神农氏炎帝传下来的医学知识,但从来没有真正给人看过病。一个黄毛丫头怎敢随便去掺和治水工地上那么大的事儿。可是,墨姑却不顾我们反对,径直赶到了孟门山。影视剧改编摄制,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: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(笔名水之韵、火平利、程为公),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,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

  万世大禹(长篇小说连载 11 ) #标题分割#程占功著墨财主家。有云侯听得入了迷,不禁叫道:“没想到,你家与世外高人许由还有这么深的缘分?”“这种缘分有什么好处?”墨财主叹口气,说,“在我看来,一点好处也没有啊!”“何以见得?”有云侯问。“我们请许由来到我家住了几天。奇怪的是,我女儿十分喜欢和尊敬他,开始叫他老爷爷,第二天就叫他爷爷,仿佛亲的一般。许由亦十分喜爱我女儿,俨然把他当做小孙女。他夸苗苗从小具有慈悲怜悯的爱心,具有始祖炎帝神农氏的美德。不仅教他学习炎帝流传下来的医学知识,还教她学习仓頡造的字。许由在我家只住了三天,就执意要走。并说,他没有什么东西可做留念,只想给苗苗改个名字,以资纪念。当然如果我们不愿意,也可以不改。可是,苗苗高兴地说,愿意,爷爷改成什么名字,我就叫什么名字。许由便把苗苗的名字改为‘墨姑’。为什么要改成‘墨姑’,他却没说。见苗苗这么高兴,我们做父母的也只好同意。从此,我女儿就叫‘墨姑’。许由走后,墨姑不顾我与她母亲反对,常常跑进深山老林,学炎帝神农氏采集、品尝百草,寻找治病救人的药物。墨姑17岁那年,大禹率领十万民夫在孟门山治理黄河,工程进行到紧急关头时,突然大批民夫上吐下泻,一批又一批纷纷倒下,不少人甚至丧生。大禹以及大小官员无不焦急,不断找来各地郎中,连宫廷御医也请来,施药救治,但收效不大,大批民夫仍然接连倒下。这个消息传到了我们这儿,墨姑对我和她母亲说,他要到治水工地看看。我与她母亲都不同意,都认为,她虽然承蒙许由指点,学过神农氏炎帝传下来的医学知识,但从来没有真正给人看过病。一个黄毛丫头怎敢随便去掺和治水工地上那么大的事儿。可是,墨姑却不顾我们反对,径直赶到了孟门山。影视剧改编摄制,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: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(笔名水之韵、火平利、程为公),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,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万世大禹(长篇小说连载 11 ) #标题分割#程占功著墨财主家。有云侯听得入了迷,不禁叫道:“没想到,你家与世外高人许由还有这么深的缘分?”“这种缘分有什么好处?”墨财主叹口气,说,“在我看来,一点好处也没有啊!”“何以见得?”有云侯问。“我们请许由来到我家住了几天。奇怪的是,我女儿十分喜欢和尊敬他,开始叫他老爷爷,第二天就叫他爷爷,仿佛亲的一般。许由亦十分喜爱我女儿,俨然把他当做小孙女。他夸苗苗从小具有慈悲怜悯的爱心,具有始祖炎帝神农氏的美德。不仅教他学习炎帝流传下来的医学知识,还教她学习仓頡造的字。许由在我家只住了三天,就执意要走。并说,他没有什么东西可做留念,只想给苗苗改个名字,以资纪念。当然如果我们不愿意,也可以不改。可是,苗苗高兴地说,愿意,爷爷改成什么名字,我就叫什么名字。许由便把苗苗的名字改为‘墨姑’。为什么要改成‘墨姑’,他却没说。见苗苗这么高兴,我们做父母的也只好同意。从此,我女儿就叫‘墨姑’。许由走后,墨姑不顾我与她母亲反对,常常跑进深山老林,学炎帝神农氏采集、品尝百草,寻找治病救人的药物。墨姑17岁那年,大禹率领十万民夫在孟门山治理黄河,工程进行到紧急关头时,突然大批民夫上吐下泻,一批又一批纷纷倒下,不少人甚至丧生。大禹以及大小官员无不焦急,不断找来各地郎中,连宫廷御医也请来,施药救治,但收效不大,大批民夫仍然接连倒下。这个消息传到了我们这儿,墨姑对我和她母亲说,他要到治水工地看看。我与她母亲都不同意,都认为,她虽然承蒙许由指点,学过神农氏炎帝传下来的医学知识,但从来没有真正给人看过病。一个黄毛丫头怎敢随便去掺和治水工地上那么大的事儿。可是,墨姑却不顾我们反对,径直赶到了孟门山。影视剧改编摄制,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: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(笔名水之韵、火平利、程为公),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,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万世大禹(长篇小说连载 11 ) #标题分割#程占功著墨财主家。有云侯听得入了迷,不禁叫道:“没想到,你家与世外高人许由还有这么深的缘分?”“这种缘分有什么好处?”墨财主叹口气,说,“在我看来,一点好处也没有啊!”“何以见得?”有云侯问。“我们请许由来到我家住了几天。奇怪的是,我女儿十分喜欢和尊敬他,开始叫他老爷爷,第二天就叫他爷爷,仿佛亲的一般。许由亦十分喜爱我女儿,俨然把他当做小孙女。他夸苗苗从小具有慈悲怜悯的爱心,具有始祖炎帝神农氏的美德。不仅教他学习炎帝流传下来的医学知识,还教她学习仓頡造的字。许由在我家只住了三天,就执意要走。并说,他没有什么东西可做留念,只想给苗苗改个名字,以资纪念。当然如果我们不愿意,也可以不改。可是,苗苗高兴地说,愿意,爷爷改成什么名字,我就叫什么名字。许由便把苗苗的名字改为‘墨姑’。为什么要改成‘墨姑’,他却没说。见苗苗这么高兴,我们做父母的也只好同意。从此,我女儿就叫‘墨姑’。许由走后,墨姑不顾我与她母亲反对,常常跑进深山老林,学炎帝神农氏采集、品尝百草,寻找治病救人的药物。墨姑17岁那年,大禹率领十万民夫在孟门山治理黄河,工程进行到紧急关头时,突然大批民夫上吐下泻,一批又一批纷纷倒下,不少人甚至丧生。大禹以及大小官员无不焦急,不断找来各地郎中,连宫廷御医也请来,施药救治,但收效不大,大批民夫仍然接连倒下。这个消息传到了我们这儿,墨姑对我和她母亲说,他要到治水工地看看。我与她母亲都不同意,都认为,她虽然承蒙许由指点,学过神农氏炎帝传下来的医学知识,但从来没有真正给人看过病。一个黄毛丫头怎敢随便去掺和治水工地上那么大的事儿。可是,墨姑却不顾我们反对,径直赶到了孟门山。影视剧改编摄制,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: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(笔名水之韵、火平利、程为公),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,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

  万世大禹(长篇小说连载 11 ) #标题分割#程占功著墨财主家。有云侯听得入了迷,不禁叫道:“没想到,你家与世外高人许由还有这么深的缘分?”“这种缘分有什么好处?”墨财主叹口气,说,“在我看来,一点好处也没有啊!”“何以见得?”有云侯问。“我们请许由来到我家住了几天。奇怪的是,我女儿十分喜欢和尊敬他,开始叫他老爷爷,第二天就叫他爷爷,仿佛亲的一般。许由亦十分喜爱我女儿,俨然把他当做小孙女。他夸苗苗从小具有慈悲怜悯的爱心,具有始祖炎帝神农氏的美德。不仅教他学习炎帝流传下来的医学知识,还教她学习仓頡造的字。许由在我家只住了三天,就执意要走。并说,他没有什么东西可做留念,只想给苗苗改个名字,以资纪念。当然如果我们不愿意,也可以不改。可是,苗苗高兴地说,愿意,爷爷改成什么名字,我就叫什么名字。许由便把苗苗的名字改为‘墨姑’。为什么要改成‘墨姑’,他却没说。见苗苗这么高兴,我们做父母的也只好同意。从此,我女儿就叫‘墨姑’。许由走后,墨姑不顾我与她母亲反对,常常跑进深山老林,学炎帝神农氏采集、品尝百草,寻找治病救人的药物。墨姑17岁那年,大禹率领十万民夫在孟门山治理黄河,工程进行到紧急关头时,突然大批民夫上吐下泻,一批又一批纷纷倒下,不少人甚至丧生。大禹以及大小官员无不焦急,不断找来各地郎中,连宫廷御医也请来,施药救治,但收效不大,大批民夫仍然接连倒下。这个消息传到了我们这儿,墨姑对我和她母亲说,他要到治水工地看看。我与她母亲都不同意,都认为,她虽然承蒙许由指点,学过神农氏炎帝传下来的医学知识,但从来没有真正给人看过病。一个黄毛丫头怎敢随便去掺和治水工地上那么大的事儿。可是,墨姑却不顾我们反对,径直赶到了孟门山。影视剧改编摄制,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: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(笔名水之韵、火平利、程为公),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,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万世大禹(长篇小说连载 11 ) #标题分割#程占功著墨财主家。有云侯听得入了迷,不禁叫道:“没想到,你家与世外高人许由还有这么深的缘分?”“这种缘分有什么好处?”墨财主叹口气,说,“在我看来,一点好处也没有啊!”“何以见得?”有云侯问。“我们请许由来到我家住了几天。奇怪的是,我女儿十分喜欢和尊敬他,开始叫他老爷爷,第二天就叫他爷爷,仿佛亲的一般。许由亦十分喜爱我女儿,俨然把他当做小孙女。他夸苗苗从小具有慈悲怜悯的爱心,具有始祖炎帝神农氏的美德。不仅教他学习炎帝流传下来的医学知识,还教她学习仓頡造的字。许由在我家只住了三天,就执意要走。并说,他没有什么东西可做留念,只想给苗苗改个名字,以资纪念。当然如果我们不愿意,也可以不改。可是,苗苗高兴地说,愿意,爷爷改成什么名字,我就叫什么名字。许由便把苗苗的名字改为‘墨姑’。为什么要改成‘墨姑’,他却没说。见苗苗这么高兴,我们做父母的也只好同意。从此,我女儿就叫‘墨姑’。许由走后,墨姑不顾我与她母亲反对,常常跑进深山老林,学炎帝神农氏采集、品尝百草,寻找治病救人的药物。墨姑17岁那年,大禹率领十万民夫在孟门山治理黄河,工程进行到紧急关头时,突然大批民夫上吐下泻,一批又一批纷纷倒下,不少人甚至丧生。大禹以及大小官员无不焦急,不断找来各地郎中,连宫廷御医也请来,施药救治,但收效不大,大批民夫仍然接连倒下。这个消息传到了我们这儿,墨姑对我和她母亲说,他要到治水工地看看。我与她母亲都不同意,都认为,她虽然承蒙许由指点,学过神农氏炎帝传下来的医学知识,但从来没有真正给人看过病。一个黄毛丫头怎敢随便去掺和治水工地上那么大的事儿。可是,墨姑却不顾我们反对,径直赶到了孟门山。影视剧改编摄制,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: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(笔名水之韵、火平利、程为公),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,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万世大禹(长篇小说连载 11 ) #标题分割#程占功著墨财主家。有云侯听得入了迷,不禁叫道:“没想到,你家与世外高人许由还有这么深的缘分?”“这种缘分有什么好处?”墨财主叹口气,说,“在我看来,一点好处也没有啊!”“何以见得?”有云侯问。“我们请许由来到我家住了几天。奇怪的是,我女儿十分喜欢和尊敬他,开始叫他老爷爷,第二天就叫他爷爷,仿佛亲的一般。许由亦十分喜爱我女儿,俨然把他当做小孙女。他夸苗苗从小具有慈悲怜悯的爱心,具有始祖炎帝神农氏的美德。不仅教他学习炎帝流传下来的医学知识,还教她学习仓頡造的字。许由在我家只住了三天,就执意要走。并说,他没有什么东西可做留念,只想给苗苗改个名字,以资纪念。当然如果我们不愿意,也可以不改。可是,苗苗高兴地说,愿意,爷爷改成什么名字,我就叫什么名字。许由便把苗苗的名字改为‘墨姑’。为什么要改成‘墨姑’,他却没说。见苗苗这么高兴,我们做父母的也只好同意。从此,我女儿就叫‘墨姑’。许由走后,墨姑不顾我与她母亲反对,常常跑进深山老林,学炎帝神农氏采集、品尝百草,寻找治病救人的药物。墨姑17岁那年,大禹率领十万民夫在孟门山治理黄河,工程进行到紧急关头时,突然大批民夫上吐下泻,一批又一批纷纷倒下,不少人甚至丧生。大禹以及大小官员无不焦急,不断找来各地郎中,连宫廷御医也请来,施药救治,但收效不大,大批民夫仍然接连倒下。这个消息传到了我们这儿,墨姑对我和她母亲说,他要到治水工地看看。我与她母亲都不同意,都认为,她虽然承蒙许由指点,学过神农氏炎帝传下来的医学知识,但从来没有真正给人看过病。一个黄毛丫头怎敢随便去掺和治水工地上那么大的事儿。可是,墨姑却不顾我们反对,径直赶到了孟门山。影视剧改编摄制,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: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(笔名水之韵、火平利、程为公),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,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

  万世大禹(长篇小说连载 11 ) #标题分割#程占功著墨财主家。有云侯听得入了迷,不禁叫道:“没想到,你家与世外高人许由还有这么深的缘分?”“这种缘分有什么好处?”墨财主叹口气,说,“在我看来,一点好处也没有啊!”“何以见得?”有云侯问。“我们请许由来到我家住了几天。奇怪的是,我女儿十分喜欢和尊敬他,开始叫他老爷爷,第二天就叫他爷爷,仿佛亲的一般。许由亦十分喜爱我女儿,俨然把他当做小孙女。他夸苗苗从小具有慈悲怜悯的爱心,具有始祖炎帝神农氏的美德。不仅教他学习炎帝流传下来的医学知识,还教她学习仓頡造的字。许由在我家只住了三天,就执意要走。并说,他没有什么东西可做留念,只想给苗苗改个名字,以资纪念。当然如果我们不愿意,也可以不改。可是,苗苗高兴地说,愿意,爷爷改成什么名字,我就叫什么名字。许由便把苗苗的名字改为‘墨姑’。为什么要改成‘墨姑’,他却没说。见苗苗这么高兴,我们做父母的也只好同意。从此,我女儿就叫‘墨姑’。许由走后,墨姑不顾我与她母亲反对,常常跑进深山老林,学炎帝神农氏采集、品尝百草,寻找治病救人的药物。墨姑17岁那年,大禹率领十万民夫在孟门山治理黄河,工程进行到紧急关头时,突然大批民夫上吐下泻,一批又一批纷纷倒下,不少人甚至丧生。大禹以及大小官员无不焦急,不断找来各地郎中,连宫廷御医也请来,施药救治,但收效不大,大批民夫仍然接连倒下。这个消息传到了我们这儿,墨姑对我和她母亲说,他要到治水工地看看。我与她母亲都不同意,都认为,她虽然承蒙许由指点,学过神农氏炎帝传下来的医学知识,但从来没有真正给人看过病。一个黄毛丫头怎敢随便去掺和治水工地上那么大的事儿。可是,墨姑却不顾我们反对,径直赶到了孟门山。影视剧改编摄制,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: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(笔名水之韵、火平利、程为公),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,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万世大禹(长篇小说连载 11 ) #标题分割#程占功著墨财主家。有云侯听得入了迷,不禁叫道:“没想到,你家与世外高人许由还有这么深的缘分?”“这种缘分有什么好处?”墨财主叹口气,说,“在我看来,一点好处也没有啊!”“何以见得?”有云侯问。“我们请许由来到我家住了几天。奇怪的是,我女儿十分喜欢和尊敬他,开始叫他老爷爷,第二天就叫他爷爷,仿佛亲的一般。许由亦十分喜爱我女儿,俨然把他当做小孙女。他夸苗苗从小具有慈悲怜悯的爱心,具有始祖炎帝神农氏的美德。不仅教他学习炎帝流传下来的医学知识,还教她学习仓頡造的字。许由在我家只住了三天,就执意要走。并说,他没有什么东西可做留念,只想给苗苗改个名字,以资纪念。当然如果我们不愿意,也可以不改。可是,苗苗高兴地说,愿意,爷爷改成什么名字,我就叫什么名字。许由便把苗苗的名字改为‘墨姑’。为什么要改成‘墨姑’,他却没说。见苗苗这么高兴,我们做父母的也只好同意。从此,我女儿就叫‘墨姑’。许由走后,墨姑不顾我与她母亲反对,常常跑进深山老林,学炎帝神农氏采集、品尝百草,寻找治病救人的药物。墨姑17岁那年,大禹率领十万民夫在孟门山治理黄河,工程进行到紧急关头时,突然大批民夫上吐下泻,一批又一批纷纷倒下,不少人甚至丧生。大禹以及大小官员无不焦急,不断找来各地郎中,连宫廷御医也请来,施药救治,但收效不大,大批民夫仍然接连倒下。这个消息传到了我们这儿,墨姑对我和她母亲说,他要到治水工地看看。我与她母亲都不同意,都认为,她虽然承蒙许由指点,学过神农氏炎帝传下来的医学知识,但从来没有真正给人看过病。一个黄毛丫头怎敢随便去掺和治水工地上那么大的事儿。可是,墨姑却不顾我们反对,径直赶到了孟门山。影视剧改编摄制,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: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(笔名水之韵、火平利、程为公),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,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万世大禹(长篇小说连载 11 ) #标题分割#程占功著墨财主家。有云侯听得入了迷,不禁叫道:“没想到,你家与世外高人许由还有这么深的缘分?”“这种缘分有什么好处?”墨财主叹口气,说,“在我看来,一点好处也没有啊!”“何以见得?”有云侯问。“我们请许由来到我家住了几天。奇怪的是,我女儿十分喜欢和尊敬他,开始叫他老爷爷,第二天就叫他爷爷,仿佛亲的一般。许由亦十分喜爱我女儿,俨然把他当做小孙女。他夸苗苗从小具有慈悲怜悯的爱心,具有始祖炎帝神农氏的美德。不仅教他学习炎帝流传下来的医学知识,还教她学习仓頡造的字。许由在我家只住了三天,就执意要走。并说,他没有什么东西可做留念,只想给苗苗改个名字,以资纪念。当然如果我们不愿意,也可以不改。可是,苗苗高兴地说,愿意,爷爷改成什么名字,我就叫什么名字。许由便把苗苗的名字改为‘墨姑’。为什么要改成‘墨姑’,他却没说。见苗苗这么高兴,我们做父母的也只好同意。从此,我女儿就叫‘墨姑’。许由走后,墨姑不顾我与她母亲反对,常常跑进深山老林,学炎帝神农氏采集、品尝百草,寻找治病救人的药物。墨姑17岁那年,大禹率领十万民夫在孟门山治理黄河,工程进行到紧急关头时,突然大批民夫上吐下泻,一批又一批纷纷倒下,不少人甚至丧生。大禹以及大小官员无不焦急,不断找来各地郎中,连宫廷御医也请来,施药救治,但收效不大,大批民夫仍然接连倒下。这个消息传到了我们这儿,墨姑对我和她母亲说,他要到治水工地看看。我与她母亲都不同意,都认为,她虽然承蒙许由指点,学过神农氏炎帝传下来的医学知识,但从来没有真正给人看过病。一个黄毛丫头怎敢随便去掺和治水工地上那么大的事儿。可是,墨姑却不顾我们反对,径直赶到了孟门山。影视剧改编摄制,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: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(笔名水之韵、火平利、程为公),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,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

  万世大禹(长篇小说连载 11 ) #标题分割#程占功著墨财主家。有云侯听得入了迷,不禁叫道:“没想到,你家与世外高人许由还有这么深的缘分?”“这种缘分有什么好处?”墨财主叹口气,说,“在我看来,一点好处也没有啊!”“何以见得?”有云侯问。“我们请许由来到我家住了几天。奇怪的是,我女儿十分喜欢和尊敬他,开始叫他老爷爷,第二天就叫他爷爷,仿佛亲的一般。许由亦十分喜爱我女儿,俨然把他当做小孙女。他夸苗苗从小具有慈悲怜悯的爱心,具有始祖炎帝神农氏的美德。不仅教他学习炎帝流传下来的医学知识,还教她学习仓頡造的字。许由在我家只住了三天,就执意要走。并说,他没有什么东西可做留念,只想给苗苗改个名字,以资纪念。当然如果我们不愿意,也可以不改。可是,苗苗高兴地说,愿意,爷爷改成什么名字,我就叫什么名字。许由便把苗苗的名字改为‘墨姑’。为什么要改成‘墨姑’,他却没说。见苗苗这么高兴,我们做父母的也只好同意。从此,我女儿就叫‘墨姑’。许由走后,墨姑不顾我与她母亲反对,常常跑进深山老林,学炎帝神农氏采集、品尝百草,寻找治病救人的药物。墨姑17岁那年,大禹率领十万民夫在孟门山治理黄河,工程进行到紧急关头时,突然大批民夫上吐下泻,一批又一批纷纷倒下,不少人甚至丧生。大禹以及大小官员无不焦急,不断找来各地郎中,连宫廷御医也请来,施药救治,但收效不大,大批民夫仍然接连倒下。这个消息传到了我们这儿,墨姑对我和她母亲说,他要到治水工地看看。我与她母亲都不同意,都认为,她虽然承蒙许由指点,学过神农氏炎帝传下来的医学知识,但从来没有真正给人看过病。一个黄毛丫头怎敢随便去掺和治水工地上那么大的事儿。可是,墨姑却不顾我们反对,径直赶到了孟门山。影视剧改编摄制,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: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(笔名水之韵、火平利、程为公),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,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万世大禹(长篇小说连载 11 ) #标题分割#程占功著墨财主家。有云侯听得入了迷,不禁叫道:“没想到,你家与世外高人许由还有这么深的缘分?”“这种缘分有什么好处?”墨财主叹口气,说,“在我看来,一点好处也没有啊!”“何以见得?”有云侯问。“我们请许由来到我家住了几天。奇怪的是,我女儿十分喜欢和尊敬他,开始叫他老爷爷,第二天就叫他爷爷,仿佛亲的一般。许由亦十分喜爱我女儿,俨然把他当做小孙女。他夸苗苗从小具有慈悲怜悯的爱心,具有始祖炎帝神农氏的美德。不仅教他学习炎帝流传下来的医学知识,还教她学习仓頡造的字。许由在我家只住了三天,就执意要走。并说,他没有什么东西可做留念,只想给苗苗改个名字,以资纪念。当然如果我们不愿意,也可以不改。可是,苗苗高兴地说,愿意,爷爷改成什么名字,我就叫什么名字。许由便把苗苗的名字改为‘墨姑’。为什么要改成‘墨姑’,他却没说。见苗苗这么高兴,我们做父母的也只好同意。从此,我女儿就叫‘墨姑’。许由走后,墨姑不顾我与她母亲反对,常常跑进深山老林,学炎帝神农氏采集、品尝百草,寻找治病救人的药物。墨姑17岁那年,大禹率领十万民夫在孟门山治理黄河,工程进行到紧急关头时,突然大批民夫上吐下泻,一批又一批纷纷倒下,不少人甚至丧生。大禹以及大小官员无不焦急,不断找来各地郎中,连宫廷御医也请来,施药救治,但收效不大,大批民夫仍然接连倒下。这个消息传到了我们这儿,墨姑对我和她母亲说,他要到治水工地看看。我与她母亲都不同意,都认为,她虽然承蒙许由指点,学过神农氏炎帝传下来的医学知识,但从来没有真正给人看过病。一个黄毛丫头怎敢随便去掺和治水工地上那么大的事儿。可是,墨姑却不顾我们反对,径直赶到了孟门山。影视剧改编摄制,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: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(笔名水之韵、火平利、程为公),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,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万世大禹(长篇小说连载 11 ) #标题分割#程占功著墨财主家。有云侯听得入了迷,不禁叫道:“没想到,你家与世外高人许由还有这么深的缘分?”“这种缘分有什么好处?”墨财主叹口气,说,“在我看来,一点好处也没有啊!”“何以见得?”有云侯问。“我们请许由来到我家住了几天。奇怪的是,我女儿十分喜欢和尊敬他,开始叫他老爷爷,第二天就叫他爷爷,仿佛亲的一般。许由亦十分喜爱我女儿,俨然把他当做小孙女。他夸苗苗从小具有慈悲怜悯的爱心,具有始祖炎帝神农氏的美德。不仅教他学习炎帝流传下来的医学知识,还教她学习仓頡造的字。许由在我家只住了三天,就执意要走。并说,他没有什么东西可做留念,只想给苗苗改个名字,以资纪念。当然如果我们不愿意,也可以不改。可是,苗苗高兴地说,愿意,爷爷改成什么名字,我就叫什么名字。许由便把苗苗的名字改为‘墨姑’。为什么要改成‘墨姑’,他却没说。见苗苗这么高兴,我们做父母的也只好同意。从此,我女儿就叫‘墨姑’。许由走后,墨姑不顾我与她母亲反对,常常跑进深山老林,学炎帝神农氏采集、品尝百草,寻找治病救人的药物。墨姑17岁那年,大禹率领十万民夫在孟门山治理黄河,工程进行到紧急关头时,突然大批民夫上吐下泻,一批又一批纷纷倒下,不少人甚至丧生。大禹以及大小官员无不焦急,不断找来各地郎中,连宫廷御医也请来,施药救治,但收效不大,大批民夫仍然接连倒下。这个消息传到了我们这儿,墨姑对我和她母亲说,他要到治水工地看看。我与她母亲都不同意,都认为,她虽然承蒙许由指点,学过神农氏炎帝传下来的医学知识,但从来没有真正给人看过病。一个黄毛丫头怎敢随便去掺和治水工地上那么大的事儿。可是,墨姑却不顾我们反对,径直赶到了孟门山。影视剧改编摄制,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: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(笔名水之韵、火平利、程为公),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,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

  万世大禹(长篇小说连载 11 ) #标题分割#程占功著墨财主家。有云侯听得入了迷,不禁叫道:“没想到,你家与世外高人许由还有这么深的缘分?”“这种缘分有什么好处?”墨财主叹口气,说,“在我看来,一点好处也没有啊!”“何以见得?”有云侯问。“我们请许由来到我家住了几天。奇怪的是,我女儿十分喜欢和尊敬他,开始叫他老爷爷,第二天就叫他爷爷,仿佛亲的一般。许由亦十分喜爱我女儿,俨然把他当做小孙女。他夸苗苗从小具有慈悲怜悯的爱心,具有始祖炎帝神农氏的美德。不仅教他学习炎帝流传下来的医学知识,还教她学习仓頡造的字。许由在我家只住了三天,就执意要走。并说,他没有什么东西可做留念,只想给苗苗改个名字,以资纪念。当然如果我们不愿意,也可以不改。可是,苗苗高兴地说,愿意,爷爷改成什么名字,我就叫什么名字。许由便把苗苗的名字改为‘墨姑’。为什么要改成‘墨姑’,他却没说。见苗苗这么高兴,我们做父母的也只好同意。从此,我女儿就叫‘墨姑’。许由走后,墨姑不顾我与她母亲反对,常常跑进深山老林,学炎帝神农氏采集、品尝百草,寻找治病救人的药物。墨姑17岁那年,大禹率领十万民夫在孟门山治理黄河,工程进行到紧急关头时,突然大批民夫上吐下泻,一批又一批纷纷倒下,不少人甚至丧生。大禹以及大小官员无不焦急,不断找来各地郎中,连宫廷御医也请来,施药救治,但收效不大,大批民夫仍然接连倒下。这个消息传到了我们这儿,墨姑对我和她母亲说,他要到治水工地看看。我与她母亲都不同意,都认为,她虽然承蒙许由指点,学过神农氏炎帝传下来的医学知识,但从来没有真正给人看过病。一个黄毛丫头怎敢随便去掺和治水工地上那么大的事儿。可是,墨姑却不顾我们反对,径直赶到了孟门山。影视剧改编摄制,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: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(笔名水之韵、火平利、程为公),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,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万世大禹(长篇小说连载 11 ) #标题分割#程占功著墨财主家。有云侯听得入了迷,不禁叫道:“没想到,你家与世外高人许由还有这么深的缘分?”“这种缘分有什么好处?”墨财主叹口气,说,“在我看来,一点好处也没有啊!”“何以见得?”有云侯问。“我们请许由来到我家住了几天。奇怪的是,我女儿十分喜欢和尊敬他,开始叫他老爷爷,第二天就叫他爷爷,仿佛亲的一般。许由亦十分喜爱我女儿,俨然把他当做小孙女。他夸苗苗从小具有慈悲怜悯的爱心,具有始祖炎帝神农氏的美德。不仅教他学习炎帝流传下来的医学知识,还教她学习仓頡造的字。许由在我家只住了三天,就执意要走。并说,他没有什么东西可做留念,只想给苗苗改个名字,以资纪念。当然如果我们不愿意,也可以不改。可是,苗苗高兴地说,愿意,爷爷改成什么名字,我就叫什么名字。许由便把苗苗的名字改为‘墨姑’。为什么要改成‘墨姑’,他却没说。见苗苗这么高兴,我们做父母的也只好同意。从此,我女儿就叫‘墨姑’。许由走后,墨姑不顾我与她母亲反对,常常跑进深山老林,学炎帝神农氏采集、品尝百草,寻找治病救人的药物。墨姑17岁那年,大禹率领十万民夫在孟门山治理黄河,工程进行到紧急关头时,突然大批民夫上吐下泻,一批又一批纷纷倒下,不少人甚至丧生。大禹以及大小官员无不焦急,不断找来各地郎中,连宫廷御医也请来,施药救治,但收效不大,大批民夫仍然接连倒下。这个消息传到了我们这儿,墨姑对我和她母亲说,他要到治水工地看看。我与她母亲都不同意,都认为,她虽然承蒙许由指点,学过神农氏炎帝传下来的医学知识,但从来没有真正给人看过病。一个黄毛丫头怎敢随便去掺和治水工地上那么大的事儿。可是,墨姑却不顾我们反对,径直赶到了孟门山。影视剧改编摄制,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: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(笔名水之韵、火平利、程为公),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,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万世大禹(长篇小说连载 11 ) #标题分割#程占功著墨财主家。有云侯听得入了迷,不禁叫道:“没想到,你家与世外高人许由还有这么深的缘分?”“这种缘分有什么好处?”墨财主叹口气,说,“在我看来,一点好处也没有啊!”“何以见得?”有云侯问。“我们请许由来到我家住了几天。奇怪的是,我女儿十分喜欢和尊敬他,开始叫他老爷爷,第二天就叫他爷爷,仿佛亲的一般。许由亦十分喜爱我女儿,俨然把他当做小孙女。他夸苗苗从小具有慈悲怜悯的爱心,具有始祖炎帝神农氏的美德。不仅教他学习炎帝流传下来的医学知识,还教她学习仓頡造的字。许由在我家只住了三天,就执意要走。并说,他没有什么东西可做留念,只想给苗苗改个名字,以资纪念。当然如果我们不愿意,也可以不改。可是,苗苗高兴地说,愿意,爷爷改成什么名字,我就叫什么名字。许由便把苗苗的名字改为‘墨姑’。为什么要改成‘墨姑’,他却没说。见苗苗这么高兴,我们做父母的也只好同意。从此,我女儿就叫‘墨姑’。许由走后,墨姑不顾我与她母亲反对,常常跑进深山老林,学炎帝神农氏采集、品尝百草,寻找治病救人的药物。墨姑17岁那年,大禹率领十万民夫在孟门山治理黄河,工程进行到紧急关头时,突然大批民夫上吐下泻,一批又一批纷纷倒下,不少人甚至丧生。大禹以及大小官员无不焦急,不断找来各地郎中,连宫廷御医也请来,施药救治,但收效不大,大批民夫仍然接连倒下。这个消息传到了我们这儿,墨姑对我和她母亲说,他要到治水工地看看。我与她母亲都不同意,都认为,她虽然承蒙许由指点,学过神农氏炎帝传下来的医学知识,但从来没有真正给人看过病。一个黄毛丫头怎敢随便去掺和治水工地上那么大的事儿。可是,墨姑却不顾我们反对,径直赶到了孟门山。影视剧改编摄制,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: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(笔名水之韵、火平利、程为公),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,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

  万世大禹(长篇小说连载 11 ) #标题分割#程占功著墨财主家。有云侯听得入了迷,不禁叫道:“没想到,你家与世外高人许由还有这么深的缘分?”“这种缘分有什么好处?”墨财主叹口气,说,“在我看来,一点好处也没有啊!”“何以见得?”有云侯问。“我们请许由来到我家住了几天。奇怪的是,我女儿十分喜欢和尊敬他,开始叫他老爷爷,第二天就叫他爷爷,仿佛亲的一般。许由亦十分喜爱我女儿,俨然把他当做小孙女。他夸苗苗从小具有慈悲怜悯的爱心,具有始祖炎帝神农氏的美德。不仅教他学习炎帝流传下来的医学知识,还教她学习仓頡造的字。许由在我家只住了三天,就执意要走。并说,他没有什么东西可做留念,只想给苗苗改个名字,以资纪念。当然如果我们不愿意,也可以不改。可是,苗苗高兴地说,愿意,爷爷改成什么名字,我就叫什么名字。许由便把苗苗的名字改为‘墨姑’。为什么要改成‘墨姑’,他却没说。见苗苗这么高兴,我们做父母的也只好同意。从此,我女儿就叫‘墨姑’。许由走后,墨姑不顾我与她母亲反对,常常跑进深山老林,学炎帝神农氏采集、品尝百草,寻找治病救人的药物。墨姑17岁那年,大禹率领十万民夫在孟门山治理黄河,工程进行到紧急关头时,突然大批民夫上吐下泻,一批又一批纷纷倒下,不少人甚至丧生。大禹以及大小官员无不焦急,不断找来各地郎中,连宫廷御医也请来,施药救治,但收效不大,大批民夫仍然接连倒下。这个消息传到了我们这儿,墨姑对我和她母亲说,他要到治水工地看看。我与她母亲都不同意,都认为,她虽然承蒙许由指点,学过神农氏炎帝传下来的医学知识,但从来没有真正给人看过病。一个黄毛丫头怎敢随便去掺和治水工地上那么大的事儿。可是,墨姑却不顾我们反对,径直赶到了孟门山。影视剧改编摄制,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: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(笔名水之韵、火平利、程为公),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,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万世大禹(长篇小说连载 11 ) #标题分割#程占功著墨财主家。有云侯听得入了迷,不禁叫道:“没想到,你家与世外高人许由还有这么深的缘分?”“这种缘分有什么好处?”墨财主叹口气,说,“在我看来,一点好处也没有啊!”“何以见得?”有云侯问。“我们请许由来到我家住了几天。奇怪的是,我女儿十分喜欢和尊敬他,开始叫他老爷爷,第二天就叫他爷爷,仿佛亲的一般。许由亦十分喜爱我女儿,俨然把他当做小孙女。他夸苗苗从小具有慈悲怜悯的爱心,具有始祖炎帝神农氏的美德。不仅教他学习炎帝流传下来的医学知识,还教她学习仓頡造的字。许由在我家只住了三天,就执意要走。并说,他没有什么东西可做留念,只想给苗苗改个名字,以资纪念。当然如果我们不愿意,也可以不改。可是,苗苗高兴地说,愿意,爷爷改成什么名字,我就叫什么名字。许由便把苗苗的名字改为‘墨姑’。为什么要改成‘墨姑’,他却没说。见苗苗这么高兴,我们做父母的也只好同意。从此,我女儿就叫‘墨姑’。许由走后,墨姑不顾我与她母亲反对,常常跑进深山老林,学炎帝神农氏采集、品尝百草,寻找治病救人的药物。墨姑17岁那年,大禹率领十万民夫在孟门山治理黄河,工程进行到紧急关头时,突然大批民夫上吐下泻,一批又一批纷纷倒下,不少人甚至丧生。大禹以及大小官员无不焦急,不断找来各地郎中,连宫廷御医也请来,施药救治,但收效不大,大批民夫仍然接连倒下。这个消息传到了我们这儿,墨姑对我和她母亲说,他要到治水工地看看。我与她母亲都不同意,都认为,她虽然承蒙许由指点,学过神农氏炎帝传下来的医学知识,但从来没有真正给人看过病。一个黄毛丫头怎敢随便去掺和治水工地上那么大的事儿。可是,墨姑却不顾我们反对,径直赶到了孟门山。影视剧改编摄制,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: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(笔名水之韵、火平利、程为公),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,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万世大禹(长篇小说连载 11 ) #标题分割#程占功著墨财主家。有云侯听得入了迷,不禁叫道:“没想到,你家与世外高人许由还有这么深的缘分?”“这种缘分有什么好处?”墨财主叹口气,说,“在我看来,一点好处也没有啊!”“何以见得?”有云侯问。“我们请许由来到我家住了几天。奇怪的是,我女儿十分喜欢和尊敬他,开始叫他老爷爷,第二天就叫他爷爷,仿佛亲的一般。许由亦十分喜爱我女儿,俨然把他当做小孙女。他夸苗苗从小具有慈悲怜悯的爱心,具有始祖炎帝神农氏的美德。不仅教他学习炎帝流传下来的医学知识,还教她学习仓頡造的字。许由在我家只住了三天,就执意要走。并说,他没有什么东西可做留念,只想给苗苗改个名字,以资纪念。当然如果我们不愿意,也可以不改。可是,苗苗高兴地说,愿意,爷爷改成什么名字,我就叫什么名字。许由便把苗苗的名字改为‘墨姑’。为什么要改成‘墨姑’,他却没说。见苗苗这么高兴,我们做父母的也只好同意。从此,我女儿就叫‘墨姑’。许由走后,墨姑不顾我与她母亲反对,常常跑进深山老林,学炎帝神农氏采集、品尝百草,寻找治病救人的药物。墨姑17岁那年,大禹率领十万民夫在孟门山治理黄河,工程进行到紧急关头时,突然大批民夫上吐下泻,一批又一批纷纷倒下,不少人甚至丧生。大禹以及大小官员无不焦急,不断找来各地郎中,连宫廷御医也请来,施药救治,但收效不大,大批民夫仍然接连倒下。这个消息传到了我们这儿,墨姑对我和她母亲说,他要到治水工地看看。我与她母亲都不同意,都认为,她虽然承蒙许由指点,学过神农氏炎帝传下来的医学知识,但从来没有真正给人看过病。一个黄毛丫头怎敢随便去掺和治水工地上那么大的事儿。可是,墨姑却不顾我们反对,径直赶到了孟门山。影视剧改编摄制,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: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(笔名水之韵、火平利、程为公),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,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

  万世大禹(长篇小说连载 11 ) #标题分割#程占功著墨财主家。有云侯听得入了迷,不禁叫道:“没想到,你家与世外高人许由还有这么深的缘分?”“这种缘分有什么好处?”墨财主叹口气,说,“在我看来,一点好处也没有啊!”“何以见得?”有云侯问。“我们请许由来到我家住了几天。奇怪的是,我女儿十分喜欢和尊敬他,开始叫他老爷爷,第二天就叫他爷爷,仿佛亲的一般。许由亦十分喜爱我女儿,俨然把他当做小孙女。他夸苗苗从小具有慈悲怜悯的爱心,具有始祖炎帝神农氏的美德。不仅教他学习炎帝流传下来的医学知识,还教她学习仓頡造的字。许由在我家只住了三天,就执意要走。并说,他没有什么东西可做留念,只想给苗苗改个名字,以资纪念。当然如果我们不愿意,也可以不改。可是,苗苗高兴地说,愿意,爷爷改成什么名字,我就叫什么名字。许由便把苗苗的名字改为‘墨姑’。为什么要改成‘墨姑’,他却没说。见苗苗这么高兴,我们做父母的也只好同意。从此,我女儿就叫‘墨姑’。许由走后,墨姑不顾我与她母亲反对,常常跑进深山老林,学炎帝神农氏采集、品尝百草,寻找治病救人的药物。墨姑17岁那年,大禹率领十万民夫在孟门山治理黄河,工程进行到紧急关头时,突然大批民夫上吐下泻,一批又一批纷纷倒下,不少人甚至丧生。大禹以及大小官员无不焦急,不断找来各地郎中,连宫廷御医也请来,施药救治,但收效不大,大批民夫仍然接连倒下。这个消息传到了我们这儿,墨姑对我和她母亲说,他要到治水工地看看。我与她母亲都不同意,都认为,她虽然承蒙许由指点,学过神农氏炎帝传下来的医学知识,但从来没有真正给人看过病。一个黄毛丫头怎敢随便去掺和治水工地上那么大的事儿。可是,墨姑却不顾我们反对,径直赶到了孟门山。影视剧改编摄制,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: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(笔名水之韵、火平利、程为公),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,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万世大禹(长篇小说连载 11 ) #标题分割#程占功著墨财主家。有云侯听得入了迷,不禁叫道:“没想到,你家与世外高人许由还有这么深的缘分?”“这种缘分有什么好处?”墨财主叹口气,说,“在我看来,一点好处也没有啊!”“何以见得?”有云侯问。“我们请许由来到我家住了几天。奇怪的是,我女儿十分喜欢和尊敬他,开始叫他老爷爷,第二天就叫他爷爷,仿佛亲的一般。许由亦十分喜爱我女儿,俨然把他当做小孙女。他夸苗苗从小具有慈悲怜悯的爱心,具有始祖炎帝神农氏的美德。不仅教他学习炎帝流传下来的医学知识,还教她学习仓頡造的字。许由在我家只住了三天,就执意要走。并说,他没有什么东西可做留念,只想给苗苗改个名字,以资纪念。当然如果我们不愿意,也可以不改。可是,苗苗高兴地说,愿意,爷爷改成什么名字,我就叫什么名字。许由便把苗苗的名字改为‘墨姑’。为什么要改成‘墨姑’,他却没说。见苗苗这么高兴,我们做父母的也只好同意。从此,我女儿就叫‘墨姑’。许由走后,墨姑不顾我与她母亲反对,常常跑进深山老林,学炎帝神农氏采集、品尝百草,寻找治病救人的药物。墨姑17岁那年,大禹率领十万民夫在孟门山治理黄河,工程进行到紧急关头时,突然大批民夫上吐下泻,一批又一批纷纷倒下,不少人甚至丧生。大禹以及大小官员无不焦急,不断找来各地郎中,连宫廷御医也请来,施药救治,但收效不大,大批民夫仍然接连倒下。这个消息传到了我们这儿,墨姑对我和她母亲说,他要到治水工地看看。我与她母亲都不同意,都认为,她虽然承蒙许由指点,学过神农氏炎帝传下来的医学知识,但从来没有真正给人看过病。一个黄毛丫头怎敢随便去掺和治水工地上那么大的事儿。可是,墨姑却不顾我们反对,径直赶到了孟门山。影视剧改编摄制,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: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(笔名水之韵、火平利、程为公),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,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万世大禹(长篇小说连载 11 ) #标题分割#程占功著墨财主家。有云侯听得入了迷,不禁叫道:“没想到,你家与世外高人许由还有这么深的缘分?”“这种缘分有什么好处?”墨财主叹口气,说,“在我看来,一点好处也没有啊!”“何以见得?”有云侯问。“我们请许由来到我家住了几天。奇怪的是,我女儿十分喜欢和尊敬他,开始叫他老爷爷,第二天就叫他爷爷,仿佛亲的一般。许由亦十分喜爱我女儿,俨然把他当做小孙女。他夸苗苗从小具有慈悲怜悯的爱心,具有始祖炎帝神农氏的美德。不仅教他学习炎帝流传下来的医学知识,还教她学习仓頡造的字。许由在我家只住了三天,就执意要走。并说,他没有什么东西可做留念,只想给苗苗改个名字,以资纪念。当然如果我们不愿意,也可以不改。可是,苗苗高兴地说,愿意,爷爷改成什么名字,我就叫什么名字。许由便把苗苗的名字改为‘墨姑’。为什么要改成‘墨姑’,他却没说。见苗苗这么高兴,我们做父母的也只好同意。从此,我女儿就叫‘墨姑’。许由走后,墨姑不顾我与她母亲反对,常常跑进深山老林,学炎帝神农氏采集、品尝百草,寻找治病救人的药物。墨姑17岁那年,大禹率领十万民夫在孟门山治理黄河,工程进行到紧急关头时,突然大批民夫上吐下泻,一批又一批纷纷倒下,不少人甚至丧生。大禹以及大小官员无不焦急,不断找来各地郎中,连宫廷御医也请来,施药救治,但收效不大,大批民夫仍然接连倒下。这个消息传到了我们这儿,墨姑对我和她母亲说,他要到治水工地看看。我与她母亲都不同意,都认为,她虽然承蒙许由指点,学过神农氏炎帝传下来的医学知识,但从来没有真正给人看过病。一个黄毛丫头怎敢随便去掺和治水工地上那么大的事儿。可是,墨姑却不顾我们反对,径直赶到了孟门山。影视剧改编摄制,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: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(笔名水之韵、火平利、程为公),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,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

  万世大禹(长篇小说连载 11 ) #标题分割#程占功著墨财主家。有云侯听得入了迷,不禁叫道:“没想到,你家与世外高人许由还有这么深的缘分?”“这种缘分有什么好处?”墨财主叹口气,说,“在我看来,一点好处也没有啊!”“何以见得?”有云侯问。“我们请许由来到我家住了几天。奇怪的是,我女儿十分喜欢和尊敬他,开始叫他老爷爷,第二天就叫他爷爷,仿佛亲的一般。许由亦十分喜爱我女儿,俨然把他当做小孙女。他夸苗苗从小具有慈悲怜悯的爱心,具有始祖炎帝神农氏的美德。不仅教他学习炎帝流传下来的医学知识,还教她学习仓頡造的字。许由在我家只住了三天,就执意要走。并说,他没有什么东西可做留念,只想给苗苗改个名字,以资纪念。当然如果我们不愿意,也可以不改。可是,苗苗高兴地说,愿意,爷爷改成什么名字,我就叫什么名字。许由便把苗苗的名字改为‘墨姑’。为什么要改成‘墨姑’,他却没说。见苗苗这么高兴,我们做父母的也只好同意。从此,我女儿就叫‘墨姑’。许由走后,墨姑不顾我与她母亲反对,常常跑进深山老林,学炎帝神农氏采集、品尝百草,寻找治病救人的药物。墨姑17岁那年,大禹率领十万民夫在孟门山治理黄河,工程进行到紧急关头时,突然大批民夫上吐下泻,一批又一批纷纷倒下,不少人甚至丧生。大禹以及大小官员无不焦急,不断找来各地郎中,连宫廷御医也请来,施药救治,但收效不大,大批民夫仍然接连倒下。这个消息传到了我们这儿,墨姑对我和她母亲说,他要到治水工地看看。我与她母亲都不同意,都认为,她虽然承蒙许由指点,学过神农氏炎帝传下来的医学知识,但从来没有真正给人看过病。一个黄毛丫头怎敢随便去掺和治水工地上那么大的事儿。可是,墨姑却不顾我们反对,径直赶到了孟门山。影视剧改编摄制,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: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(笔名水之韵、火平利、程为公),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,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万世大禹(长篇小说连载 11 ) #标题分割#程占功著墨财主家。有云侯听得入了迷,不禁叫道:“没想到,你家与世外高人许由还有这么深的缘分?”“这种缘分有什么好处?”墨财主叹口气,说,“在我看来,一点好处也没有啊!”“何以见得?”有云侯问。“我们请许由来到我家住了几天。奇怪的是,我女儿十分喜欢和尊敬他,开始叫他老爷爷,第二天就叫他爷爷,仿佛亲的一般。许由亦十分喜爱我女儿,俨然把他当做小孙女。他夸苗苗从小具有慈悲怜悯的爱心,具有始祖炎帝神农氏的美德。不仅教他学习炎帝流传下来的医学知识,还教她学习仓頡造的字。许由在我家只住了三天,就执意要走。并说,他没有什么东西可做留念,只想给苗苗改个名字,以资纪念。当然如果我们不愿意,也可以不改。可是,苗苗高兴地说,愿意,爷爷改成什么名字,我就叫什么名字。许由便把苗苗的名字改为‘墨姑’。为什么要改成‘墨姑’,他却没说。见苗苗这么高兴,我们做父母的也只好同意。从此,我女儿就叫‘墨姑’。许由走后,墨姑不顾我与她母亲反对,常常跑进深山老林,学炎帝神农氏采集、品尝百草,寻找治病救人的药物。墨姑17岁那年,大禹率领十万民夫在孟门山治理黄河,工程进行到紧急关头时,突然大批民夫上吐下泻,一批又一批纷纷倒下,不少人甚至丧生。大禹以及大小官员无不焦急,不断找来各地郎中,连宫廷御医也请来,施药救治,但收效不大,大批民夫仍然接连倒下。这个消息传到了我们这儿,墨姑对我和她母亲说,他要到治水工地看看。我与她母亲都不同意,都认为,她虽然承蒙许由指点,学过神农氏炎帝传下来的医学知识,但从来没有真正给人看过病。一个黄毛丫头怎敢随便去掺和治水工地上那么大的事儿。可是,墨姑却不顾我们反对,径直赶到了孟门山。影视剧改编摄制,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: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(笔名水之韵、火平利、程为公),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,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万世大禹(长篇小说连载 11 ) #标题分割#程占功著墨财主家。有云侯听得入了迷,不禁叫道:“没想到,你家与世外高人许由还有这么深的缘分?”“这种缘分有什么好处?”墨财主叹口气,说,“在我看来,一点好处也没有啊!”“何以见得?”有云侯问。“我们请许由来到我家住了几天。奇怪的是,我女儿十分喜欢和尊敬他,开始叫他老爷爷,第二天就叫他爷爷,仿佛亲的一般。许由亦十分喜爱我女儿,俨然把他当做小孙女。他夸苗苗从小具有慈悲怜悯的爱心,具有始祖炎帝神农氏的美德。不仅教他学习炎帝流传下来的医学知识,还教她学习仓頡造的字。许由在我家只住了三天,就执意要走。并说,他没有什么东西可做留念,只想给苗苗改个名字,以资纪念。当然如果我们不愿意,也可以不改。可是,苗苗高兴地说,愿意,爷爷改成什么名字,我就叫什么名字。许由便把苗苗的名字改为‘墨姑’。为什么要改成‘墨姑’,他却没说。见苗苗这么高兴,我们做父母的也只好同意。从此,我女儿就叫‘墨姑’。许由走后,墨姑不顾我与她母亲反对,常常跑进深山老林,学炎帝神农氏采集、品尝百草,寻找治病救人的药物。墨姑17岁那年,大禹率领十万民夫在孟门山治理黄河,工程进行到紧急关头时,突然大批民夫上吐下泻,一批又一批纷纷倒下,不少人甚至丧生。大禹以及大小官员无不焦急,不断找来各地郎中,连宫廷御医也请来,施药救治,但收效不大,大批民夫仍然接连倒下。这个消息传到了我们这儿,墨姑对我和她母亲说,他要到治水工地看看。我与她母亲都不同意,都认为,她虽然承蒙许由指点,学过神农氏炎帝传下来的医学知识,但从来没有真正给人看过病。一个黄毛丫头怎敢随便去掺和治水工地上那么大的事儿。可是,墨姑却不顾我们反对,径直赶到了孟门山。影视剧改编摄制,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: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(笔名水之韵、火平利、程为公),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,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

  万世大禹(长篇小说连载 11 ) #标题分割#程占功著墨财主家。有云侯听得入了迷,不禁叫道:“没想到,你家与世外高人许由还有这么深的缘分?”“这种缘分有什么好处?”墨财主叹口气,说,“在我看来,一点好处也没有啊!”“何以见得?”有云侯问。“我们请许由来到我家住了几天。奇怪的是,我女儿十分喜欢和尊敬他,开始叫他老爷爷,第二天就叫他爷爷,仿佛亲的一般。许由亦十分喜爱我女儿,俨然把他当做小孙女。他夸苗苗从小具有慈悲怜悯的爱心,具有始祖炎帝神农氏的美德。不仅教他学习炎帝流传下来的医学知识,还教她学习仓頡造的字。许由在我家只住了三天,就执意要走。并说,他没有什么东西可做留念,只想给苗苗改个名字,以资纪念。当然如果我们不愿意,也可以不改。可是,苗苗高兴地说,愿意,爷爷改成什么名字,我就叫什么名字。许由便把苗苗的名字改为‘墨姑’。为什么要改成‘墨姑’,他却没说。见苗苗这么高兴,我们做父母的也只好同意。从此,我女儿就叫‘墨姑’。许由走后,墨姑不顾我与她母亲反对,常常跑进深山老林,学炎帝神农氏采集、品尝百草,寻找治病救人的药物。墨姑17岁那年,大禹率领十万民夫在孟门山治理黄河,工程进行到紧急关头时,突然大批民夫上吐下泻,一批又一批纷纷倒下,不少人甚至丧生。大禹以及大小官员无不焦急,不断找来各地郎中,连宫廷御医也请来,施药救治,但收效不大,大批民夫仍然接连倒下。这个消息传到了我们这儿,墨姑对我和她母亲说,他要到治水工地看看。我与她母亲都不同意,都认为,她虽然承蒙许由指点,学过神农氏炎帝传下来的医学知识,但从来没有真正给人看过病。一个黄毛丫头怎敢随便去掺和治水工地上那么大的事儿。可是,墨姑却不顾我们反对,径直赶到了孟门山。影视剧改编摄制,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: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(笔名水之韵、火平利、程为公),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,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万世大禹(长篇小说连载 11 ) #标题分割#程占功著墨财主家。有云侯听得入了迷,不禁叫道:“没想到,你家与世外高人许由还有这么深的缘分?”“这种缘分有什么好处?”墨财主叹口气,说,“在我看来,一点好处也没有啊!”“何以见得?”有云侯问。“我们请许由来到我家住了几天。奇怪的是,我女儿十分喜欢和尊敬他,开始叫他老爷爷,第二天就叫他爷爷,仿佛亲的一般。许由亦十分喜爱我女儿,俨然把他当做小孙女。他夸苗苗从小具有慈悲怜悯的爱心,具有始祖炎帝神农氏的美德。不仅教他学习炎帝流传下来的医学知识,还教她学习仓頡造的字。许由在我家只住了三天,就执意要走。并说,他没有什么东西可做留念,只想给苗苗改个名字,以资纪念。当然如果我们不愿意,也可以不改。可是,苗苗高兴地说,愿意,爷爷改成什么名字,我就叫什么名字。许由便把苗苗的名字改为‘墨姑’。为什么要改成‘墨姑’,他却没说。见苗苗这么高兴,我们做父母的也只好同意。从此,我女儿就叫‘墨姑’。许由走后,墨姑不顾我与她母亲反对,常常跑进深山老林,学炎帝神农氏采集、品尝百草,寻找治病救人的药物。墨姑17岁那年,大禹率领十万民夫在孟门山治理黄河,工程进行到紧急关头时,突然大批民夫上吐下泻,一批又一批纷纷倒下,不少人甚至丧生。大禹以及大小官员无不焦急,不断找来各地郎中,连宫廷御医也请来,施药救治,但收效不大,大批民夫仍然接连倒下。这个消息传到了我们这儿,墨姑对我和她母亲说,他要到治水工地看看。我与她母亲都不同意,都认为,她虽然承蒙许由指点,学过神农氏炎帝传下来的医学知识,但从来没有真正给人看过病。一个黄毛丫头怎敢随便去掺和治水工地上那么大的事儿。可是,墨姑却不顾我们反对,径直赶到了孟门山。影视剧改编摄制,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: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(笔名水之韵、火平利、程为公),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,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万世大禹(长篇小说连载 11 ) #标题分割#程占功著墨财主家。有云侯听得入了迷,不禁叫道:“没想到,你家与世外高人许由还有这么深的缘分?”“这种缘分有什么好处?”墨财主叹口气,说,“在我看来,一点好处也没有啊!”“何以见得?”有云侯问。“我们请许由来到我家住了几天。奇怪的是,我女儿十分喜欢和尊敬他,开始叫他老爷爷,第二天就叫他爷爷,仿佛亲的一般。许由亦十分喜爱我女儿,俨然把他当做小孙女。他夸苗苗从小具有慈悲怜悯的爱心,具有始祖炎帝神农氏的美德。不仅教他学习炎帝流传下来的医学知识,还教她学习仓頡造的字。许由在我家只住了三天,就执意要走。并说,他没有什么东西可做留念,只想给苗苗改个名字,以资纪念。当然如果我们不愿意,也可以不改。可是,苗苗高兴地说,愿意,爷爷改成什么名字,我就叫什么名字。许由便把苗苗的名字改为‘墨姑’。为什么要改成‘墨姑’,他却没说。见苗苗这么高兴,我们做父母的也只好同意。从此,我女儿就叫‘墨姑’。许由走后,墨姑不顾我与她母亲反对,常常跑进深山老林,学炎帝神农氏采集、品尝百草,寻找治病救人的药物。墨姑17岁那年,大禹率领十万民夫在孟门山治理黄河,工程进行到紧急关头时,突然大批民夫上吐下泻,一批又一批纷纷倒下,不少人甚至丧生。大禹以及大小官员无不焦急,不断找来各地郎中,连宫廷御医也请来,施药救治,但收效不大,大批民夫仍然接连倒下。这个消息传到了我们这儿,墨姑对我和她母亲说,他要到治水工地看看。我与她母亲都不同意,都认为,她虽然承蒙许由指点,学过神农氏炎帝传下来的医学知识,但从来没有真正给人看过病。一个黄毛丫头怎敢随便去掺和治水工地上那么大的事儿。可是,墨姑却不顾我们反对,径直赶到了孟门山。影视剧改编摄制,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: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(笔名水之韵、火平利、程为公),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,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

  万世大禹(长篇小说连载 11 ) #标题分割#程占功著墨财主家。有云侯听得入了迷,不禁叫道:“没想到,你家与世外高人许由还有这么深的缘分?”“这种缘分有什么好处?”墨财主叹口气,说,“在我看来,一点好处也没有啊!”“何以见得?”有云侯问。“我们请许由来到我家住了几天。奇怪的是,我女儿十分喜欢和尊敬他,开始叫他老爷爷,第二天就叫他爷爷,仿佛亲的一般。许由亦十分喜爱我女儿,俨然把他当做小孙女。他夸苗苗从小具有慈悲怜悯的爱心,具有始祖炎帝神农氏的美德。不仅教他学习炎帝流传下来的医学知识,还教她学习仓頡造的字。许由在我家只住了三天,就执意要走。并说,他没有什么东西可做留念,只想给苗苗改个名字,以资纪念。当然如果我们不愿意,也可以不改。可是,苗苗高兴地说,愿意,爷爷改成什么名字,我就叫什么名字。许由便把苗苗的名字改为‘墨姑’。为什么要改成‘墨姑’,他却没说。见苗苗这么高兴,我们做父母的也只好同意。从此,我女儿就叫‘墨姑’。许由走后,墨姑不顾我与她母亲反对,常常跑进深山老林,学炎帝神农氏采集、品尝百草,寻找治病救人的药物。墨姑17岁那年,大禹率领十万民夫在孟门山治理黄河,工程进行到紧急关头时,突然大批民夫上吐下泻,一批又一批纷纷倒下,不少人甚至丧生。大禹以及大小官员无不焦急,不断找来各地郎中,连宫廷御医也请来,施药救治,但收效不大,大批民夫仍然接连倒下。这个消息传到了我们这儿,墨姑对我和她母亲说,他要到治水工地看看。我与她母亲都不同意,都认为,她虽然承蒙许由指点,学过神农氏炎帝传下来的医学知识,但从来没有真正给人看过病。一个黄毛丫头怎敢随便去掺和治水工地上那么大的事儿。可是,墨姑却不顾我们反对,径直赶到了孟门山。影视剧改编摄制,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: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(笔名水之韵、火平利、程为公),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,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万世大禹(长篇小说连载 11 ) #标题分割#程占功著墨财主家。有云侯听得入了迷,不禁叫道:“没想到,你家与世外高人许由还有这么深的缘分?”“这种缘分有什么好处?”墨财主叹口气,说,“在我看来,一点好处也没有啊!”“何以见得?”有云侯问。“我们请许由来到我家住了几天。奇怪的是,我女儿十分喜欢和尊敬他,开始叫他老爷爷,第二天就叫他爷爷,仿佛亲的一般。许由亦十分喜爱我女儿,俨然把他当做小孙女。他夸苗苗从小具有慈悲怜悯的爱心,具有始祖炎帝神农氏的美德。不仅教他学习炎帝流传下来的医学知识,还教她学习仓頡造的字。许由在我家只住了三天,就执意要走。并说,他没有什么东西可做留念,只想给苗苗改个名字,以资纪念。当然如果我们不愿意,也可以不改。可是,苗苗高兴地说,愿意,爷爷改成什么名字,我就叫什么名字。许由便把苗苗的名字改为‘墨姑’。为什么要改成‘墨姑’,他却没说。见苗苗这么高兴,我们做父母的也只好同意。从此,我女儿就叫‘墨姑’。许由走后,墨姑不顾我与她母亲反对,常常跑进深山老林,学炎帝神农氏采集、品尝百草,寻找治病救人的药物。墨姑17岁那年,大禹率领十万民夫在孟门山治理黄河,工程进行到紧急关头时,突然大批民夫上吐下泻,一批又一批纷纷倒下,不少人甚至丧生。大禹以及大小官员无不焦急,不断找来各地郎中,连宫廷御医也请来,施药救治,但收效不大,大批民夫仍然接连倒下。这个消息传到了我们这儿,墨姑对我和她母亲说,他要到治水工地看看。我与她母亲都不同意,都认为,她虽然承蒙许由指点,学过神农氏炎帝传下来的医学知识,但从来没有真正给人看过病。一个黄毛丫头怎敢随便去掺和治水工地上那么大的事儿。可是,墨姑却不顾我们反对,径直赶到了孟门山。影视剧改编摄制,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: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(笔名水之韵、火平利、程为公),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,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万世大禹(长篇小说连载 11 ) #标题分割#程占功著墨财主家。有云侯听得入了迷,不禁叫道:“没想到,你家与世外高人许由还有这么深的缘分?”“这种缘分有什么好处?”墨财主叹口气,说,“在我看来,一点好处也没有啊!”“何以见得?”有云侯问。“我们请许由来到我家住了几天。奇怪的是,我女儿十分喜欢和尊敬他,开始叫他老爷爷,第二天就叫他爷爷,仿佛亲的一般。许由亦十分喜爱我女儿,俨然把他当做小孙女。他夸苗苗从小具有慈悲怜悯的爱心,具有始祖炎帝神农氏的美德。不仅教他学习炎帝流传下来的医学知识,还教她学习仓頡造的字。许由在我家只住了三天,就执意要走。并说,他没有什么东西可做留念,只想给苗苗改个名字,以资纪念。当然如果我们不愿意,也可以不改。可是,苗苗高兴地说,愿意,爷爷改成什么名字,我就叫什么名字。许由便把苗苗的名字改为‘墨姑’。为什么要改成‘墨姑’,他却没说。见苗苗这么高兴,我们做父母的也只好同意。从此,我女儿就叫‘墨姑’。许由走后,墨姑不顾我与她母亲反对,常常跑进深山老林,学炎帝神农氏采集、品尝百草,寻找治病救人的药物。墨姑17岁那年,大禹率领十万民夫在孟门山治理黄河,工程进行到紧急关头时,突然大批民夫上吐下泻,一批又一批纷纷倒下,不少人甚至丧生。大禹以及大小官员无不焦急,不断找来各地郎中,连宫廷御医也请来,施药救治,但收效不大,大批民夫仍然接连倒下。这个消息传到了我们这儿,墨姑对我和她母亲说,他要到治水工地看看。我与她母亲都不同意,都认为,她虽然承蒙许由指点,学过神农氏炎帝传下来的医学知识,但从来没有真正给人看过病。一个黄毛丫头怎敢随便去掺和治水工地上那么大的事儿。可是,墨姑却不顾我们反对,径直赶到了孟门山。影视剧改编摄制,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: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(笔名水之韵、火平利、程为公),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,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

  万世大禹(长篇小说连载 11 ) #标题分割#程占功著墨财主家。有云侯听得入了迷,不禁叫道:“没想到,你家与世外高人许由还有这么深的缘分?”“这种缘分有什么好处?”墨财主叹口气,说,“在我看来,一点好处也没有啊!”“何以见得?”有云侯问。“我们请许由来到我家住了几天。奇怪的是,我女儿十分喜欢和尊敬他,开始叫他老爷爷,第二天就叫他爷爷,仿佛亲的一般。许由亦十分喜爱我女儿,俨然把他当做小孙女。他夸苗苗从小具有慈悲怜悯的爱心,具有始祖炎帝神农氏的美德。不仅教他学习炎帝流传下来的医学知识,还教她学习仓頡造的字。许由在我家只住了三天,就执意要走。并说,他没有什么东西可做留念,只想给苗苗改个名字,以资纪念。当然如果我们不愿意,也可以不改。可是,苗苗高兴地说,愿意,爷爷改成什么名字,我就叫什么名字。许由便把苗苗的名字改为‘墨姑’。为什么要改成‘墨姑’,他却没说。见苗苗这么高兴,我们做父母的也只好同意。从此,我女儿就叫‘墨姑’。许由走后,墨姑不顾我与她母亲反对,常常跑进深山老林,学炎帝神农氏采集、品尝百草,寻找治病救人的药物。墨姑17岁那年,大禹率领十万民夫在孟门山治理黄河,工程进行到紧急关头时,突然大批民夫上吐下泻,一批又一批纷纷倒下,不少人甚至丧生。大禹以及大小官员无不焦急,不断找来各地郎中,连宫廷御医也请来,施药救治,但收效不大,大批民夫仍然接连倒下。这个消息传到了我们这儿,墨姑对我和她母亲说,他要到治水工地看看。我与她母亲都不同意,都认为,她虽然承蒙许由指点,学过神农氏炎帝传下来的医学知识,但从来没有真正给人看过病。一个黄毛丫头怎敢随便去掺和治水工地上那么大的事儿。可是,墨姑却不顾我们反对,径直赶到了孟门山。影视剧改编摄制,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: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(笔名水之韵、火平利、程为公),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,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万世大禹(长篇小说连载 11 ) #标题分割#程占功著墨财主家。有云侯听得入了迷,不禁叫道:“没想到,你家与世外高人许由还有这么深的缘分?”“这种缘分有什么好处?”墨财主叹口气,说,“在我看来,一点好处也没有啊!”“何以见得?”有云侯问。“我们请许由来到我家住了几天。奇怪的是,我女儿十分喜欢和尊敬他,开始叫他老爷爷,第二天就叫他爷爷,仿佛亲的一般。许由亦十分喜爱我女儿,俨然把他当做小孙女。他夸苗苗从小具有慈悲怜悯的爱心,具有始祖炎帝神农氏的美德。不仅教他学习炎帝流传下来的医学知识,还教她学习仓頡造的字。许由在我家只住了三天,就执意要走。并说,他没有什么东西可做留念,只想给苗苗改个名字,以资纪念。当然如果我们不愿意,也可以不改。可是,苗苗高兴地说,愿意,爷爷改成什么名字,我就叫什么名字。许由便把苗苗的名字改为‘墨姑’。为什么要改成‘墨姑’,他却没说。见苗苗这么高兴,我们做父母的也只好同意。从此,我女儿就叫‘墨姑’。许由走后,墨姑不顾我与她母亲反对,常常跑进深山老林,学炎帝神农氏采集、品尝百草,寻找治病救人的药物。墨姑17岁那年,大禹率领十万民夫在孟门山治理黄河,工程进行到紧急关头时,突然大批民夫上吐下泻,一批又一批纷纷倒下,不少人甚至丧生。大禹以及大小官员无不焦急,不断找来各地郎中,连宫廷御医也请来,施药救治,但收效不大,大批民夫仍然接连倒下。这个消息传到了我们这儿,墨姑对我和她母亲说,他要到治水工地看看。我与她母亲都不同意,都认为,她虽然承蒙许由指点,学过神农氏炎帝传下来的医学知识,但从来没有真正给人看过病。一个黄毛丫头怎敢随便去掺和治水工地上那么大的事儿。可是,墨姑却不顾我们反对,径直赶到了孟门山。影视剧改编摄制,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: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(笔名水之韵、火平利、程为公),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,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万世大禹(长篇小说连载 11 ) #标题分割#程占功著墨财主家。有云侯听得入了迷,不禁叫道:“没想到,你家与世外高人许由还有这么深的缘分?”“这种缘分有什么好处?”墨财主叹口气,说,“在我看来,一点好处也没有啊!”“何以见得?”有云侯问。“我们请许由来到我家住了几天。奇怪的是,我女儿十分喜欢和尊敬他,开始叫他老爷爷,第二天就叫他爷爷,仿佛亲的一般。许由亦十分喜爱我女儿,俨然把他当做小孙女。他夸苗苗从小具有慈悲怜悯的爱心,具有始祖炎帝神农氏的美德。不仅教他学习炎帝流传下来的医学知识,还教她学习仓頡造的字。许由在我家只住了三天,就执意要走。并说,他没有什么东西可做留念,只想给苗苗改个名字,以资纪念。当然如果我们不愿意,也可以不改。可是,苗苗高兴地说,愿意,爷爷改成什么名字,我就叫什么名字。许由便把苗苗的名字改为‘墨姑’。为什么要改成‘墨姑’,他却没说。见苗苗这么高兴,我们做父母的也只好同意。从此,我女儿就叫‘墨姑’。许由走后,墨姑不顾我与她母亲反对,常常跑进深山老林,学炎帝神农氏采集、品尝百草,寻找治病救人的药物。墨姑17岁那年,大禹率领十万民夫在孟门山治理黄河,工程进行到紧急关头时,突然大批民夫上吐下泻,一批又一批纷纷倒下,不少人甚至丧生。大禹以及大小官员无不焦急,不断找来各地郎中,连宫廷御医也请来,施药救治,但收效不大,大批民夫仍然接连倒下。这个消息传到了我们这儿,墨姑对我和她母亲说,他要到治水工地看看。我与她母亲都不同意,都认为,她虽然承蒙许由指点,学过神农氏炎帝传下来的医学知识,但从来没有真正给人看过病。一个黄毛丫头怎敢随便去掺和治水工地上那么大的事儿。可是,墨姑却不顾我们反对,径直赶到了孟门山。影视剧改编摄制,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: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(笔名水之韵、火平利、程为公),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,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

  万世大禹(长篇小说连载 11 ) #标题分割#程占功著墨财主家。有云侯听得入了迷,不禁叫道:“没想到,你家与世外高人许由还有这么深的缘分?”“这种缘分有什么好处?”墨财主叹口气,说,“在我看来,一点好处也没有啊!”“何以见得?”有云侯问。“我们请许由来到我家住了几天。奇怪的是,我女儿十分喜欢和尊敬他,开始叫他老爷爷,第二天就叫他爷爷,仿佛亲的一般。许由亦十分喜爱我女儿,俨然把他当做小孙女。他夸苗苗从小具有慈悲怜悯的爱心,具有始祖炎帝神农氏的美德。不仅教他学习炎帝流传下来的医学知识,还教她学习仓頡造的字。许由在我家只住了三天,就执意要走。并说,他没有什么东西可做留念,只想给苗苗改个名字,以资纪念。当然如果我们不愿意,也可以不改。可是,苗苗高兴地说,愿意,爷爷改成什么名字,我就叫什么名字。许由便把苗苗的名字改为‘墨姑’。为什么要改成‘墨姑’,他却没说。见苗苗这么高兴,我们做父母的也只好同意。从此,我女儿就叫‘墨姑’。许由走后,墨姑不顾我与她母亲反对,常常跑进深山老林,学炎帝神农氏采集、品尝百草,寻找治病救人的药物。墨姑17岁那年,大禹率领十万民夫在孟门山治理黄河,工程进行到紧急关头时,突然大批民夫上吐下泻,一批又一批纷纷倒下,不少人甚至丧生。大禹以及大小官员无不焦急,不断找来各地郎中,连宫廷御医也请来,施药救治,但收效不大,大批民夫仍然接连倒下。这个消息传到了我们这儿,墨姑对我和她母亲说,他要到治水工地看看。我与她母亲都不同意,都认为,她虽然承蒙许由指点,学过神农氏炎帝传下来的医学知识,但从来没有真正给人看过病。一个黄毛丫头怎敢随便去掺和治水工地上那么大的事儿。可是,墨姑却不顾我们反对,径直赶到了孟门山。影视剧改编摄制,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: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(笔名水之韵、火平利、程为公),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,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万世大禹(长篇小说连载 11 ) #标题分割#程占功著墨财主家。有云侯听得入了迷,不禁叫道:“没想到,你家与世外高人许由还有这么深的缘分?”“这种缘分有什么好处?”墨财主叹口气,说,“在我看来,一点好处也没有啊!”“何以见得?”有云侯问。“我们请许由来到我家住了几天。奇怪的是,我女儿十分喜欢和尊敬他,开始叫他老爷爷,第二天就叫他爷爷,仿佛亲的一般。许由亦十分喜爱我女儿,俨然把他当做小孙女。他夸苗苗从小具有慈悲怜悯的爱心,具有始祖炎帝神农氏的美德。不仅教他学习炎帝流传下来的医学知识,还教她学习仓頡造的字。许由在我家只住了三天,就执意要走。并说,他没有什么东西可做留念,只想给苗苗改个名字,以资纪念。当然如果我们不愿意,也可以不改。可是,苗苗高兴地说,愿意,爷爷改成什么名字,我就叫什么名字。许由便把苗苗的名字改为‘墨姑’。为什么要改成‘墨姑’,他却没说。见苗苗这么高兴,我们做父母的也只好同意。从此,我女儿就叫‘墨姑’。许由走后,墨姑不顾我与她母亲反对,常常跑进深山老林,学炎帝神农氏采集、品尝百草,寻找治病救人的药物。墨姑17岁那年,大禹率领十万民夫在孟门山治理黄河,工程进行到紧急关头时,突然大批民夫上吐下泻,一批又一批纷纷倒下,不少人甚至丧生。大禹以及大小官员无不焦急,不断找来各地郎中,连宫廷御医也请来,施药救治,但收效不大,大批民夫仍然接连倒下。这个消息传到了我们这儿,墨姑对我和她母亲说,他要到治水工地看看。我与她母亲都不同意,都认为,她虽然承蒙许由指点,学过神农氏炎帝传下来的医学知识,但从来没有真正给人看过病。一个黄毛丫头怎敢随便去掺和治水工地上那么大的事儿。可是,墨姑却不顾我们反对,径直赶到了孟门山。影视剧改编摄制,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: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(笔名水之韵、火平利、程为公),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,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万世大禹(长篇小说连载 11 ) #标题分割#程占功著墨财主家。有云侯听得入了迷,不禁叫道:“没想到,你家与世外高人许由还有这么深的缘分?”“这种缘分有什么好处?”墨财主叹口气,说,“在我看来,一点好处也没有啊!”“何以见得?”有云侯问。“我们请许由来到我家住了几天。奇怪的是,我女儿十分喜欢和尊敬他,开始叫他老爷爷,第二天就叫他爷爷,仿佛亲的一般。许由亦十分喜爱我女儿,俨然把他当做小孙女。他夸苗苗从小具有慈悲怜悯的爱心,具有始祖炎帝神农氏的美德。不仅教他学习炎帝流传下来的医学知识,还教她学习仓頡造的字。许由在我家只住了三天,就执意要走。并说,他没有什么东西可做留念,只想给苗苗改个名字,以资纪念。当然如果我们不愿意,也可以不改。可是,苗苗高兴地说,愿意,爷爷改成什么名字,我就叫什么名字。许由便把苗苗的名字改为‘墨姑’。为什么要改成‘墨姑’,他却没说。见苗苗这么高兴,我们做父母的也只好同意。从此,我女儿就叫‘墨姑’。许由走后,墨姑不顾我与她母亲反对,常常跑进深山老林,学炎帝神农氏采集、品尝百草,寻找治病救人的药物。墨姑17岁那年,大禹率领十万民夫在孟门山治理黄河,工程进行到紧急关头时,突然大批民夫上吐下泻,一批又一批纷纷倒下,不少人甚至丧生。大禹以及大小官员无不焦急,不断找来各地郎中,连宫廷御医也请来,施药救治,但收效不大,大批民夫仍然接连倒下。这个消息传到了我们这儿,墨姑对我和她母亲说,他要到治水工地看看。我与她母亲都不同意,都认为,她虽然承蒙许由指点,学过神农氏炎帝传下来的医学知识,但从来没有真正给人看过病。一个黄毛丫头怎敢随便去掺和治水工地上那么大的事儿。可是,墨姑却不顾我们反对,径直赶到了孟门山。影视剧改编摄制,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: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(笔名水之韵、火平利、程为公),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,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

  万世大禹(长篇小说连载 11 ) #标题分割#程占功著墨财主家。有云侯听得入了迷,不禁叫道:“没想到,你家与世外高人许由还有这么深的缘分?”“这种缘分有什么好处?”墨财主叹口气,说,“在我看来,一点好处也没有啊!”“何以见得?”有云侯问。“我们请许由来到我家住了几天。奇怪的是,我女儿十分喜欢和尊敬他,开始叫他老爷爷,第二天就叫他爷爷,仿佛亲的一般。许由亦十分喜爱我女儿,俨然把他当做小孙女。他夸苗苗从小具有慈悲怜悯的爱心,具有始祖炎帝神农氏的美德。不仅教他学习炎帝流传下来的医学知识,还教她学习仓頡造的字。许由在我家只住了三天,就执意要走。并说,他没有什么东西可做留念,只想给苗苗改个名字,以资纪念。当然如果我们不愿意,也可以不改。可是,苗苗高兴地说,愿意,爷爷改成什么名字,我就叫什么名字。许由便把苗苗的名字改为‘墨姑’。为什么要改成‘墨姑’,他却没说。见苗苗这么高兴,我们做父母的也只好同意。从此,我女儿就叫‘墨姑’。许由走后,墨姑不顾我与她母亲反对,常常跑进深山老林,学炎帝神农氏采集、品尝百草,寻找治病救人的药物。墨姑17岁那年,大禹率领十万民夫在孟门山治理黄河,工程进行到紧急关头时,突然大批民夫上吐下泻,一批又一批纷纷倒下,不少人甚至丧生。大禹以及大小官员无不焦急,不断找来各地郎中,连宫廷御医也请来,施药救治,但收效不大,大批民夫仍然接连倒下。这个消息传到了我们这儿,墨姑对我和她母亲说,他要到治水工地看看。我与她母亲都不同意,都认为,她虽然承蒙许由指点,学过神农氏炎帝传下来的医学知识,但从来没有真正给人看过病。一个黄毛丫头怎敢随便去掺和治水工地上那么大的事儿。可是,墨姑却不顾我们反对,径直赶到了孟门山。影视剧改编摄制,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: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(笔名水之韵、火平利、程为公),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,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万世大禹(长篇小说连载 11 ) #标题分割#程占功著墨财主家。有云侯听得入了迷,不禁叫道:“没想到,你家与世外高人许由还有这么深的缘分?”“这种缘分有什么好处?”墨财主叹口气,说,“在我看来,一点好处也没有啊!”“何以见得?”有云侯问。“我们请许由来到我家住了几天。奇怪的是,我女儿十分喜欢和尊敬他,开始叫他老爷爷,第二天就叫他爷爷,仿佛亲的一般。许由亦十分喜爱我女儿,俨然把他当做小孙女。他夸苗苗从小具有慈悲怜悯的爱心,具有始祖炎帝神农氏的美德。不仅教他学习炎帝流传下来的医学知识,还教她学习仓頡造的字。许由在我家只住了三天,就执意要走。并说,他没有什么东西可做留念,只想给苗苗改个名字,以资纪念。当然如果我们不愿意,也可以不改。可是,苗苗高兴地说,愿意,爷爷改成什么名字,我就叫什么名字。许由便把苗苗的名字改为‘墨姑’。为什么要改成‘墨姑’,他却没说。见苗苗这么高兴,我们做父母的也只好同意。从此,我女儿就叫‘墨姑’。许由走后,墨姑不顾我与她母亲反对,常常跑进深山老林,学炎帝神农氏采集、品尝百草,寻找治病救人的药物。墨姑17岁那年,大禹率领十万民夫在孟门山治理黄河,工程进行到紧急关头时,突然大批民夫上吐下泻,一批又一批纷纷倒下,不少人甚至丧生。大禹以及大小官员无不焦急,不断找来各地郎中,连宫廷御医也请来,施药救治,但收效不大,大批民夫仍然接连倒下。这个消息传到了我们这儿,墨姑对我和她母亲说,他要到治水工地看看。我与她母亲都不同意,都认为,她虽然承蒙许由指点,学过神农氏炎帝传下来的医学知识,但从来没有真正给人看过病。一个黄毛丫头怎敢随便去掺和治水工地上那么大的事儿。可是,墨姑却不顾我们反对,径直赶到了孟门山。影视剧改编摄制,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: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(笔名水之韵、火平利、程为公),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,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万世大禹(长篇小说连载 11 ) #标题分割#程占功著墨财主家。有云侯听得入了迷,不禁叫道:“没想到,你家与世外高人许由还有这么深的缘分?”“这种缘分有什么好处?”墨财主叹口气,说,“在我看来,一点好处也没有啊!”“何以见得?”有云侯问。“我们请许由来到我家住了几天。奇怪的是,我女儿十分喜欢和尊敬他,开始叫他老爷爷,第二天就叫他爷爷,仿佛亲的一般。许由亦十分喜爱我女儿,俨然把他当做小孙女。他夸苗苗从小具有慈悲怜悯的爱心,具有始祖炎帝神农氏的美德。不仅教他学习炎帝流传下来的医学知识,还教她学习仓頡造的字。许由在我家只住了三天,就执意要走。并说,他没有什么东西可做留念,只想给苗苗改个名字,以资纪念。当然如果我们不愿意,也可以不改。可是,苗苗高兴地说,愿意,爷爷改成什么名字,我就叫什么名字。许由便把苗苗的名字改为‘墨姑’。为什么要改成‘墨姑’,他却没说。见苗苗这么高兴,我们做父母的也只好同意。从此,我女儿就叫‘墨姑’。许由走后,墨姑不顾我与她母亲反对,常常跑进深山老林,学炎帝神农氏采集、品尝百草,寻找治病救人的药物。墨姑17岁那年,大禹率领十万民夫在孟门山治理黄河,工程进行到紧急关头时,突然大批民夫上吐下泻,一批又一批纷纷倒下,不少人甚至丧生。大禹以及大小官员无不焦急,不断找来各地郎中,连宫廷御医也请来,施药救治,但收效不大,大批民夫仍然接连倒下。这个消息传到了我们这儿,墨姑对我和她母亲说,他要到治水工地看看。我与她母亲都不同意,都认为,她虽然承蒙许由指点,学过神农氏炎帝传下来的医学知识,但从来没有真正给人看过病。一个黄毛丫头怎敢随便去掺和治水工地上那么大的事儿。可是,墨姑却不顾我们反对,径直赶到了孟门山。影视剧改编摄制,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: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(笔名水之韵、火平利、程为公),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,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

  万世大禹(长篇小说连载 11 ) #标题分割#程占功著墨财主家。有云侯听得入了迷,不禁叫道:“没想到,你家与世外高人许由还有这么深的缘分?”“这种缘分有什么好处?”墨财主叹口气,说,“在我看来,一点好处也没有啊!”“何以见得?”有云侯问。“我们请许由来到我家住了几天。奇怪的是,我女儿十分喜欢和尊敬他,开始叫他老爷爷,第二天就叫他爷爷,仿佛亲的一般。许由亦十分喜爱我女儿,俨然把他当做小孙女。他夸苗苗从小具有慈悲怜悯的爱心,具有始祖炎帝神农氏的美德。不仅教他学习炎帝流传下来的医学知识,还教她学习仓頡造的字。许由在我家只住了三天,就执意要走。并说,他没有什么东西可做留念,只想给苗苗改个名字,以资纪念。当然如果我们不愿意,也可以不改。可是,苗苗高兴地说,愿意,爷爷改成什么名字,我就叫什么名字。许由便把苗苗的名字改为‘墨姑’。为什么要改成‘墨姑’,他却没说。见苗苗这么高兴,我们做父母的也只好同意。从此,我女儿就叫‘墨姑’。许由走后,墨姑不顾我与她母亲反对,常常跑进深山老林,学炎帝神农氏采集、品尝百草,寻找治病救人的药物。墨姑17岁那年,大禹率领十万民夫在孟门山治理黄河,工程进行到紧急关头时,突然大批民夫上吐下泻,一批又一批纷纷倒下,不少人甚至丧生。大禹以及大小官员无不焦急,不断找来各地郎中,连宫廷御医也请来,施药救治,但收效不大,大批民夫仍然接连倒下。这个消息传到了我们这儿,墨姑对我和她母亲说,他要到治水工地看看。我与她母亲都不同意,都认为,她虽然承蒙许由指点,学过神农氏炎帝传下来的医学知识,但从来没有真正给人看过病。一个黄毛丫头怎敢随便去掺和治水工地上那么大的事儿。可是,墨姑却不顾我们反对,径直赶到了孟门山。影视剧改编摄制,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: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(笔名水之韵、火平利、程为公),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,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万世大禹(长篇小说连载 11 ) #标题分割#程占功著墨财主家。有云侯听得入了迷,不禁叫道:“没想到,你家与世外高人许由还有这么深的缘分?”“这种缘分有什么好处?”墨财主叹口气,说,“在我看来,一点好处也没有啊!”“何以见得?”有云侯问。“我们请许由来到我家住了几天。奇怪的是,我女儿十分喜欢和尊敬他,开始叫他老爷爷,第二天就叫他爷爷,仿佛亲的一般。许由亦十分喜爱我女儿,俨然把他当做小孙女。他夸苗苗从小具有慈悲怜悯的爱心,具有始祖炎帝神农氏的美德。不仅教他学习炎帝流传下来的医学知识,还教她学习仓頡造的字。许由在我家只住了三天,就执意要走。并说,他没有什么东西可做留念,只想给苗苗改个名字,以资纪念。当然如果我们不愿意,也可以不改。可是,苗苗高兴地说,愿意,爷爷改成什么名字,我就叫什么名字。许由便把苗苗的名字改为‘墨姑’。为什么要改成‘墨姑’,他却没说。见苗苗这么高兴,我们做父母的也只好同意。从此,我女儿就叫‘墨姑’。许由走后,墨姑不顾我与她母亲反对,常常跑进深山老林,学炎帝神农氏采集、品尝百草,寻找治病救人的药物。墨姑17岁那年,大禹率领十万民夫在孟门山治理黄河,工程进行到紧急关头时,突然大批民夫上吐下泻,一批又一批纷纷倒下,不少人甚至丧生。大禹以及大小官员无不焦急,不断找来各地郎中,连宫廷御医也请来,施药救治,但收效不大,大批民夫仍然接连倒下。这个消息传到了我们这儿,墨姑对我和她母亲说,他要到治水工地看看。我与她母亲都不同意,都认为,她虽然承蒙许由指点,学过神农氏炎帝传下来的医学知识,但从来没有真正给人看过病。一个黄毛丫头怎敢随便去掺和治水工地上那么大的事儿。可是,墨姑却不顾我们反对,径直赶到了孟门山。影视剧改编摄制,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: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(笔名水之韵、火平利、程为公),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,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万世大禹(长篇小说连载 11 ) #标题分割#程占功著墨财主家。有云侯听得入了迷,不禁叫道:“没想到,你家与世外高人许由还有这么深的缘分?”“这种缘分有什么好处?”墨财主叹口气,说,“在我看来,一点好处也没有啊!”“何以见得?”有云侯问。“我们请许由来到我家住了几天。奇怪的是,我女儿十分喜欢和尊敬他,开始叫他老爷爷,第二天就叫他爷爷,仿佛亲的一般。许由亦十分喜爱我女儿,俨然把他当做小孙女。他夸苗苗从小具有慈悲怜悯的爱心,具有始祖炎帝神农氏的美德。不仅教他学习炎帝流传下来的医学知识,还教她学习仓頡造的字。许由在我家只住了三天,就执意要走。并说,他没有什么东西可做留念,只想给苗苗改个名字,以资纪念。当然如果我们不愿意,也可以不改。可是,苗苗高兴地说,愿意,爷爷改成什么名字,我就叫什么名字。许由便把苗苗的名字改为‘墨姑’。为什么要改成‘墨姑’,他却没说。见苗苗这么高兴,我们做父母的也只好同意。从此,我女儿就叫‘墨姑’。许由走后,墨姑不顾我与她母亲反对,常常跑进深山老林,学炎帝神农氏采集、品尝百草,寻找治病救人的药物。墨姑17岁那年,大禹率领十万民夫在孟门山治理黄河,工程进行到紧急关头时,突然大批民夫上吐下泻,一批又一批纷纷倒下,不少人甚至丧生。大禹以及大小官员无不焦急,不断找来各地郎中,连宫廷御医也请来,施药救治,但收效不大,大批民夫仍然接连倒下。这个消息传到了我们这儿,墨姑对我和她母亲说,他要到治水工地看看。我与她母亲都不同意,都认为,她虽然承蒙许由指点,学过神农氏炎帝传下来的医学知识,但从来没有真正给人看过病。一个黄毛丫头怎敢随便去掺和治水工地上那么大的事儿。可是,墨姑却不顾我们反对,径直赶到了孟门山。影视剧改编摄制,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: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(笔名水之韵、火平利、程为公),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,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

  万世大禹(长篇小说连载 11 ) #标题分割#程占功著墨财主家。有云侯听得入了迷,不禁叫道:“没想到,你家与世外高人许由还有这么深的缘分?”“这种缘分有什么好处?”墨财主叹口气,说,“在我看来,一点好处也没有啊!”“何以见得?”有云侯问。“我们请许由来到我家住了几天。奇怪的是,我女儿十分喜欢和尊敬他,开始叫他老爷爷,第二天就叫他爷爷,仿佛亲的一般。许由亦十分喜爱我女儿,俨然把他当做小孙女。他夸苗苗从小具有慈悲怜悯的爱心,具有始祖炎帝神农氏的美德。不仅教他学习炎帝流传下来的医学知识,还教她学习仓頡造的字。许由在我家只住了三天,就执意要走。并说,他没有什么东西可做留念,只想给苗苗改个名字,以资纪念。当然如果我们不愿意,也可以不改。可是,苗苗高兴地说,愿意,爷爷改成什么名字,我就叫什么名字。许由便把苗苗的名字改为‘墨姑’。为什么要改成‘墨姑’,他却没说。见苗苗这么高兴,我们做父母的也只好同意。从此,我女儿就叫‘墨姑’。许由走后,墨姑不顾我与她母亲反对,常常跑进深山老林,学炎帝神农氏采集、品尝百草,寻找治病救人的药物。墨姑17岁那年,大禹率领十万民夫在孟门山治理黄河,工程进行到紧急关头时,突然大批民夫上吐下泻,一批又一批纷纷倒下,不少人甚至丧生。大禹以及大小官员无不焦急,不断找来各地郎中,连宫廷御医也请来,施药救治,但收效不大,大批民夫仍然接连倒下。这个消息传到了我们这儿,墨姑对我和她母亲说,他要到治水工地看看。我与她母亲都不同意,都认为,她虽然承蒙许由指点,学过神农氏炎帝传下来的医学知识,但从来没有真正给人看过病。一个黄毛丫头怎敢随便去掺和治水工地上那么大的事儿。可是,墨姑却不顾我们反对,径直赶到了孟门山。影视剧改编摄制,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: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(笔名水之韵、火平利、程为公),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,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万世大禹(长篇小说连载 11 ) #标题分割#程占功著墨财主家。有云侯听得入了迷,不禁叫道:“没想到,你家与世外高人许由还有这么深的缘分?”“这种缘分有什么好处?”墨财主叹口气,说,“在我看来,一点好处也没有啊!”“何以见得?”有云侯问。“我们请许由来到我家住了几天。奇怪的是,我女儿十分喜欢和尊敬他,开始叫他老爷爷,第二天就叫他爷爷,仿佛亲的一般。许由亦十分喜爱我女儿,俨然把他当做小孙女。他夸苗苗从小具有慈悲怜悯的爱心,具有始祖炎帝神农氏的美德。不仅教他学习炎帝流传下来的医学知识,还教她学习仓頡造的字。许由在我家只住了三天,就执意要走。并说,他没有什么东西可做留念,只想给苗苗改个名字,以资纪念。当然如果我们不愿意,也可以不改。可是,苗苗高兴地说,愿意,爷爷改成什么名字,我就叫什么名字。许由便把苗苗的名字改为‘墨姑’。为什么要改成‘墨姑’,他却没说。见苗苗这么高兴,我们做父母的也只好同意。从此,我女儿就叫‘墨姑’。许由走后,墨姑不顾我与她母亲反对,常常跑进深山老林,学炎帝神农氏采集、品尝百草,寻找治病救人的药物。墨姑17岁那年,大禹率领十万民夫在孟门山治理黄河,工程进行到紧急关头时,突然大批民夫上吐下泻,一批又一批纷纷倒下,不少人甚至丧生。大禹以及大小官员无不焦急,不断找来各地郎中,连宫廷御医也请来,施药救治,但收效不大,大批民夫仍然接连倒下。这个消息传到了我们这儿,墨姑对我和她母亲说,他要到治水工地看看。我与她母亲都不同意,都认为,她虽然承蒙许由指点,学过神农氏炎帝传下来的医学知识,但从来没有真正给人看过病。一个黄毛丫头怎敢随便去掺和治水工地上那么大的事儿。可是,墨姑却不顾我们反对,径直赶到了孟门山。影视剧改编摄制,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: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(笔名水之韵、火平利、程为公),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,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万世大禹(长篇小说连载 11 ) #标题分割#程占功著墨财主家。有云侯听得入了迷,不禁叫道:“没想到,你家与世外高人许由还有这么深的缘分?”“这种缘分有什么好处?”墨财主叹口气,说,“在我看来,一点好处也没有啊!”“何以见得?”有云侯问。“我们请许由来到我家住了几天。奇怪的是,我女儿十分喜欢和尊敬他,开始叫他老爷爷,第二天就叫他爷爷,仿佛亲的一般。许由亦十分喜爱我女儿,俨然把他当做小孙女。他夸苗苗从小具有慈悲怜悯的爱心,具有始祖炎帝神农氏的美德。不仅教他学习炎帝流传下来的医学知识,还教她学习仓頡造的字。许由在我家只住了三天,就执意要走。并说,他没有什么东西可做留念,只想给苗苗改个名字,以资纪念。当然如果我们不愿意,也可以不改。可是,苗苗高兴地说,愿意,爷爷改成什么名字,我就叫什么名字。许由便把苗苗的名字改为‘墨姑’。为什么要改成‘墨姑’,他却没说。见苗苗这么高兴,我们做父母的也只好同意。从此,我女儿就叫‘墨姑’。许由走后,墨姑不顾我与她母亲反对,常常跑进深山老林,学炎帝神农氏采集、品尝百草,寻找治病救人的药物。墨姑17岁那年,大禹率领十万民夫在孟门山治理黄河,工程进行到紧急关头时,突然大批民夫上吐下泻,一批又一批纷纷倒下,不少人甚至丧生。大禹以及大小官员无不焦急,不断找来各地郎中,连宫廷御医也请来,施药救治,但收效不大,大批民夫仍然接连倒下。这个消息传到了我们这儿,墨姑对我和她母亲说,他要到治水工地看看。我与她母亲都不同意,都认为,她虽然承蒙许由指点,学过神农氏炎帝传下来的医学知识,但从来没有真正给人看过病。一个黄毛丫头怎敢随便去掺和治水工地上那么大的事儿。可是,墨姑却不顾我们反对,径直赶到了孟门山。影视剧改编摄制,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: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(笔名水之韵、火平利、程为公),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,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

  万世大禹(长篇小说连载 11 ) #标题分割#程占功著墨财主家。有云侯听得入了迷,不禁叫道:“没想到,你家与世外高人许由还有这么深的缘分?”“这种缘分有什么好处?”墨财主叹口气,说,“在我看来,一点好处也没有啊!”“何以见得?”有云侯问。“我们请许由来到我家住了几天。奇怪的是,我女儿十分喜欢和尊敬他,开始叫他老爷爷,第二天就叫他爷爷,仿佛亲的一般。许由亦十分喜爱我女儿,俨然把他当做小孙女。他夸苗苗从小具有慈悲怜悯的爱心,具有始祖炎帝神农氏的美德。不仅教他学习炎帝流传下来的医学知识,还教她学习仓頡造的字。许由在我家只住了三天,就执意要走。并说,他没有什么东西可做留念,只想给苗苗改个名字,以资纪念。当然如果我们不愿意,也可以不改。可是,苗苗高兴地说,愿意,爷爷改成什么名字,我就叫什么名字。许由便把苗苗的名字改为‘墨姑’。为什么要改成‘墨姑’,他却没说。见苗苗这么高兴,我们做父母的也只好同意。从此,我女儿就叫‘墨姑’。许由走后,墨姑不顾我与她母亲反对,常常跑进深山老林,学炎帝神农氏采集、品尝百草,寻找治病救人的药物。墨姑17岁那年,大禹率领十万民夫在孟门山治理黄河,工程进行到紧急关头时,突然大批民夫上吐下泻,一批又一批纷纷倒下,不少人甚至丧生。大禹以及大小官员无不焦急,不断找来各地郎中,连宫廷御医也请来,施药救治,但收效不大,大批民夫仍然接连倒下。这个消息传到了我们这儿,墨姑对我和她母亲说,他要到治水工地看看。我与她母亲都不同意,都认为,她虽然承蒙许由指点,学过神农氏炎帝传下来的医学知识,但从来没有真正给人看过病。一个黄毛丫头怎敢随便去掺和治水工地上那么大的事儿。可是,墨姑却不顾我们反对,径直赶到了孟门山。影视剧改编摄制,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: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(笔名水之韵、火平利、程为公),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,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万世大禹(长篇小说连载 11 ) #标题分割#程占功著墨财主家。有云侯听得入了迷,不禁叫道:“没想到,你家与世外高人许由还有这么深的缘分?”“这种缘分有什么好处?”墨财主叹口气,说,“在我看来,一点好处也没有啊!”“何以见得?”有云侯问。“我们请许由来到我家住了几天。奇怪的是,我女儿十分喜欢和尊敬他,开始叫他老爷爷,第二天就叫他爷爷,仿佛亲的一般。许由亦十分喜爱我女儿,俨然把他当做小孙女。他夸苗苗从小具有慈悲怜悯的爱心,具有始祖炎帝神农氏的美德。不仅教他学习炎帝流传下来的医学知识,还教她学习仓頡造的字。许由在我家只住了三天,就执意要走。并说,他没有什么东西可做留念,只想给苗苗改个名字,以资纪念。当然如果我们不愿意,也可以不改。可是,苗苗高兴地说,愿意,爷爷改成什么名字,我就叫什么名字。许由便把苗苗的名字改为‘墨姑’。为什么要改成‘墨姑’,他却没说。见苗苗这么高兴,我们做父母的也只好同意。从此,我女儿就叫‘墨姑’。许由走后,墨姑不顾我与她母亲反对,常常跑进深山老林,学炎帝神农氏采集、品尝百草,寻找治病救人的药物。墨姑17岁那年,大禹率领十万民夫在孟门山治理黄河,工程进行到紧急关头时,突然大批民夫上吐下泻,一批又一批纷纷倒下,不少人甚至丧生。大禹以及大小官员无不焦急,不断找来各地郎中,连宫廷御医也请来,施药救治,但收效不大,大批民夫仍然接连倒下。这个消息传到了我们这儿,墨姑对我和她母亲说,他要到治水工地看看。我与她母亲都不同意,都认为,她虽然承蒙许由指点,学过神农氏炎帝传下来的医学知识,但从来没有真正给人看过病。一个黄毛丫头怎敢随便去掺和治水工地上那么大的事儿。可是,墨姑却不顾我们反对,径直赶到了孟门山。影视剧改编摄制,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: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(笔名水之韵、火平利、程为公),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,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万世大禹(长篇小说连载 11 ) #标题分割#程占功著墨财主家。有云侯听得入了迷,不禁叫道:“没想到,你家与世外高人许由还有这么深的缘分?”“这种缘分有什么好处?”墨财主叹口气,说,“在我看来,一点好处也没有啊!”“何以见得?”有云侯问。“我们请许由来到我家住了几天。奇怪的是,我女儿十分喜欢和尊敬他,开始叫他老爷爷,第二天就叫他爷爷,仿佛亲的一般。许由亦十分喜爱我女儿,俨然把他当做小孙女。他夸苗苗从小具有慈悲怜悯的爱心,具有始祖炎帝神农氏的美德。不仅教他学习炎帝流传下来的医学知识,还教她学习仓頡造的字。许由在我家只住了三天,就执意要走。并说,他没有什么东西可做留念,只想给苗苗改个名字,以资纪念。当然如果我们不愿意,也可以不改。可是,苗苗高兴地说,愿意,爷爷改成什么名字,我就叫什么名字。许由便把苗苗的名字改为‘墨姑’。为什么要改成‘墨姑’,他却没说。见苗苗这么高兴,我们做父母的也只好同意。从此,我女儿就叫‘墨姑’。许由走后,墨姑不顾我与她母亲反对,常常跑进深山老林,学炎帝神农氏采集、品尝百草,寻找治病救人的药物。墨姑17岁那年,大禹率领十万民夫在孟门山治理黄河,工程进行到紧急关头时,突然大批民夫上吐下泻,一批又一批纷纷倒下,不少人甚至丧生。大禹以及大小官员无不焦急,不断找来各地郎中,连宫廷御医也请来,施药救治,但收效不大,大批民夫仍然接连倒下。这个消息传到了我们这儿,墨姑对我和她母亲说,他要到治水工地看看。我与她母亲都不同意,都认为,她虽然承蒙许由指点,学过神农氏炎帝传下来的医学知识,但从来没有真正给人看过病。一个黄毛丫头怎敢随便去掺和治水工地上那么大的事儿。可是,墨姑却不顾我们反对,径直赶到了孟门山。影视剧改编摄制,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: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(笔名水之韵、火平利、程为公),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,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

  万世大禹(长篇小说连载 11 ) #标题分割#程占功著墨财主家。有云侯听得入了迷,不禁叫道:“没想到,你家与世外高人许由还有这么深的缘分?”“这种缘分有什么好处?”墨财主叹口气,说,“在我看来,一点好处也没有啊!”“何以见得?”有云侯问。“我们请许由来到我家住了几天。奇怪的是,我女儿十分喜欢和尊敬他,开始叫他老爷爷,第二天就叫他爷爷,仿佛亲的一般。许由亦十分喜爱我女儿,俨然把他当做小孙女。他夸苗苗从小具有慈悲怜悯的爱心,具有始祖炎帝神农氏的美德。不仅教他学习炎帝流传下来的医学知识,还教她学习仓頡造的字。许由在我家只住了三天,就执意要走。并说,他没有什么东西可做留念,只想给苗苗改个名字,以资纪念。当然如果我们不愿意,也可以不改。可是,苗苗高兴地说,愿意,爷爷改成什么名字,我就叫什么名字。许由便把苗苗的名字改为‘墨姑’。为什么要改成‘墨姑’,他却没说。见苗苗这么高兴,我们做父母的也只好同意。从此,我女儿就叫‘墨姑’。许由走后,墨姑不顾我与她母亲反对,常常跑进深山老林,学炎帝神农氏采集、品尝百草,寻找治病救人的药物。墨姑17岁那年,大禹率领十万民夫在孟门山治理黄河,工程进行到紧急关头时,突然大批民夫上吐下泻,一批又一批纷纷倒下,不少人甚至丧生。大禹以及大小官员无不焦急,不断找来各地郎中,连宫廷御医也请来,施药救治,但收效不大,大批民夫仍然接连倒下。这个消息传到了我们这儿,墨姑对我和她母亲说,他要到治水工地看看。我与她母亲都不同意,都认为,她虽然承蒙许由指点,学过神农氏炎帝传下来的医学知识,但从来没有真正给人看过病。一个黄毛丫头怎敢随便去掺和治水工地上那么大的事儿。可是,墨姑却不顾我们反对,径直赶到了孟门山。影视剧改编摄制,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: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(笔名水之韵、火平利、程为公),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,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万世大禹(长篇小说连载 11 ) #标题分割#程占功著墨财主家。有云侯听得入了迷,不禁叫道:“没想到,你家与世外高人许由还有这么深的缘分?”“这种缘分有什么好处?”墨财主叹口气,说,“在我看来,一点好处也没有啊!”“何以见得?”有云侯问。“我们请许由来到我家住了几天。奇怪的是,我女儿十分喜欢和尊敬他,开始叫他老爷爷,第二天就叫他爷爷,仿佛亲的一般。许由亦十分喜爱我女儿,俨然把他当做小孙女。他夸苗苗从小具有慈悲怜悯的爱心,具有始祖炎帝神农氏的美德。不仅教他学习炎帝流传下来的医学知识,还教她学习仓頡造的字。许由在我家只住了三天,就执意要走。并说,他没有什么东西可做留念,只想给苗苗改个名字,以资纪念。当然如果我们不愿意,也可以不改。可是,苗苗高兴地说,愿意,爷爷改成什么名字,我就叫什么名字。许由便把苗苗的名字改为‘墨姑’。为什么要改成‘墨姑’,他却没说。见苗苗这么高兴,我们做父母的也只好同意。从此,我女儿就叫‘墨姑’。许由走后,墨姑不顾我与她母亲反对,常常跑进深山老林,学炎帝神农氏采集、品尝百草,寻找治病救人的药物。墨姑17岁那年,大禹率领十万民夫在孟门山治理黄河,工程进行到紧急关头时,突然大批民夫上吐下泻,一批又一批纷纷倒下,不少人甚至丧生。大禹以及大小官员无不焦急,不断找来各地郎中,连宫廷御医也请来,施药救治,但收效不大,大批民夫仍然接连倒下。这个消息传到了我们这儿,墨姑对我和她母亲说,他要到治水工地看看。我与她母亲都不同意,都认为,她虽然承蒙许由指点,学过神农氏炎帝传下来的医学知识,但从来没有真正给人看过病。一个黄毛丫头怎敢随便去掺和治水工地上那么大的事儿。可是,墨姑却不顾我们反对,径直赶到了孟门山。影视剧改编摄制,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: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(笔名水之韵、火平利、程为公),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,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万世大禹(长篇小说连载 11 ) #标题分割#程占功著墨财主家。有云侯听得入了迷,不禁叫道:“没想到,你家与世外高人许由还有这么深的缘分?”“这种缘分有什么好处?”墨财主叹口气,说,“在我看来,一点好处也没有啊!”“何以见得?”有云侯问。“我们请许由来到我家住了几天。奇怪的是,我女儿十分喜欢和尊敬他,开始叫他老爷爷,第二天就叫他爷爷,仿佛亲的一般。许由亦十分喜爱我女儿,俨然把他当做小孙女。他夸苗苗从小具有慈悲怜悯的爱心,具有始祖炎帝神农氏的美德。不仅教他学习炎帝流传下来的医学知识,还教她学习仓頡造的字。许由在我家只住了三天,就执意要走。并说,他没有什么东西可做留念,只想给苗苗改个名字,以资纪念。当然如果我们不愿意,也可以不改。可是,苗苗高兴地说,愿意,爷爷改成什么名字,我就叫什么名字。许由便把苗苗的名字改为‘墨姑’。为什么要改成‘墨姑’,他却没说。见苗苗这么高兴,我们做父母的也只好同意。从此,我女儿就叫‘墨姑’。许由走后,墨姑不顾我与她母亲反对,常常跑进深山老林,学炎帝神农氏采集、品尝百草,寻找治病救人的药物。墨姑17岁那年,大禹率领十万民夫在孟门山治理黄河,工程进行到紧急关头时,突然大批民夫上吐下泻,一批又一批纷纷倒下,不少人甚至丧生。大禹以及大小官员无不焦急,不断找来各地郎中,连宫廷御医也请来,施药救治,但收效不大,大批民夫仍然接连倒下。这个消息传到了我们这儿,墨姑对我和她母亲说,他要到治水工地看看。我与她母亲都不同意,都认为,她虽然承蒙许由指点,学过神农氏炎帝传下来的医学知识,但从来没有真正给人看过病。一个黄毛丫头怎敢随便去掺和治水工地上那么大的事儿。可是,墨姑却不顾我们反对,径直赶到了孟门山。影视剧改编摄制,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: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(笔名水之韵、火平利、程为公),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,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

  万世大禹(长篇小说连载 11 ) #标题分割#程占功著墨财主家。有云侯听得入了迷,不禁叫道:“没想到,你家与世外高人许由还有这么深的缘分?”“这种缘分有什么好处?”墨财主叹口气,说,“在我看来,一点好处也没有啊!”“何以见得?”有云侯问。“我们请许由来到我家住了几天。奇怪的是,我女儿十分喜欢和尊敬他,开始叫他老爷爷,第二天就叫他爷爷,仿佛亲的一般。许由亦十分喜爱我女儿,俨然把他当做小孙女。他夸苗苗从小具有慈悲怜悯的爱心,具有始祖炎帝神农氏的美德。不仅教他学习炎帝流传下来的医学知识,还教她学习仓頡造的字。许由在我家只住了三天,就执意要走。并说,他没有什么东西可做留念,只想给苗苗改个名字,以资纪念。当然如果我们不愿意,也可以不改。可是,苗苗高兴地说,愿意,爷爷改成什么名字,我就叫什么名字。许由便把苗苗的名字改为‘墨姑’。为什么要改成‘墨姑’,他却没说。见苗苗这么高兴,我们做父母的也只好同意。从此,我女儿就叫‘墨姑’。许由走后,墨姑不顾我与她母亲反对,常常跑进深山老林,学炎帝神农氏采集、品尝百草,寻找治病救人的药物。墨姑17岁那年,大禹率领十万民夫在孟门山治理黄河,工程进行到紧急关头时,突然大批民夫上吐下泻,一批又一批纷纷倒下,不少人甚至丧生。大禹以及大小官员无不焦急,不断找来各地郎中,连宫廷御医也请来,施药救治,但收效不大,大批民夫仍然接连倒下。这个消息传到了我们这儿,墨姑对我和她母亲说,他要到治水工地看看。我与她母亲都不同意,都认为,她虽然承蒙许由指点,学过神农氏炎帝传下来的医学知识,但从来没有真正给人看过病。一个黄毛丫头怎敢随便去掺和治水工地上那么大的事儿。可是,墨姑却不顾我们反对,径直赶到了孟门山。影视剧改编摄制,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: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(笔名水之韵、火平利、程为公),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,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万世大禹(长篇小说连载 11 ) #标题分割#程占功著墨财主家。有云侯听得入了迷,不禁叫道:“没想到,你家与世外高人许由还有这么深的缘分?”“这种缘分有什么好处?”墨财主叹口气,说,“在我看来,一点好处也没有啊!”“何以见得?”有云侯问。“我们请许由来到我家住了几天。奇怪的是,我女儿十分喜欢和尊敬他,开始叫他老爷爷,第二天就叫他爷爷,仿佛亲的一般。许由亦十分喜爱我女儿,俨然把他当做小孙女。他夸苗苗从小具有慈悲怜悯的爱心,具有始祖炎帝神农氏的美德。不仅教他学习炎帝流传下来的医学知识,还教她学习仓頡造的字。许由在我家只住了三天,就执意要走。并说,他没有什么东西可做留念,只想给苗苗改个名字,以资纪念。当然如果我们不愿意,也可以不改。可是,苗苗高兴地说,愿意,爷爷改成什么名字,我就叫什么名字。许由便把苗苗的名字改为‘墨姑’。为什么要改成‘墨姑’,他却没说。见苗苗这么高兴,我们做父母的也只好同意。从此,我女儿就叫‘墨姑’。许由走后,墨姑不顾我与她母亲反对,常常跑进深山老林,学炎帝神农氏采集、品尝百草,寻找治病救人的药物。墨姑17岁那年,大禹率领十万民夫在孟门山治理黄河,工程进行到紧急关头时,突然大批民夫上吐下泻,一批又一批纷纷倒下,不少人甚至丧生。大禹以及大小官员无不焦急,不断找来各地郎中,连宫廷御医也请来,施药救治,但收效不大,大批民夫仍然接连倒下。这个消息传到了我们这儿,墨姑对我和她母亲说,他要到治水工地看看。我与她母亲都不同意,都认为,她虽然承蒙许由指点,学过神农氏炎帝传下来的医学知识,但从来没有真正给人看过病。一个黄毛丫头怎敢随便去掺和治水工地上那么大的事儿。可是,墨姑却不顾我们反对,径直赶到了孟门山。影视剧改编摄制,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: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(笔名水之韵、火平利、程为公),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,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万世大禹(长篇小说连载 11 ) #标题分割#程占功著墨财主家。有云侯听得入了迷,不禁叫道:“没想到,你家与世外高人许由还有这么深的缘分?”“这种缘分有什么好处?”墨财主叹口气,说,“在我看来,一点好处也没有啊!”“何以见得?”有云侯问。“我们请许由来到我家住了几天。奇怪的是,我女儿十分喜欢和尊敬他,开始叫他老爷爷,第二天就叫他爷爷,仿佛亲的一般。许由亦十分喜爱我女儿,俨然把他当做小孙女。他夸苗苗从小具有慈悲怜悯的爱心,具有始祖炎帝神农氏的美德。不仅教他学习炎帝流传下来的医学知识,还教她学习仓頡造的字。许由在我家只住了三天,就执意要走。并说,他没有什么东西可做留念,只想给苗苗改个名字,以资纪念。当然如果我们不愿意,也可以不改。可是,苗苗高兴地说,愿意,爷爷改成什么名字,我就叫什么名字。许由便把苗苗的名字改为‘墨姑’。为什么要改成‘墨姑’,他却没说。见苗苗这么高兴,我们做父母的也只好同意。从此,我女儿就叫‘墨姑’。许由走后,墨姑不顾我与她母亲反对,常常跑进深山老林,学炎帝神农氏采集、品尝百草,寻找治病救人的药物。墨姑17岁那年,大禹率领十万民夫在孟门山治理黄河,工程进行到紧急关头时,突然大批民夫上吐下泻,一批又一批纷纷倒下,不少人甚至丧生。大禹以及大小官员无不焦急,不断找来各地郎中,连宫廷御医也请来,施药救治,但收效不大,大批民夫仍然接连倒下。这个消息传到了我们这儿,墨姑对我和她母亲说,他要到治水工地看看。我与她母亲都不同意,都认为,她虽然承蒙许由指点,学过神农氏炎帝传下来的医学知识,但从来没有真正给人看过病。一个黄毛丫头怎敢随便去掺和治水工地上那么大的事儿。可是,墨姑却不顾我们反对,径直赶到了孟门山。影视剧改编摄制,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: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(笔名水之韵、火平利、程为公),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,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

  万世大禹(长篇小说连载 11 ) #标题分割#程占功著墨财主家。有云侯听得入了迷,不禁叫道:“没想到,你家与世外高人许由还有这么深的缘分?”“这种缘分有什么好处?”墨财主叹口气,说,“在我看来,一点好处也没有啊!”“何以见得?”有云侯问。“我们请许由来到我家住了几天。奇怪的是,我女儿十分喜欢和尊敬他,开始叫他老爷爷,第二天就叫他爷爷,仿佛亲的一般。许由亦十分喜爱我女儿,俨然把他当做小孙女。他夸苗苗从小具有慈悲怜悯的爱心,具有始祖炎帝神农氏的美德。不仅教他学习炎帝流传下来的医学知识,还教她学习仓頡造的字。许由在我家只住了三天,就执意要走。并说,他没有什么东西可做留念,只想给苗苗改个名字,以资纪念。当然如果我们不愿意,也可以不改。可是,苗苗高兴地说,愿意,爷爷改成什么名字,我就叫什么名字。许由便把苗苗的名字改为‘墨姑’。为什么要改成‘墨姑’,他却没说。见苗苗这么高兴,我们做父母的也只好同意。从此,我女儿就叫‘墨姑’。许由走后,墨姑不顾我与她母亲反对,常常跑进深山老林,学炎帝神农氏采集、品尝百草,寻找治病救人的药物。墨姑17岁那年,大禹率领十万民夫在孟门山治理黄河,工程进行到紧急关头时,突然大批民夫上吐下泻,一批又一批纷纷倒下,不少人甚至丧生。大禹以及大小官员无不焦急,不断找来各地郎中,连宫廷御医也请来,施药救治,但收效不大,大批民夫仍然接连倒下。这个消息传到了我们这儿,墨姑对我和她母亲说,他要到治水工地看看。我与她母亲都不同意,都认为,她虽然承蒙许由指点,学过神农氏炎帝传下来的医学知识,但从来没有真正给人看过病。一个黄毛丫头怎敢随便去掺和治水工地上那么大的事儿。可是,墨姑却不顾我们反对,径直赶到了孟门山。影视剧改编摄制,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: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(笔名水之韵、火平利、程为公),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,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万世大禹(长篇小说连载 11 ) #标题分割#程占功著墨财主家。有云侯听得入了迷,不禁叫道:“没想到,你家与世外高人许由还有这么深的缘分?”“这种缘分有什么好处?”墨财主叹口气,说,“在我看来,一点好处也没有啊!”“何以见得?”有云侯问。“我们请许由来到我家住了几天。奇怪的是,我女儿十分喜欢和尊敬他,开始叫他老爷爷,第二天就叫他爷爷,仿佛亲的一般。许由亦十分喜爱我女儿,俨然把他当做小孙女。他夸苗苗从小具有慈悲怜悯的爱心,具有始祖炎帝神农氏的美德。不仅教他学习炎帝流传下来的医学知识,还教她学习仓頡造的字。许由在我家只住了三天,就执意要走。并说,他没有什么东西可做留念,只想给苗苗改个名字,以资纪念。当然如果我们不愿意,也可以不改。可是,苗苗高兴地说,愿意,爷爷改成什么名字,我就叫什么名字。许由便把苗苗的名字改为‘墨姑’。为什么要改成‘墨姑’,他却没说。见苗苗这么高兴,我们做父母的也只好同意。从此,我女儿就叫‘墨姑’。许由走后,墨姑不顾我与她母亲反对,常常跑进深山老林,学炎帝神农氏采集、品尝百草,寻找治病救人的药物。墨姑17岁那年,大禹率领十万民夫在孟门山治理黄河,工程进行到紧急关头时,突然大批民夫上吐下泻,一批又一批纷纷倒下,不少人甚至丧生。大禹以及大小官员无不焦急,不断找来各地郎中,连宫廷御医也请来,施药救治,但收效不大,大批民夫仍然接连倒下。这个消息传到了我们这儿,墨姑对我和她母亲说,他要到治水工地看看。我与她母亲都不同意,都认为,她虽然承蒙许由指点,学过神农氏炎帝传下来的医学知识,但从来没有真正给人看过病。一个黄毛丫头怎敢随便去掺和治水工地上那么大的事儿。可是,墨姑却不顾我们反对,径直赶到了孟门山。影视剧改编摄制,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: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(笔名水之韵、火平利、程为公),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,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万世大禹(长篇小说连载 11 ) #标题分割#程占功著墨财主家。有云侯听得入了迷,不禁叫道:“没想到,你家与世外高人许由还有这么深的缘分?”“这种缘分有什么好处?”墨财主叹口气,说,“在我看来,一点好处也没有啊!”“何以见得?”有云侯问。“我们请许由来到我家住了几天。奇怪的是,我女儿十分喜欢和尊敬他,开始叫他老爷爷,第二天就叫他爷爷,仿佛亲的一般。许由亦十分喜爱我女儿,俨然把他当做小孙女。他夸苗苗从小具有慈悲怜悯的爱心,具有始祖炎帝神农氏的美德。不仅教他学习炎帝流传下来的医学知识,还教她学习仓頡造的字。许由在我家只住了三天,就执意要走。并说,他没有什么东西可做留念,只想给苗苗改个名字,以资纪念。当然如果我们不愿意,也可以不改。可是,苗苗高兴地说,愿意,爷爷改成什么名字,我就叫什么名字。许由便把苗苗的名字改为‘墨姑’。为什么要改成‘墨姑’,他却没说。见苗苗这么高兴,我们做父母的也只好同意。从此,我女儿就叫‘墨姑’。许由走后,墨姑不顾我与她母亲反对,常常跑进深山老林,学炎帝神农氏采集、品尝百草,寻找治病救人的药物。墨姑17岁那年,大禹率领十万民夫在孟门山治理黄河,工程进行到紧急关头时,突然大批民夫上吐下泻,一批又一批纷纷倒下,不少人甚至丧生。大禹以及大小官员无不焦急,不断找来各地郎中,连宫廷御医也请来,施药救治,但收效不大,大批民夫仍然接连倒下。这个消息传到了我们这儿,墨姑对我和她母亲说,他要到治水工地看看。我与她母亲都不同意,都认为,她虽然承蒙许由指点,学过神农氏炎帝传下来的医学知识,但从来没有真正给人看过病。一个黄毛丫头怎敢随便去掺和治水工地上那么大的事儿。可是,墨姑却不顾我们反对,径直赶到了孟门山。影视剧改编摄制,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: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(笔名水之韵、火平利、程为公),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,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

  万世大禹(长篇小说连载 11 ) #标题分割#程占功著墨财主家。有云侯听得入了迷,不禁叫道:“没想到,你家与世外高人许由还有这么深的缘分?”“这种缘分有什么好处?”墨财主叹口气,说,“在我看来,一点好处也没有啊!”“何以见得?”有云侯问。“我们请许由来到我家住了几天。奇怪的是,我女儿十分喜欢和尊敬他,开始叫他老爷爷,第二天就叫他爷爷,仿佛亲的一般。许由亦十分喜爱我女儿,俨然把他当做小孙女。他夸苗苗从小具有慈悲怜悯的爱心,具有始祖炎帝神农氏的美德。不仅教他学习炎帝流传下来的医学知识,还教她学习仓頡造的字。许由在我家只住了三天,就执意要走。并说,他没有什么东西可做留念,只想给苗苗改个名字,以资纪念。当然如果我们不愿意,也可以不改。可是,苗苗高兴地说,愿意,爷爷改成什么名字,我就叫什么名字。许由便把苗苗的名字改为‘墨姑’。为什么要改成‘墨姑’,他却没说。见苗苗这么高兴,我们做父母的也只好同意。从此,我女儿就叫‘墨姑’。许由走后,墨姑不顾我与她母亲反对,常常跑进深山老林,学炎帝神农氏采集、品尝百草,寻找治病救人的药物。墨姑17岁那年,大禹率领十万民夫在孟门山治理黄河,工程进行到紧急关头时,突然大批民夫上吐下泻,一批又一批纷纷倒下,不少人甚至丧生。大禹以及大小官员无不焦急,不断找来各地郎中,连宫廷御医也请来,施药救治,但收效不大,大批民夫仍然接连倒下。这个消息传到了我们这儿,墨姑对我和她母亲说,他要到治水工地看看。我与她母亲都不同意,都认为,她虽然承蒙许由指点,学过神农氏炎帝传下来的医学知识,但从来没有真正给人看过病。一个黄毛丫头怎敢随便去掺和治水工地上那么大的事儿。可是,墨姑却不顾我们反对,径直赶到了孟门山。影视剧改编摄制,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: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(笔名水之韵、火平利、程为公),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,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万世大禹(长篇小说连载 11 ) #标题分割#程占功著墨财主家。有云侯听得入了迷,不禁叫道:“没想到,你家与世外高人许由还有这么深的缘分?”“这种缘分有什么好处?”墨财主叹口气,说,“在我看来,一点好处也没有啊!”“何以见得?”有云侯问。“我们请许由来到我家住了几天。奇怪的是,我女儿十分喜欢和尊敬他,开始叫他老爷爷,第二天就叫他爷爷,仿佛亲的一般。许由亦十分喜爱我女儿,俨然把他当做小孙女。他夸苗苗从小具有慈悲怜悯的爱心,具有始祖炎帝神农氏的美德。不仅教他学习炎帝流传下来的医学知识,还教她学习仓頡造的字。许由在我家只住了三天,就执意要走。并说,他没有什么东西可做留念,只想给苗苗改个名字,以资纪念。当然如果我们不愿意,也可以不改。可是,苗苗高兴地说,愿意,爷爷改成什么名字,我就叫什么名字。许由便把苗苗的名字改为‘墨姑’。为什么要改成‘墨姑’,他却没说。见苗苗这么高兴,我们做父母的也只好同意。从此,我女儿就叫‘墨姑’。许由走后,墨姑不顾我与她母亲反对,常常跑进深山老林,学炎帝神农氏采集、品尝百草,寻找治病救人的药物。墨姑17岁那年,大禹率领十万民夫在孟门山治理黄河,工程进行到紧急关头时,突然大批民夫上吐下泻,一批又一批纷纷倒下,不少人甚至丧生。大禹以及大小官员无不焦急,不断找来各地郎中,连宫廷御医也请来,施药救治,但收效不大,大批民夫仍然接连倒下。这个消息传到了我们这儿,墨姑对我和她母亲说,他要到治水工地看看。我与她母亲都不同意,都认为,她虽然承蒙许由指点,学过神农氏炎帝传下来的医学知识,但从来没有真正给人看过病。一个黄毛丫头怎敢随便去掺和治水工地上那么大的事儿。可是,墨姑却不顾我们反对,径直赶到了孟门山。影视剧改编摄制,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: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(笔名水之韵、火平利、程为公),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,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万世大禹(长篇小说连载 11 ) #标题分割#程占功著墨财主家。有云侯听得入了迷,不禁叫道:“没想到,你家与世外高人许由还有这么深的缘分?”“这种缘分有什么好处?”墨财主叹口气,说,“在我看来,一点好处也没有啊!”“何以见得?”有云侯问。“我们请许由来到我家住了几天。奇怪的是,我女儿十分喜欢和尊敬他,开始叫他老爷爷,第二天就叫他爷爷,仿佛亲的一般。许由亦十分喜爱我女儿,俨然把他当做小孙女。他夸苗苗从小具有慈悲怜悯的爱心,具有始祖炎帝神农氏的美德。不仅教他学习炎帝流传下来的医学知识,还教她学习仓頡造的字。许由在我家只住了三天,就执意要走。并说,他没有什么东西可做留念,只想给苗苗改个名字,以资纪念。当然如果我们不愿意,也可以不改。可是,苗苗高兴地说,愿意,爷爷改成什么名字,我就叫什么名字。许由便把苗苗的名字改为‘墨姑’。为什么要改成‘墨姑’,他却没说。见苗苗这么高兴,我们做父母的也只好同意。从此,我女儿就叫‘墨姑’。许由走后,墨姑不顾我与她母亲反对,常常跑进深山老林,学炎帝神农氏采集、品尝百草,寻找治病救人的药物。墨姑17岁那年,大禹率领十万民夫在孟门山治理黄河,工程进行到紧急关头时,突然大批民夫上吐下泻,一批又一批纷纷倒下,不少人甚至丧生。大禹以及大小官员无不焦急,不断找来各地郎中,连宫廷御医也请来,施药救治,但收效不大,大批民夫仍然接连倒下。这个消息传到了我们这儿,墨姑对我和她母亲说,他要到治水工地看看。我与她母亲都不同意,都认为,她虽然承蒙许由指点,学过神农氏炎帝传下来的医学知识,但从来没有真正给人看过病。一个黄毛丫头怎敢随便去掺和治水工地上那么大的事儿。可是,墨姑却不顾我们反对,径直赶到了孟门山。影视剧改编摄制,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: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(笔名水之韵、火平利、程为公),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,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

  万世大禹(长篇小说连载 11 ) #标题分割#程占功著墨财主家。有云侯听得入了迷,不禁叫道:“没想到,你家与世外高人许由还有这么深的缘分?”“这种缘分有什么好处?”墨财主叹口气,说,“在我看来,一点好处也没有啊!”“何以见得?”有云侯问。“我们请许由来到我家住了几天。奇怪的是,我女儿十分喜欢和尊敬他,开始叫他老爷爷,第二天就叫他爷爷,仿佛亲的一般。许由亦十分喜爱我女儿,俨然把他当做小孙女。他夸苗苗从小具有慈悲怜悯的爱心,具有始祖炎帝神农氏的美德。不仅教他学习炎帝流传下来的医学知识,还教她学习仓頡造的字。许由在我家只住了三天,就执意要走。并说,他没有什么东西可做留念,只想给苗苗改个名字,以资纪念。当然如果我们不愿意,也可以不改。可是,苗苗高兴地说,愿意,爷爷改成什么名字,我就叫什么名字。许由便把苗苗的名字改为‘墨姑’。为什么要改成‘墨姑’,他却没说。见苗苗这么高兴,我们做父母的也只好同意。从此,我女儿就叫‘墨姑’。许由走后,墨姑不顾我与她母亲反对,常常跑进深山老林,学炎帝神农氏采集、品尝百草,寻找治病救人的药物。墨姑17岁那年,大禹率领十万民夫在孟门山治理黄河,工程进行到紧急关头时,突然大批民夫上吐下泻,一批又一批纷纷倒下,不少人甚至丧生。大禹以及大小官员无不焦急,不断找来各地郎中,连宫廷御医也请来,施药救治,但收效不大,大批民夫仍然接连倒下。这个消息传到了我们这儿,墨姑对我和她母亲说,他要到治水工地看看。我与她母亲都不同意,都认为,她虽然承蒙许由指点,学过神农氏炎帝传下来的医学知识,但从来没有真正给人看过病。一个黄毛丫头怎敢随便去掺和治水工地上那么大的事儿。可是,墨姑却不顾我们反对,径直赶到了孟门山。影视剧改编摄制,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: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(笔名水之韵、火平利、程为公),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,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万世大禹(长篇小说连载 11 ) #标题分割#程占功著墨财主家。有云侯听得入了迷,不禁叫道:“没想到,你家与世外高人许由还有这么深的缘分?”“这种缘分有什么好处?”墨财主叹口气,说,“在我看来,一点好处也没有啊!”“何以见得?”有云侯问。“我们请许由来到我家住了几天。奇怪的是,我女儿十分喜欢和尊敬他,开始叫他老爷爷,第二天就叫他爷爷,仿佛亲的一般。许由亦十分喜爱我女儿,俨然把他当做小孙女。他夸苗苗从小具有慈悲怜悯的爱心,具有始祖炎帝神农氏的美德。不仅教他学习炎帝流传下来的医学知识,还教她学习仓頡造的字。许由在我家只住了三天,就执意要走。并说,他没有什么东西可做留念,只想给苗苗改个名字,以资纪念。当然如果我们不愿意,也可以不改。可是,苗苗高兴地说,愿意,爷爷改成什么名字,我就叫什么名字。许由便把苗苗的名字改为‘墨姑’。为什么要改成‘墨姑’,他却没说。见苗苗这么高兴,我们做父母的也只好同意。从此,我女儿就叫‘墨姑’。许由走后,墨姑不顾我与她母亲反对,常常跑进深山老林,学炎帝神农氏采集、品尝百草,寻找治病救人的药物。墨姑17岁那年,大禹率领十万民夫在孟门山治理黄河,工程进行到紧急关头时,突然大批民夫上吐下泻,一批又一批纷纷倒下,不少人甚至丧生。大禹以及大小官员无不焦急,不断找来各地郎中,连宫廷御医也请来,施药救治,但收效不大,大批民夫仍然接连倒下。这个消息传到了我们这儿,墨姑对我和她母亲说,他要到治水工地看看。我与她母亲都不同意,都认为,她虽然承蒙许由指点,学过神农氏炎帝传下来的医学知识,但从来没有真正给人看过病。一个黄毛丫头怎敢随便去掺和治水工地上那么大的事儿。可是,墨姑却不顾我们反对,径直赶到了孟门山。影视剧改编摄制,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: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(笔名水之韵、火平利、程为公),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,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万世大禹(长篇小说连载 11 ) #标题分割#程占功著墨财主家。有云侯听得入了迷,不禁叫道:“没想到,你家与世外高人许由还有这么深的缘分?”“这种缘分有什么好处?”墨财主叹口气,说,“在我看来,一点好处也没有啊!”“何以见得?”有云侯问。“我们请许由来到我家住了几天。奇怪的是,我女儿十分喜欢和尊敬他,开始叫他老爷爷,第二天就叫他爷爷,仿佛亲的一般。许由亦十分喜爱我女儿,俨然把他当做小孙女。他夸苗苗从小具有慈悲怜悯的爱心,具有始祖炎帝神农氏的美德。不仅教他学习炎帝流传下来的医学知识,还教她学习仓頡造的字。许由在我家只住了三天,就执意要走。并说,他没有什么东西可做留念,只想给苗苗改个名字,以资纪念。当然如果我们不愿意,也可以不改。可是,苗苗高兴地说,愿意,爷爷改成什么名字,我就叫什么名字。许由便把苗苗的名字改为‘墨姑’。为什么要改成‘墨姑’,他却没说。见苗苗这么高兴,我们做父母的也只好同意。从此,我女儿就叫‘墨姑’。许由走后,墨姑不顾我与她母亲反对,常常跑进深山老林,学炎帝神农氏采集、品尝百草,寻找治病救人的药物。墨姑17岁那年,大禹率领十万民夫在孟门山治理黄河,工程进行到紧急关头时,突然大批民夫上吐下泻,一批又一批纷纷倒下,不少人甚至丧生。大禹以及大小官员无不焦急,不断找来各地郎中,连宫廷御医也请来,施药救治,但收效不大,大批民夫仍然接连倒下。这个消息传到了我们这儿,墨姑对我和她母亲说,他要到治水工地看看。我与她母亲都不同意,都认为,她虽然承蒙许由指点,学过神农氏炎帝传下来的医学知识,但从来没有真正给人看过病。一个黄毛丫头怎敢随便去掺和治水工地上那么大的事儿。可是,墨姑却不顾我们反对,径直赶到了孟门山。影视剧改编摄制,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: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(笔名水之韵、火平利、程为公),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,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

  万世大禹(长篇小说连载 11 ) #标题分割#程占功著墨财主家。有云侯听得入了迷,不禁叫道:“没想到,你家与世外高人许由还有这么深的缘分?”“这种缘分有什么好处?”墨财主叹口气,说,“在我看来,一点好处也没有啊!”“何以见得?”有云侯问。“我们请许由来到我家住了几天。奇怪的是,我女儿十分喜欢和尊敬他,开始叫他老爷爷,第二天就叫他爷爷,仿佛亲的一般。许由亦十分喜爱我女儿,俨然把他当做小孙女。他夸苗苗从小具有慈悲怜悯的爱心,具有始祖炎帝神农氏的美德。不仅教他学习炎帝流传下来的医学知识,还教她学习仓頡造的字。许由在我家只住了三天,就执意要走。并说,他没有什么东西可做留念,只想给苗苗改个名字,以资纪念。当然如果我们不愿意,也可以不改。可是,苗苗高兴地说,愿意,爷爷改成什么名字,我就叫什么名字。许由便把苗苗的名字改为‘墨姑’。为什么要改成‘墨姑’,他却没说。见苗苗这么高兴,我们做父母的也只好同意。从此,我女儿就叫‘墨姑’。许由走后,墨姑不顾我与她母亲反对,常常跑进深山老林,学炎帝神农氏采集、品尝百草,寻找治病救人的药物。墨姑17岁那年,大禹率领十万民夫在孟门山治理黄河,工程进行到紧急关头时,突然大批民夫上吐下泻,一批又一批纷纷倒下,不少人甚至丧生。大禹以及大小官员无不焦急,不断找来各地郎中,连宫廷御医也请来,施药救治,但收效不大,大批民夫仍然接连倒下。这个消息传到了我们这儿,墨姑对我和她母亲说,他要到治水工地看看。我与她母亲都不同意,都认为,她虽然承蒙许由指点,学过神农氏炎帝传下来的医学知识,但从来没有真正给人看过病。一个黄毛丫头怎敢随便去掺和治水工地上那么大的事儿。可是,墨姑却不顾我们反对,径直赶到了孟门山。影视剧改编摄制,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: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(笔名水之韵、火平利、程为公),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,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万世大禹(长篇小说连载 11 ) #标题分割#程占功著墨财主家。有云侯听得入了迷,不禁叫道:“没想到,你家与世外高人许由还有这么深的缘分?”“这种缘分有什么好处?”墨财主叹口气,说,“在我看来,一点好处也没有啊!”“何以见得?”有云侯问。“我们请许由来到我家住了几天。奇怪的是,我女儿十分喜欢和尊敬他,开始叫他老爷爷,第二天就叫他爷爷,仿佛亲的一般。许由亦十分喜爱我女儿,俨然把他当做小孙女。他夸苗苗从小具有慈悲怜悯的爱心,具有始祖炎帝神农氏的美德。不仅教他学习炎帝流传下来的医学知识,还教她学习仓頡造的字。许由在我家只住了三天,就执意要走。并说,他没有什么东西可做留念,只想给苗苗改个名字,以资纪念。当然如果我们不愿意,也可以不改。可是,苗苗高兴地说,愿意,爷爷改成什么名字,我就叫什么名字。许由便把苗苗的名字改为‘墨姑’。为什么要改成‘墨姑’,他却没说。见苗苗这么高兴,我们做父母的也只好同意。从此,我女儿就叫‘墨姑’。许由走后,墨姑不顾我与她母亲反对,常常跑进深山老林,学炎帝神农氏采集、品尝百草,寻找治病救人的药物。墨姑17岁那年,大禹率领十万民夫在孟门山治理黄河,工程进行到紧急关头时,突然大批民夫上吐下泻,一批又一批纷纷倒下,不少人甚至丧生。大禹以及大小官员无不焦急,不断找来各地郎中,连宫廷御医也请来,施药救治,但收效不大,大批民夫仍然接连倒下。这个消息传到了我们这儿,墨姑对我和她母亲说,他要到治水工地看看。我与她母亲都不同意,都认为,她虽然承蒙许由指点,学过神农氏炎帝传下来的医学知识,但从来没有真正给人看过病。一个黄毛丫头怎敢随便去掺和治水工地上那么大的事儿。可是,墨姑却不顾我们反对,径直赶到了孟门山。影视剧改编摄制,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: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(笔名水之韵、火平利、程为公),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,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万世大禹(长篇小说连载 11 ) #标题分割#程占功著墨财主家。有云侯听得入了迷,不禁叫道:“没想到,你家与世外高人许由还有这么深的缘分?”“这种缘分有什么好处?”墨财主叹口气,说,“在我看来,一点好处也没有啊!”“何以见得?”有云侯问。“我们请许由来到我家住了几天。奇怪的是,我女儿十分喜欢和尊敬他,开始叫他老爷爷,第二天就叫他爷爷,仿佛亲的一般。许由亦十分喜爱我女儿,俨然把他当做小孙女。他夸苗苗从小具有慈悲怜悯的爱心,具有始祖炎帝神农氏的美德。不仅教他学习炎帝流传下来的医学知识,还教她学习仓頡造的字。许由在我家只住了三天,就执意要走。并说,他没有什么东西可做留念,只想给苗苗改个名字,以资纪念。当然如果我们不愿意,也可以不改。可是,苗苗高兴地说,愿意,爷爷改成什么名字,我就叫什么名字。许由便把苗苗的名字改为‘墨姑’。为什么要改成‘墨姑’,他却没说。见苗苗这么高兴,我们做父母的也只好同意。从此,我女儿就叫‘墨姑’。许由走后,墨姑不顾我与她母亲反对,常常跑进深山老林,学炎帝神农氏采集、品尝百草,寻找治病救人的药物。墨姑17岁那年,大禹率领十万民夫在孟门山治理黄河,工程进行到紧急关头时,突然大批民夫上吐下泻,一批又一批纷纷倒下,不少人甚至丧生。大禹以及大小官员无不焦急,不断找来各地郎中,连宫廷御医也请来,施药救治,但收效不大,大批民夫仍然接连倒下。这个消息传到了我们这儿,墨姑对我和她母亲说,他要到治水工地看看。我与她母亲都不同意,都认为,她虽然承蒙许由指点,学过神农氏炎帝传下来的医学知识,但从来没有真正给人看过病。一个黄毛丫头怎敢随便去掺和治水工地上那么大的事儿。可是,墨姑却不顾我们反对,径直赶到了孟门山。影视剧改编摄制,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: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(笔名水之韵、火平利、程为公),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,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

  万世大禹(长篇小说连载 11 ) #标题分割#程占功著墨财主家。有云侯听得入了迷,不禁叫道:“没想到,你家与世外高人许由还有这么深的缘分?”“这种缘分有什么好处?”墨财主叹口气,说,“在我看来,一点好处也没有啊!”“何以见得?”有云侯问。“我们请许由来到我家住了几天。奇怪的是,我女儿十分喜欢和尊敬他,开始叫他老爷爷,第二天就叫他爷爷,仿佛亲的一般。许由亦十分喜爱我女儿,俨然把他当做小孙女。他夸苗苗从小具有慈悲怜悯的爱心,具有始祖炎帝神农氏的美德。不仅教他学习炎帝流传下来的医学知识,还教她学习仓頡造的字。许由在我家只住了三天,就执意要走。并说,他没有什么东西可做留念,只想给苗苗改个名字,以资纪念。当然如果我们不愿意,也可以不改。可是,苗苗高兴地说,愿意,爷爷改成什么名字,我就叫什么名字。许由便把苗苗的名字改为‘墨姑’。为什么要改成‘墨姑’,他却没说。见苗苗这么高兴,我们做父母的也只好同意。从此,我女儿就叫‘墨姑’。许由走后,墨姑不顾我与她母亲反对,常常跑进深山老林,学炎帝神农氏采集、品尝百草,寻找治病救人的药物。墨姑17岁那年,大禹率领十万民夫在孟门山治理黄河,工程进行到紧急关头时,突然大批民夫上吐下泻,一批又一批纷纷倒下,不少人甚至丧生。大禹以及大小官员无不焦急,不断找来各地郎中,连宫廷御医也请来,施药救治,但收效不大,大批民夫仍然接连倒下。这个消息传到了我们这儿,墨姑对我和她母亲说,他要到治水工地看看。我与她母亲都不同意,都认为,她虽然承蒙许由指点,学过神农氏炎帝传下来的医学知识,但从来没有真正给人看过病。一个黄毛丫头怎敢随便去掺和治水工地上那么大的事儿。可是,墨姑却不顾我们反对,径直赶到了孟门山。影视剧改编摄制,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: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(笔名水之韵、火平利、程为公),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,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万世大禹(长篇小说连载 11 ) #标题分割#程占功著墨财主家。有云侯听得入了迷,不禁叫道:“没想到,你家与世外高人许由还有这么深的缘分?”“这种缘分有什么好处?”墨财主叹口气,说,“在我看来,一点好处也没有啊!”“何以见得?”有云侯问。“我们请许由来到我家住了几天。奇怪的是,我女儿十分喜欢和尊敬他,开始叫他老爷爷,第二天就叫他爷爷,仿佛亲的一般。许由亦十分喜爱我女儿,俨然把他当做小孙女。他夸苗苗从小具有慈悲怜悯的爱心,具有始祖炎帝神农氏的美德。不仅教他学习炎帝流传下来的医学知识,还教她学习仓頡造的字。许由在我家只住了三天,就执意要走。并说,他没有什么东西可做留念,只想给苗苗改个名字,以资纪念。当然如果我们不愿意,也可以不改。可是,苗苗高兴地说,愿意,爷爷改成什么名字,我就叫什么名字。许由便把苗苗的名字改为‘墨姑’。为什么要改成‘墨姑’,他却没说。见苗苗这么高兴,我们做父母的也只好同意。从此,我女儿就叫‘墨姑’。许由走后,墨姑不顾我与她母亲反对,常常跑进深山老林,学炎帝神农氏采集、品尝百草,寻找治病救人的药物。墨姑17岁那年,大禹率领十万民夫在孟门山治理黄河,工程进行到紧急关头时,突然大批民夫上吐下泻,一批又一批纷纷倒下,不少人甚至丧生。大禹以及大小官员无不焦急,不断找来各地郎中,连宫廷御医也请来,施药救治,但收效不大,大批民夫仍然接连倒下。这个消息传到了我们这儿,墨姑对我和她母亲说,他要到治水工地看看。我与她母亲都不同意,都认为,她虽然承蒙许由指点,学过神农氏炎帝传下来的医学知识,但从来没有真正给人看过病。一个黄毛丫头怎敢随便去掺和治水工地上那么大的事儿。可是,墨姑却不顾我们反对,径直赶到了孟门山。影视剧改编摄制,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: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(笔名水之韵、火平利、程为公),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,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万世大禹(长篇小说连载 11 ) #标题分割#程占功著墨财主家。有云侯听得入了迷,不禁叫道:“没想到,你家与世外高人许由还有这么深的缘分?”“这种缘分有什么好处?”墨财主叹口气,说,“在我看来,一点好处也没有啊!”“何以见得?”有云侯问。“我们请许由来到我家住了几天。奇怪的是,我女儿十分喜欢和尊敬他,开始叫他老爷爷,第二天就叫他爷爷,仿佛亲的一般。许由亦十分喜爱我女儿,俨然把他当做小孙女。他夸苗苗从小具有慈悲怜悯的爱心,具有始祖炎帝神农氏的美德。不仅教他学习炎帝流传下来的医学知识,还教她学习仓頡造的字。许由在我家只住了三天,就执意要走。并说,他没有什么东西可做留念,只想给苗苗改个名字,以资纪念。当然如果我们不愿意,也可以不改。可是,苗苗高兴地说,愿意,爷爷改成什么名字,我就叫什么名字。许由便把苗苗的名字改为‘墨姑’。为什么要改成‘墨姑’,他却没说。见苗苗这么高兴,我们做父母的也只好同意。从此,我女儿就叫‘墨姑’。许由走后,墨姑不顾我与她母亲反对,常常跑进深山老林,学炎帝神农氏采集、品尝百草,寻找治病救人的药物。墨姑17岁那年,大禹率领十万民夫在孟门山治理黄河,工程进行到紧急关头时,突然大批民夫上吐下泻,一批又一批纷纷倒下,不少人甚至丧生。大禹以及大小官员无不焦急,不断找来各地郎中,连宫廷御医也请来,施药救治,但收效不大,大批民夫仍然接连倒下。这个消息传到了我们这儿,墨姑对我和她母亲说,他要到治水工地看看。我与她母亲都不同意,都认为,她虽然承蒙许由指点,学过神农氏炎帝传下来的医学知识,但从来没有真正给人看过病。一个黄毛丫头怎敢随便去掺和治水工地上那么大的事儿。可是,墨姑却不顾我们反对,径直赶到了孟门山。影视剧改编摄制,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: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(笔名水之韵、火平利、程为公),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,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

  万世大禹(长篇小说连载 11 ) #标题分割#程占功著墨财主家。有云侯听得入了迷,不禁叫道:“没想到,你家与世外高人许由还有这么深的缘分?”“这种缘分有什么好处?”墨财主叹口气,说,“在我看来,一点好处也没有啊!”“何以见得?”有云侯问。“我们请许由来到我家住了几天。奇怪的是,我女儿十分喜欢和尊敬他,开始叫他老爷爷,第二天就叫他爷爷,仿佛亲的一般。许由亦十分喜爱我女儿,俨然把他当做小孙女。他夸苗苗从小具有慈悲怜悯的爱心,具有始祖炎帝神农氏的美德。不仅教他学习炎帝流传下来的医学知识,还教她学习仓頡造的字。许由在我家只住了三天,就执意要走。并说,他没有什么东西可做留念,只想给苗苗改个名字,以资纪念。当然如果我们不愿意,也可以不改。可是,苗苗高兴地说,愿意,爷爷改成什么名字,我就叫什么名字。许由便把苗苗的名字改为‘墨姑’。为什么要改成‘墨姑’,他却没说。见苗苗这么高兴,我们做父母的也只好同意。从此,我女儿就叫‘墨姑’。许由走后,墨姑不顾我与她母亲反对,常常跑进深山老林,学炎帝神农氏采集、品尝百草,寻找治病救人的药物。墨姑17岁那年,大禹率领十万民夫在孟门山治理黄河,工程进行到紧急关头时,突然大批民夫上吐下泻,一批又一批纷纷倒下,不少人甚至丧生。大禹以及大小官员无不焦急,不断找来各地郎中,连宫廷御医也请来,施药救治,但收效不大,大批民夫仍然接连倒下。这个消息传到了我们这儿,墨姑对我和她母亲说,他要到治水工地看看。我与她母亲都不同意,都认为,她虽然承蒙许由指点,学过神农氏炎帝传下来的医学知识,但从来没有真正给人看过病。一个黄毛丫头怎敢随便去掺和治水工地上那么大的事儿。可是,墨姑却不顾我们反对,径直赶到了孟门山。影视剧改编摄制,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: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(笔名水之韵、火平利、程为公),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,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万世大禹(长篇小说连载 11 ) #标题分割#程占功著墨财主家。有云侯听得入了迷,不禁叫道:“没想到,你家与世外高人许由还有这么深的缘分?”“这种缘分有什么好处?”墨财主叹口气,说,“在我看来,一点好处也没有啊!”“何以见得?”有云侯问。“我们请许由来到我家住了几天。奇怪的是,我女儿十分喜欢和尊敬他,开始叫他老爷爷,第二天就叫他爷爷,仿佛亲的一般。许由亦十分喜爱我女儿,俨然把他当做小孙女。他夸苗苗从小具有慈悲怜悯的爱心,具有始祖炎帝神农氏的美德。不仅教他学习炎帝流传下来的医学知识,还教她学习仓頡造的字。许由在我家只住了三天,就执意要走。并说,他没有什么东西可做留念,只想给苗苗改个名字,以资纪念。当然如果我们不愿意,也可以不改。可是,苗苗高兴地说,愿意,爷爷改成什么名字,我就叫什么名字。许由便把苗苗的名字改为‘墨姑’。为什么要改成‘墨姑’,他却没说。见苗苗这么高兴,我们做父母的也只好同意。从此,我女儿就叫‘墨姑’。许由走后,墨姑不顾我与她母亲反对,常常跑进深山老林,学炎帝神农氏采集、品尝百草,寻找治病救人的药物。墨姑17岁那年,大禹率领十万民夫在孟门山治理黄河,工程进行到紧急关头时,突然大批民夫上吐下泻,一批又一批纷纷倒下,不少人甚至丧生。大禹以及大小官员无不焦急,不断找来各地郎中,连宫廷御医也请来,施药救治,但收效不大,大批民夫仍然接连倒下。这个消息传到了我们这儿,墨姑对我和她母亲说,他要到治水工地看看。我与她母亲都不同意,都认为,她虽然承蒙许由指点,学过神农氏炎帝传下来的医学知识,但从来没有真正给人看过病。一个黄毛丫头怎敢随便去掺和治水工地上那么大的事儿。可是,墨姑却不顾我们反对,径直赶到了孟门山。影视剧改编摄制,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: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(笔名水之韵、火平利、程为公),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,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万世大禹(长篇小说连载 11 ) #标题分割#程占功著墨财主家。有云侯听得入了迷,不禁叫道:“没想到,你家与世外高人许由还有这么深的缘分?”“这种缘分有什么好处?”墨财主叹口气,说,“在我看来,一点好处也没有啊!”“何以见得?”有云侯问。“我们请许由来到我家住了几天。奇怪的是,我女儿十分喜欢和尊敬他,开始叫他老爷爷,第二天就叫他爷爷,仿佛亲的一般。许由亦十分喜爱我女儿,俨然把他当做小孙女。他夸苗苗从小具有慈悲怜悯的爱心,具有始祖炎帝神农氏的美德。不仅教他学习炎帝流传下来的医学知识,还教她学习仓頡造的字。许由在我家只住了三天,就执意要走。并说,他没有什么东西可做留念,只想给苗苗改个名字,以资纪念。当然如果我们不愿意,也可以不改。可是,苗苗高兴地说,愿意,爷爷改成什么名字,我就叫什么名字。许由便把苗苗的名字改为‘墨姑’。为什么要改成‘墨姑’,他却没说。见苗苗这么高兴,我们做父母的也只好同意。从此,我女儿就叫‘墨姑’。许由走后,墨姑不顾我与她母亲反对,常常跑进深山老林,学炎帝神农氏采集、品尝百草,寻找治病救人的药物。墨姑17岁那年,大禹率领十万民夫在孟门山治理黄河,工程进行到紧急关头时,突然大批民夫上吐下泻,一批又一批纷纷倒下,不少人甚至丧生。大禹以及大小官员无不焦急,不断找来各地郎中,连宫廷御医也请来,施药救治,但收效不大,大批民夫仍然接连倒下。这个消息传到了我们这儿,墨姑对我和她母亲说,他要到治水工地看看。我与她母亲都不同意,都认为,她虽然承蒙许由指点,学过神农氏炎帝传下来的医学知识,但从来没有真正给人看过病。一个黄毛丫头怎敢随便去掺和治水工地上那么大的事儿。可是,墨姑却不顾我们反对,径直赶到了孟门山。影视剧改编摄制,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: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(笔名水之韵、火平利、程为公),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,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

  万世大禹(长篇小说连载 11 ) #标题分割#程占功著墨财主家。有云侯听得入了迷,不禁叫道:“没想到,你家与世外高人许由还有这么深的缘分?”“这种缘分有什么好处?”墨财主叹口气,说,“在我看来,一点好处也没有啊!”“何以见得?”有云侯问。“我们请许由来到我家住了几天。奇怪的是,我女儿十分喜欢和尊敬他,开始叫他老爷爷,第二天就叫他爷爷,仿佛亲的一般。许由亦十分喜爱我女儿,俨然把他当做小孙女。他夸苗苗从小具有慈悲怜悯的爱心,具有始祖炎帝神农氏的美德。不仅教他学习炎帝流传下来的医学知识,还教她学习仓頡造的字。许由在我家只住了三天,就执意要走。并说,他没有什么东西可做留念,只想给苗苗改个名字,以资纪念。当然如果我们不愿意,也可以不改。可是,苗苗高兴地说,愿意,爷爷改成什么名字,我就叫什么名字。许由便把苗苗的名字改为‘墨姑’。为什么要改成‘墨姑’,他却没说。见苗苗这么高兴,我们做父母的也只好同意。从此,我女儿就叫‘墨姑’。许由走后,墨姑不顾我与她母亲反对,常常跑进深山老林,学炎帝神农氏采集、品尝百草,寻找治病救人的药物。墨姑17岁那年,大禹率领十万民夫在孟门山治理黄河,工程进行到紧急关头时,突然大批民夫上吐下泻,一批又一批纷纷倒下,不少人甚至丧生。大禹以及大小官员无不焦急,不断找来各地郎中,连宫廷御医也请来,施药救治,但收效不大,大批民夫仍然接连倒下。这个消息传到了我们这儿,墨姑对我和她母亲说,他要到治水工地看看。我与她母亲都不同意,都认为,她虽然承蒙许由指点,学过神农氏炎帝传下来的医学知识,但从来没有真正给人看过病。一个黄毛丫头怎敢随便去掺和治水工地上那么大的事儿。可是,墨姑却不顾我们反对,径直赶到了孟门山。影视剧改编摄制,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: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(笔名水之韵、火平利、程为公),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,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万世大禹(长篇小说连载 11 ) #标题分割#程占功著墨财主家。有云侯听得入了迷,不禁叫道:“没想到,你家与世外高人许由还有这么深的缘分?”“这种缘分有什么好处?”墨财主叹口气,说,“在我看来,一点好处也没有啊!”“何以见得?”有云侯问。“我们请许由来到我家住了几天。奇怪的是,我女儿十分喜欢和尊敬他,开始叫他老爷爷,第二天就叫他爷爷,仿佛亲的一般。许由亦十分喜爱我女儿,俨然把他当做小孙女。他夸苗苗从小具有慈悲怜悯的爱心,具有始祖炎帝神农氏的美德。不仅教他学习炎帝流传下来的医学知识,还教她学习仓頡造的字。许由在我家只住了三天,就执意要走。并说,他没有什么东西可做留念,只想给苗苗改个名字,以资纪念。当然如果我们不愿意,也可以不改。可是,苗苗高兴地说,愿意,爷爷改成什么名字,我就叫什么名字。许由便把苗苗的名字改为‘墨姑’。为什么要改成‘墨姑’,他却没说。见苗苗这么高兴,我们做父母的也只好同意。从此,我女儿就叫‘墨姑’。许由走后,墨姑不顾我与她母亲反对,常常跑进深山老林,学炎帝神农氏采集、品尝百草,寻找治病救人的药物。墨姑17岁那年,大禹率领十万民夫在孟门山治理黄河,工程进行到紧急关头时,突然大批民夫上吐下泻,一批又一批纷纷倒下,不少人甚至丧生。大禹以及大小官员无不焦急,不断找来各地郎中,连宫廷御医也请来,施药救治,但收效不大,大批民夫仍然接连倒下。这个消息传到了我们这儿,墨姑对我和她母亲说,他要到治水工地看看。我与她母亲都不同意,都认为,她虽然承蒙许由指点,学过神农氏炎帝传下来的医学知识,但从来没有真正给人看过病。一个黄毛丫头怎敢随便去掺和治水工地上那么大的事儿。可是,墨姑却不顾我们反对,径直赶到了孟门山。影视剧改编摄制,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: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(笔名水之韵、火平利、程为公),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,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万世大禹(长篇小说连载 11 ) #标题分割#程占功著墨财主家。有云侯听得入了迷,不禁叫道:“没想到,你家与世外高人许由还有这么深的缘分?”“这种缘分有什么好处?”墨财主叹口气,说,“在我看来,一点好处也没有啊!”“何以见得?”有云侯问。“我们请许由来到我家住了几天。奇怪的是,我女儿十分喜欢和尊敬他,开始叫他老爷爷,第二天就叫他爷爷,仿佛亲的一般。许由亦十分喜爱我女儿,俨然把他当做小孙女。他夸苗苗从小具有慈悲怜悯的爱心,具有始祖炎帝神农氏的美德。不仅教他学习炎帝流传下来的医学知识,还教她学习仓頡造的字。许由在我家只住了三天,就执意要走。并说,他没有什么东西可做留念,只想给苗苗改个名字,以资纪念。当然如果我们不愿意,也可以不改。可是,苗苗高兴地说,愿意,爷爷改成什么名字,我就叫什么名字。许由便把苗苗的名字改为‘墨姑’。为什么要改成‘墨姑’,他却没说。见苗苗这么高兴,我们做父母的也只好同意。从此,我女儿就叫‘墨姑’。许由走后,墨姑不顾我与她母亲反对,常常跑进深山老林,学炎帝神农氏采集、品尝百草,寻找治病救人的药物。墨姑17岁那年,大禹率领十万民夫在孟门山治理黄河,工程进行到紧急关头时,突然大批民夫上吐下泻,一批又一批纷纷倒下,不少人甚至丧生。大禹以及大小官员无不焦急,不断找来各地郎中,连宫廷御医也请来,施药救治,但收效不大,大批民夫仍然接连倒下。这个消息传到了我们这儿,墨姑对我和她母亲说,他要到治水工地看看。我与她母亲都不同意,都认为,她虽然承蒙许由指点,学过神农氏炎帝传下来的医学知识,但从来没有真正给人看过病。一个黄毛丫头怎敢随便去掺和治水工地上那么大的事儿。可是,墨姑却不顾我们反对,径直赶到了孟门山。影视剧改编摄制,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: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(笔名水之韵、火平利、程为公),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,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

  万世大禹(长篇小说连载 11 ) #标题分割#程占功著墨财主家。有云侯听得入了迷,不禁叫道:“没想到,你家与世外高人许由还有这么深的缘分?”“这种缘分有什么好处?”墨财主叹口气,说,“在我看来,一点好处也没有啊!”“何以见得?”有云侯问。“我们请许由来到我家住了几天。奇怪的是,我女儿十分喜欢和尊敬他,开始叫他老爷爷,第二天就叫他爷爷,仿佛亲的一般。许由亦十分喜爱我女儿,俨然把他当做小孙女。他夸苗苗从小具有慈悲怜悯的爱心,具有始祖炎帝神农氏的美德。不仅教他学习炎帝流传下来的医学知识,还教她学习仓頡造的字。许由在我家只住了三天,就执意要走。并说,他没有什么东西可做留念,只想给苗苗改个名字,以资纪念。当然如果我们不愿意,也可以不改。可是,苗苗高兴地说,愿意,爷爷改成什么名字,我就叫什么名字。许由便把苗苗的名字改为‘墨姑’。为什么要改成‘墨姑’,他却没说。见苗苗这么高兴,我们做父母的也只好同意。从此,我女儿就叫‘墨姑’。许由走后,墨姑不顾我与她母亲反对,常常跑进深山老林,学炎帝神农氏采集、品尝百草,寻找治病救人的药物。墨姑17岁那年,大禹率领十万民夫在孟门山治理黄河,工程进行到紧急关头时,突然大批民夫上吐下泻,一批又一批纷纷倒下,不少人甚至丧生。大禹以及大小官员无不焦急,不断找来各地郎中,连宫廷御医也请来,施药救治,但收效不大,大批民夫仍然接连倒下。这个消息传到了我们这儿,墨姑对我和她母亲说,他要到治水工地看看。我与她母亲都不同意,都认为,她虽然承蒙许由指点,学过神农氏炎帝传下来的医学知识,但从来没有真正给人看过病。一个黄毛丫头怎敢随便去掺和治水工地上那么大的事儿。可是,墨姑却不顾我们反对,径直赶到了孟门山。影视剧改编摄制,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: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(笔名水之韵、火平利、程为公),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,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万世大禹(长篇小说连载 11 ) #标题分割#程占功著墨财主家。有云侯听得入了迷,不禁叫道:“没想到,你家与世外高人许由还有这么深的缘分?”“这种缘分有什么好处?”墨财主叹口气,说,“在我看来,一点好处也没有啊!”“何以见得?”有云侯问。“我们请许由来到我家住了几天。奇怪的是,我女儿十分喜欢和尊敬他,开始叫他老爷爷,第二天就叫他爷爷,仿佛亲的一般。许由亦十分喜爱我女儿,俨然把他当做小孙女。他夸苗苗从小具有慈悲怜悯的爱心,具有始祖炎帝神农氏的美德。不仅教他学习炎帝流传下来的医学知识,还教她学习仓頡造的字。许由在我家只住了三天,就执意要走。并说,他没有什么东西可做留念,只想给苗苗改个名字,以资纪念。当然如果我们不愿意,也可以不改。可是,苗苗高兴地说,愿意,爷爷改成什么名字,我就叫什么名字。许由便把苗苗的名字改为‘墨姑’。为什么要改成‘墨姑’,他却没说。见苗苗这么高兴,我们做父母的也只好同意。从此,我女儿就叫‘墨姑’。许由走后,墨姑不顾我与她母亲反对,常常跑进深山老林,学炎帝神农氏采集、品尝百草,寻找治病救人的药物。墨姑17岁那年,大禹率领十万民夫在孟门山治理黄河,工程进行到紧急关头时,突然大批民夫上吐下泻,一批又一批纷纷倒下,不少人甚至丧生。大禹以及大小官员无不焦急,不断找来各地郎中,连宫廷御医也请来,施药救治,但收效不大,大批民夫仍然接连倒下。这个消息传到了我们这儿,墨姑对我和她母亲说,他要到治水工地看看。我与她母亲都不同意,都认为,她虽然承蒙许由指点,学过神农氏炎帝传下来的医学知识,但从来没有真正给人看过病。一个黄毛丫头怎敢随便去掺和治水工地上那么大的事儿。可是,墨姑却不顾我们反对,径直赶到了孟门山。影视剧改编摄制,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: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(笔名水之韵、火平利、程为公),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,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万世大禹(长篇小说连载 11 ) #标题分割#程占功著墨财主家。有云侯听得入了迷,不禁叫道:“没想到,你家与世外高人许由还有这么深的缘分?”“这种缘分有什么好处?”墨财主叹口气,说,“在我看来,一点好处也没有啊!”“何以见得?”有云侯问。“我们请许由来到我家住了几天。奇怪的是,我女儿十分喜欢和尊敬他,开始叫他老爷爷,第二天就叫他爷爷,仿佛亲的一般。许由亦十分喜爱我女儿,俨然把他当做小孙女。他夸苗苗从小具有慈悲怜悯的爱心,具有始祖炎帝神农氏的美德。不仅教他学习炎帝流传下来的医学知识,还教她学习仓頡造的字。许由在我家只住了三天,就执意要走。并说,他没有什么东西可做留念,只想给苗苗改个名字,以资纪念。当然如果我们不愿意,也可以不改。可是,苗苗高兴地说,愿意,爷爷改成什么名字,我就叫什么名字。许由便把苗苗的名字改为‘墨姑’。为什么要改成‘墨姑’,他却没说。见苗苗这么高兴,我们做父母的也只好同意。从此,我女儿就叫‘墨姑’。许由走后,墨姑不顾我与她母亲反对,常常跑进深山老林,学炎帝神农氏采集、品尝百草,寻找治病救人的药物。墨姑17岁那年,大禹率领十万民夫在孟门山治理黄河,工程进行到紧急关头时,突然大批民夫上吐下泻,一批又一批纷纷倒下,不少人甚至丧生。大禹以及大小官员无不焦急,不断找来各地郎中,连宫廷御医也请来,施药救治,但收效不大,大批民夫仍然接连倒下。这个消息传到了我们这儿,墨姑对我和她母亲说,他要到治水工地看看。我与她母亲都不同意,都认为,她虽然承蒙许由指点,学过神农氏炎帝传下来的医学知识,但从来没有真正给人看过病。一个黄毛丫头怎敢随便去掺和治水工地上那么大的事儿。可是,墨姑却不顾我们反对,径直赶到了孟门山。影视剧改编摄制,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: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(笔名水之韵、火平利、程为公),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,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

  万世大禹(长篇小说连载 11 ) #标题分割#程占功著墨财主家。有云侯听得入了迷,不禁叫道:“没想到,你家与世外高人许由还有这么深的缘分?”“这种缘分有什么好处?”墨财主叹口气,说,“在我看来,一点好处也没有啊!”“何以见得?”有云侯问。“我们请许由来到我家住了几天。奇怪的是,我女儿十分喜欢和尊敬他,开始叫他老爷爷,第二天就叫他爷爷,仿佛亲的一般。许由亦十分喜爱我女儿,俨然把他当做小孙女。他夸苗苗从小具有慈悲怜悯的爱心,具有始祖炎帝神农氏的美德。不仅教他学习炎帝流传下来的医学知识,还教她学习仓頡造的字。许由在我家只住了三天,就执意要走。并说,他没有什么东西可做留念,只想给苗苗改个名字,以资纪念。当然如果我们不愿意,也可以不改。可是,苗苗高兴地说,愿意,爷爷改成什么名字,我就叫什么名字。许由便把苗苗的名字改为‘墨姑’。为什么要改成‘墨姑’,他却没说。见苗苗这么高兴,我们做父母的也只好同意。从此,我女儿就叫‘墨姑’。许由走后,墨姑不顾我与她母亲反对,常常跑进深山老林,学炎帝神农氏采集、品尝百草,寻找治病救人的药物。墨姑17岁那年,大禹率领十万民夫在孟门山治理黄河,工程进行到紧急关头时,突然大批民夫上吐下泻,一批又一批纷纷倒下,不少人甚至丧生。大禹以及大小官员无不焦急,不断找来各地郎中,连宫廷御医也请来,施药救治,但收效不大,大批民夫仍然接连倒下。这个消息传到了我们这儿,墨姑对我和她母亲说,他要到治水工地看看。我与她母亲都不同意,都认为,她虽然承蒙许由指点,学过神农氏炎帝传下来的医学知识,但从来没有真正给人看过病。一个黄毛丫头怎敢随便去掺和治水工地上那么大的事儿。可是,墨姑却不顾我们反对,径直赶到了孟门山。影视剧改编摄制,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: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(笔名水之韵、火平利、程为公),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,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万世大禹(长篇小说连载 11 ) #标题分割#程占功著墨财主家。有云侯听得入了迷,不禁叫道:“没想到,你家与世外高人许由还有这么深的缘分?”“这种缘分有什么好处?”墨财主叹口气,说,“在我看来,一点好处也没有啊!”“何以见得?”有云侯问。“我们请许由来到我家住了几天。奇怪的是,我女儿十分喜欢和尊敬他,开始叫他老爷爷,第二天就叫他爷爷,仿佛亲的一般。许由亦十分喜爱我女儿,俨然把他当做小孙女。他夸苗苗从小具有慈悲怜悯的爱心,具有始祖炎帝神农氏的美德。不仅教他学习炎帝流传下来的医学知识,还教她学习仓頡造的字。许由在我家只住了三天,就执意要走。并说,他没有什么东西可做留念,只想给苗苗改个名字,以资纪念。当然如果我们不愿意,也可以不改。可是,苗苗高兴地说,愿意,爷爷改成什么名字,我就叫什么名字。许由便把苗苗的名字改为‘墨姑’。为什么要改成‘墨姑’,他却没说。见苗苗这么高兴,我们做父母的也只好同意。从此,我女儿就叫‘墨姑’。许由走后,墨姑不顾我与她母亲反对,常常跑进深山老林,学炎帝神农氏采集、品尝百草,寻找治病救人的药物。墨姑17岁那年,大禹率领十万民夫在孟门山治理黄河,工程进行到紧急关头时,突然大批民夫上吐下泻,一批又一批纷纷倒下,不少人甚至丧生。大禹以及大小官员无不焦急,不断找来各地郎中,连宫廷御医也请来,施药救治,但收效不大,大批民夫仍然接连倒下。这个消息传到了我们这儿,墨姑对我和她母亲说,他要到治水工地看看。我与她母亲都不同意,都认为,她虽然承蒙许由指点,学过神农氏炎帝传下来的医学知识,但从来没有真正给人看过病。一个黄毛丫头怎敢随便去掺和治水工地上那么大的事儿。可是,墨姑却不顾我们反对,径直赶到了孟门山。影视剧改编摄制,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: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(笔名水之韵、火平利、程为公),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,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万世大禹(长篇小说连载 11 ) #标题分割#程占功著墨财主家。有云侯听得入了迷,不禁叫道:“没想到,你家与世外高人许由还有这么深的缘分?”“这种缘分有什么好处?”墨财主叹口气,说,“在我看来,一点好处也没有啊!”“何以见得?”有云侯问。“我们请许由来到我家住了几天。奇怪的是,我女儿十分喜欢和尊敬他,开始叫他老爷爷,第二天就叫他爷爷,仿佛亲的一般。许由亦十分喜爱我女儿,俨然把他当做小孙女。他夸苗苗从小具有慈悲怜悯的爱心,具有始祖炎帝神农氏的美德。不仅教他学习炎帝流传下来的医学知识,还教她学习仓頡造的字。许由在我家只住了三天,就执意要走。并说,他没有什么东西可做留念,只想给苗苗改个名字,以资纪念。当然如果我们不愿意,也可以不改。可是,苗苗高兴地说,愿意,爷爷改成什么名字,我就叫什么名字。许由便把苗苗的名字改为‘墨姑’。为什么要改成‘墨姑’,他却没说。见苗苗这么高兴,我们做父母的也只好同意。从此,我女儿就叫‘墨姑’。许由走后,墨姑不顾我与她母亲反对,常常跑进深山老林,学炎帝神农氏采集、品尝百草,寻找治病救人的药物。墨姑17岁那年,大禹率领十万民夫在孟门山治理黄河,工程进行到紧急关头时,突然大批民夫上吐下泻,一批又一批纷纷倒下,不少人甚至丧生。大禹以及大小官员无不焦急,不断找来各地郎中,连宫廷御医也请来,施药救治,但收效不大,大批民夫仍然接连倒下。这个消息传到了我们这儿,墨姑对我和她母亲说,他要到治水工地看看。我与她母亲都不同意,都认为,她虽然承蒙许由指点,学过神农氏炎帝传下来的医学知识,但从来没有真正给人看过病。一个黄毛丫头怎敢随便去掺和治水工地上那么大的事儿。可是,墨姑却不顾我们反对,径直赶到了孟门山。影视剧改编摄制,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: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(笔名水之韵、火平利、程为公),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,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

编辑:www.suncity288.net_下载

未经授权许可,不得转载或镜像
© Copyright © 1997-2017 by dalongjuwei.com all rights reserved

百站百胜: 国务院:不得强制或变相强制外企转让技术 毛利超茅台的玻尿酸概念燃情鲁商发展迎第五连板 物美并购麦德龙再扩零售版图助力全国化布局 一网打尽高中生离奇出走牵出1500万“笑气”案 月收入能买一辆奔驰?负债百亿的贾跃亭收入曝光 “中国机长”属于谁?一汽奔腾:有张涵予肖像使用权 上海前三季度GDP完成25361.20亿元同比增长6.0% 艾玛迪斯公司总裁兼CEO:通过技术让旅游出行更轻松 提升工业互联网效率5G将是一针“强心剂” 中国银行业微博影响力排行榜发布:建行、农行领跑 突破智能投顾发展瓶颈打造差异化优势是关键 640公里收费2.4万红头文件撑腰也难漂白天价运尸费 全球最“壕”城市排行榜:前20中国占4席有你家乡吗 三大因素助推“羊贵妃”重出江湖 以色列一架军用无人机坠毁在黎巴嫩境内 土耳其经济学者:快速公司化助推中国经济奇迹 华泰证券:银行理财子公司发展空间大龙头享估值溢价 美国会通过涉港法案人民日报海外版揭背后意图 发改委:到2025年努力实现服务业增加值规模不断扩大 浪潮孙丕恕抵达乌镇:关注工业互联网(视频) “海贝思”已致80死安倍拟投5000亿日元重建灾区 科创板投价报告要求引热议将对定价带来哪些变化? 杨伟民:提升城乡消费能力须克服城市化过程四个失衡 北京地铁7号线东延和八通线南延将于年底运营 外媒:在监管部门行动前贝索斯会主动分拆亚马逊AWS 6124点之后20只基金收益翻倍操盘秘诀大起底 美国资深制片人:“电影外交”成中美关系黏合剂 欧盟:已收到英方推迟“脱欧”申请将商讨如何回复 酱香核心区意味着什么?李保芳细述观点释放更多信号 反垄断局出手北汽等3企业被罚90万违规设合营企业 格力地产转型“闹钱荒”股东人数持续下降 期市收评:午后黑色系集体拉升焦煤、铁矿石涨近1% 中国电信翼支付再收6万元罚单分拆上市进展受关注 今年前三季度中国交通固定资产投资完成22918亿元 银行互联网巨头纷纷入场聚合支付大战日渐白热化 巴西最高法院推迟裁决前总统卢拉未迎“好消息” TCL可折叠手机公布:三折叠,可变身10英寸平板电脑 硅谷是印度的而印度是中国的 鲁大师创造股市神话?过气软件可能需要先自救 最高检:对食药品领域犯罪提出从严处罚的量刑建议 市值超100亿?罗振宇能否扛起知识付费的上市大旗 海康威视:前三季度净利润80.3亿元同比增长8.54% 深圳首批稳租金商品房入市一天就“抢空” 四季度经济增速有望回升货币调控空间比较充裕 彼特?梅杰:科技发展对劳动力市场有极大的影响 欧盟原则上同意推迟英国“脱欧”最终期限 银保监会谈修改管理条例:放宽外资保险公司准入条件 英货车39具尸体或有3名越南人有人花3万英镑偷渡 天津大学教授霍宝锋:全面供应链管理要重视社会责任 港交所传明年中推“单日杠杆证”需港证监批准 记者手记:沿“互联网之光”,体验智慧乌镇 证监会正修订减持规则业内:减持松绑有两面性需平衡 行业分化进一步凸显消费金融“开抢”新场景 区块链概念股盘中拉升四方精创一度涨停 美的集团5年投入340亿元突围智能家居落地难 华为5G海外破局:欧洲市场不含5G元器件5G产品已发货 信托公司在资产证券化的蓝海里加速转型 韩国三季度GDP环比仅增0.4%预计今年增速难达2% 电子烟巨头Juul宣布立即暂停销售水果味电子烟 新华社:开放助推中国营商环境排名“二级跳” 中信股份旗下中信泰富特钢首3季多赚37.33% 毒贩火力猛墨西哥总统与特朗普联手遏制武器走私 实测网红奶茶咖啡因含量:1杯最多顶7罐红牛 扎克伯格谈微信支付宝竞争:中国金融建设更先进 动力煤有望进入上升通道 近500名实控人质押比超高交易所要求今后到线举牌 金山办公、清溢光电科创板上市注册生效 中国结算就证券质押登记业务实施细则征求意见 家乐福首次参战苏宁双11:一年内开千家社区履约中心 东北证券:预计11月快递月收入增速在17%-22%之间 黄之锋获准缩短宵禁时间保释期违规仅被口头警告 IMF总裁对中美经贸磋商进展感到鼓舞 郭广昌:再不敢说哲学无用了每个校园都是精神故乡 IntelQ3财报深度分析:桌面处理器均价上涨3% 发改委:拟投资约1200亿元建设一批铁路专用线项目 发改委谈今冬天然气等能源供应:有保障 俞渝李国庆互撕原因浮出缺乏婚前协议的天价教训 张敬伟:外资保险和银行如何搅动市场春水? 想说再见不容易叙土问题令特朗普政府骑虎难下 北京河北山西等8省份已经完成今年水源地整治任务 Libra董事会正式成立但发币仍遥遥无期 央行:第三季度贷款总体需求指数为65.9% 河南一楼盘认领 媒体:网瘾防治拟入法也不妨明确禁止电击治网瘾 “双11”为啥这么难央视:没点奥数功底都不配过 姚明:排除杂念去享受篮球的快乐 媒体刊文评法定婚龄暂不修改:彰显立法理性态度 上市公司竞相掘金万亿IP授权市场但道阻且长 国家网信办主任接受书面采访谈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 浙江大学联合发文,揭示肠道疾病背后关键蛋白修饰 深交所李鸣钟:基本完成上市公司规范运作指引等修订 好买仓位周报:公募偏股型基金小幅加仓看好3个板块 贵州茅台三季报净利增逾两成北向资金继续减持 美团张川:AI调度270万个小哥每天3000万单 细话ETF中的“东邪、西毒、南帝、北丐、中神通” 土俄协议后永久停火特朗普来抢功了 三季报大扫描:三大板块延续高景气、细分赛道出黑马 双十一京东、拼多多众神下沉 上市前突击分红33亿公牛集团IPO急于“圈钱”受质疑 吴清:金融是上海发展变化中最为活跃的因素 开盘:关注企业财报美股周二小幅高开 人民日报:2019年被认为是人工智能落地的关键节点 英媒:爱泼斯坦拥有安德鲁王子13个电话号码 国资委对中国铁路工程集团有限公司等开展巡视 贾跃亭破产,我的钱没戏了 葛红林不再担任中铝董事长因年龄到期退休 全年业绩预增8倍:神州信息放量涨停游资热烈追捧 小伙用钢笔画画平均一个月完成一幅一幅卖几万块 证监会:出清“伪私募”推动出台私募基金条例 重组新规正式落地:取消净利润指标、创业板可借壳等 复盘:是否要转为防御? 强生启动中国创新引擎 国防部长魏凤和:中国绝不称霸 华龙期货:豆粕震荡上升概率较大 发改委同意建设山西内蒙古两个煤矿项目总投资94亿 圆通承诺达“散伙”风波未平又宣布调价 近500名实控人质押比超高交易所要求今后到线举牌 网贷整治时间表明确:明年上半年完成存量风险化解 前三季度国内皮卡销量微跌3%市场仍靠政策驱动 李纪恒任民政部部长(图/简历) 传贾跃亭与甘薇申请离婚:已支付51万美元家庭抚养费 网易有道IPO首日开盘破发较发行下跌超过19% 宝马与戴姆勒合资出行公司寻“新欢”降低运营风险 蔡英文阵营一“总督导”突然辞职退党网友支持 恶性循环正在形成这一数据预示美国衰退已越来越近 银行理财“成绩单”看点不少净值产品影响力提升 易商红木评估投资者需求以决定是否重启香港IPO 同质化、价格战渐成死路健康险如何健康发展? 英反对党领袖:新脱欧协议比特雷莎-梅的协议更糟 大众CEO迪斯:无论发生任何情况都不会收缩中国业务 马云:阿里不能永远靠我一人要靠这三样才能活102年 美媒:气候变化将加剧厄尔尼诺现象 智利骚乱继续蔓延首都之外5城也进入紧急状态 英国脱欧又要延期了?英镑美债急跌黄金急升 日本自民党干事长称台风损失“还好”安倍回应 香港官员:协助市场回收塑料确保物料转废为材 证监会:资本市场正以更加开放的姿态欢迎全球投资者 有没有想过华为要超越美国?任正非回应 2019中国企业竞争力年会将于11月5日在北京举行 贝壳找房蛋壳等7家房地产科技企业登胡润独角兽榜 爷爷“荒山埋婴”已被刑拘被救男婴如何成长? 宗校立:英国脱欧进程飞出幺蛾子对盘面有何影响 Libra受到了华盛顿的巨大压力比特币跌至5个月低点 单日11家公司可转债上会创年内新高 51信用卡突遭警方调查旗下上海公司“人去楼空” 连平:美国经济增长速度逐步下滑贸易状会有所缓和 中粮期货试错交易:10月24日市场观察 疫苗药品安全、网红直播带货怎么管三部门回应了 阿里旗下短视频产品VMate印度崛起月活用户达5000万 俞渝:李国庆几次威胁冲击季报会致公司留保安防冲击 央视:无锡独柱墩桥侧翻背后有哪些不能承受之重 为什么巴菲特在大牛市屯现金? 四川入选数字经济创新发展试验区西部有望 10岁女孩被13岁男孩杀害女孩家属:要判他死刑 信基沙溪今起招股入场费约3333.26港元 追求长期业绩的公司会受市场奖励 业绩预喜股价为何大跌?机构套利博弈或是主因 中石油:积极配合油气管网分离改革做好各项工作 又多两千余车位闵行新增3停车场满足进博会停车需求 保利地产:前三季度净利润128.33亿同比增34.08% 中国前三季GDP同比增长6.2%在国际上是什么水平? 港股通(沪)净流入5.45亿港股通(深)净流入3.71亿 债基将“批一只报一只”:限制固收鼓励权益产品 元祖股份二股东上缴违规减持及短线交易收益百万余元 5G“产业经”:一个项目拉动数百家企业合作 51信用卡:公司主席、CFO及部分员工正协助警方调查 科技股回暖北向资金尾盘呈脉冲式流入 艾格拉斯实控人疑占公司资金疯狂套现后欲转控股权 剧烈摇晃 海康威视营收净利双升研发投入超40亿9年增17倍 2020年国考报名人数近140万最热岗位报录比2315:1 浦发银行将融资500亿元最大规模可转债启动发行 约翰逊称达成新脱欧协议北爱尔兰民主党暂不支持 英央行卡尼:即便议会通过退欧协议央行也难以加息 新鼎明旗下私募存承诺收益情况被责令改正 快讯:体育用品造好安踏涨近2%李宁涨0.93%均创新高 医药反腐持续加码数家企业遭“封杀” 看不下去了香港市民齐声痛骂暴徒:时代垃圾 脱欧期限迫近协议有望达成?约翰逊面临国内挑战 足协放弃中超股份新京报评论:真正理顺市场关系 纽交所下周或将迎 79岁男子主动投案回国17年前涉嫌受贿犯罪出逃 今日财经TOP10|外交部确认中美经贸磋商达成阶段协议 香港零售股普遍反弹周大幅及莎莎国际反弹约4% 马斯克卫星项目为美国军机测试加密上网服务 清华大学房地产研究所长:房地产对经济增长有净贡献 去通州的朋友注意北京地铁八通线4个车站停运 经济日报副总编郑波:乳业并购驱动中国资本最为活跃 北京青年报:限制一次性用品迫在眉睫 9月挖掘机销量高歌猛进市场普遍较为乐观 实体店发展会员应对网购冲击哪些人愿为会员制付费? Palm正式入网工信部3.3寸小屏还有IP68防尘防水 平安寿险代理人数量124.5万人较年初下降12.1% 肖亚庆:推进罕见病药等临床急需药品及境外新药上市 脱欧传最新消息英镑跌幅一度扩大至1% 日媒:期待外务省“才女”雅子皇后更有“存在感” 英国申请脱欧延期欧盟静观其变约翰逊亲笔信引议